演员舞者该如何表达意境美 – 舞蹈评论 – 深圳舞蹈网

图片 1

演员舞者该如何表达意境美
意境,主要是指舞蹈中所呈现的一种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的形象系统所诱发和开拓的审美想象空间。引用著名舞蹈家贾作光先生的一句话:“意境就是景与情的交融,客观的境与主观的意完善结合。”概括地讲,它包含着两个方面:“意”和“境”。舞蹈是一种讲究意境和形式性很强的意识,它是通过直观可感的、富有审美价值的、动态的人体来传情达意状物抒情的。如果这些动态不生动,无变化,不新颖,无美感,平淡无奇,那就失去了这门艺术独立存在的价值。所以只有将创作者的主观情感灌注在舞蹈之中,把“形”与“神”、“情”与“景”有机的统一起来,才能创造美的意境。因此,舞蹈不只是一种娱乐,它是表现人的诸多复杂思想的意识形态的艺术。
如果一件成功的舞蹈作品,能令人耳目一新,产生感情上的共鸣的话,亦即达到了意境美的要求。舞蹈意境是通过各方面的艺术手段来表现的。例如,主题的深与浅、造型手段,包括动作、姿态造型、技巧等都是创造意境美的重要因素。另外,舞台上的色彩、形状、音乐也是创造意境不可缺少的艺术手段。美的意境需要眼光独到,善于把握时代的脉络,抓住一般人司空见惯的事物进行筛选,从中发现闪光点加以提炼升华,于是栩栩如生的形象便脱颖而出。意境不仅对主题起到了深化作用,而且能调动起观众的想象力,使观众有身临其境之感。舞蹈的意境创造要达到这种境界,作品才容易被观众所接受。
在舞蹈意境创造过程中,情景交融是一个不断深化的过程,其结构层次要求舞蹈演员应该从景—情—形—象—境这五个点去理解。
景:舞蹈作品中触发人物情感的外部环境。有了景,人物才能见景生情,情随景迁。舞蹈作品中的景,有时虽然也使用一些灯光、布景来衬托,但主要是依靠舞者虚拟性、假设性的舞蹈动作、姿态连接变化过程来描绘和表现的。舞者在舞蹈的过程中通过状物来叙事,通过造景来抒情。
情:是舞蹈的原动力,亦是舞蹈作品中人物行动的内在驱动力。人物没有情、不动情,就无法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意境的意,实质就是指人物是一种情思、情志和情意。只有情真,才有意浓。舞蹈的情感是细腻的,它所创造出来的意境亦是独特的。在舞蹈商业化、国际化的今天。舞蹈表演要求以简代繁,以少胜多,讲究生动传神,即强调通过外在形象的塑造传达出内在的神韵,抒发主体的胸臆情怀。从整体追求上看,含蓄蕴藉追求神似,注重当众展现人物的灵魂和情感,注重整体效果的传神协议。虚拟的动作表现重在动作的高度美化和感情的充分抒发,创造出剧情需要的舞台环境和氛围,使舞蹈表演更加自由,拓展表现生活的领域,超越有限的“实境”,营构无限的“虚境”,创造出一种超脱、空灵、古朴、高雅的审美境界。表现手法的突出特点是夸张、变形,追求超乎常形之上的艺术真实,旨在调动观众的想象,共同完成审美意象的创造,因而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形:即人体的外部形态。人物见景生情,到情随景迁、情动于中之后,才能手舞足蹈。自然形态的手舞足蹈,还不能算是舞蹈,只有按舞蹈艺术规律加以提炼、美化——节奏化、造型化,具有一定形式美感的动作,才能称之为舞蹈,才能成为具有艺术感染力的舞蹈动作。舞蹈是时空表现艺术和动态造型艺术,它以艺术化的人体动作,即通过人体富有协调性、韵律感、审美化的动作、姿势、造型、动作组合和动作过程来表达内心情感,是人类审美意识和情感表达在人体动态形式中的对象化,是舞蹈艺术劳动的具体成果。
动作是舞蹈艺术最基本的语言。在舞蹈意境的特定情景中,构成动作的姿态、节奏、速度、空间走向、动作力度与情感强度的统一所体现的情感倾向,以及动作在运动中的“力效”,在音乐、舞美等多种手段的配合下,可以表现不同的情感,塑造不同的人物性格和形象,展示无数复杂的心境和情感冲突,使舞蹈艺术在连绵不断的起伏跌宕中展示内容,表现人物情感、思想,创造各具特色、生动鲜明的舞蹈艺象,具有造型美、流动美、情感美的巨大欣赏价值。
象:是形的凝练与升华,能准确、鲜明刻画人物个性和饱含人物激情的外部形态,是姿态造型和运动过程组合有序的动态形象。
境:是情与景的交融,能以引起观众丰富的艺术联想和想象,以达到“象外之象”和“景外之景”的艺术境界。
每一个优秀的舞蹈作品,都力求意境美。舞蹈主要是依靠动作、姿态、步伐及整个身体的律动来抒发情感,表达意境的。意境的美是由美丽动人的舞蹈形象、丰富多彩的肢体语言、优美动听的音乐旋律,以及富丽堂皇的舞美设计和各种艺术因素完整和谐地结合在一起所产生的艺术美感,它吸引着千千万万的人们,也使舞蹈艺术魅力永存。所以,在舞蹈中,意境美是舞蹈的灵魂。
那么,在舞蹈作品中,如何才能创造出意境美?意境犹如“诗”、“画”,因此,要像“诗”那样感情激越、对比强烈;像“画”那样,注重神似、不求逼真、肖像。力求用概括、夸张,甚至是抽象等手法来表现对象的气质、精神和作者的情感。就拿《扇舞丹青》这一舞蹈作品来说吧,《扇舞丹青》十分准确地把握住了中国古典文化精神,将中国古典舞蹈、绘画和音乐熔为一炉,并利用现代电视艺术手段进行二度创作,营造了一个冲淡、雅致、高远的意境。在这部作品舞蹈环境的选择上,编导采用了最具冲淡雅致特色的中国水墨画,或山水,或竹、荷、菊、梅,或前景,或后景,或以实景道具拍摄,或以特级图象处理,布置了一个冲淡意境呼之欲出的舞蹈场景。这是绘画语言通过实境对整体的刻画和表达。在音乐的运用上,编导采用了以古筝弹奏的民乐。随着环境的展开,独具中国传统特色的音乐或低,或高,或疾,或徐,或轻拢慢捻,或快弹连拨。这是音乐语言对整体意境的刻画和表达。
扇舞则是意境的主要承载者和表现者。无论是从扇舞本身的动作,还是道具的选取来看,《扇舞丹青》中的扇舞具有传统舞蹈的美学特征。通过舞者王亚彬的扇舞表演,我们既欣赏到中国传统舞蹈的“拧、倾、圆、曲”的外化动作,更领略到中国传统舞蹈以刚健挺拔、含蓄柔韧所体现出来的内在精神:“以神领形,以形传神”。
《扇舞丹青》还在电视艺术语言中得到了最完美的塑造和诠释。电视艺术语言的运用,使得冲淡、雅致、高远的意境得以加强和彰显。如这部艺术片的片头,镜头从右至左徐徐摇过,就吸纳了传统长轴绘画中“先右后左“的美学思想。镜头运动的速度与节奏都比较舒缓,与舞蹈动作的速度和节奏十分契合。画面构图沉静中追求气韵的生动,正是传统“静中求动”“静中有动”的美学思想。
在这部艺术片中,我们感受到了本片的高明之处正是在于巧妙地把舞蹈意境美展现出来,从而构筑了一个立体的完整的内容与形式统一和谐的审美课题。素材是美的,音乐是美的,舞蹈也是美的,融汇成了一个美的整体,使这个仅几分钟的节目,打动了成千上万的观众。
不难看出,舞蹈意境不仅讲究动作、结构安排的对称、均衡,而且注重场面的丰富变化与和谐统一。还要借助服饰、道具、灯光和象征性的舞美设计和音乐的烘托和渲染,形成多层次的美感效应,产生震撼人心的感染力,综合体现多方面的舞蹈美。
意境还能引起观众的联想、回味,使观众再次得到感官的享受和满足。它不仅产生于编导头脑的巧妙编织,还产生于经作品启示后的观众头脑。观众通过对多方面舞蹈美的反复品味,会不断积累审美经验,增强对舞蹈美的欣赏能力。对舞蹈意境传达美的方式和技巧认识得愈深,理解力愈强,就愈能接受美的信息并不断强化审美感受,深化审美体验,内化和提高自身的审美素质,进而升华成对美好人生境界的自觉追求。
这也能说明,意境是编导、演员创造的终点,又是观众再创造的起点。它贯穿于从作者到观众创造的全过程。它应是深远悠长、令人回味无穷的。因此,一个舞蹈作品中的意境美否,是这个作品成败的关键所在。

舞蹈是音乐、文学、戏剧和美术等艺术品类结缘的一门综合艺术。舞蹈不单纯是一种娱乐,它是表现人的诸多复杂思想感情的意识形态的艺术。艺术作品通过形象描写表现出来的境界和情调–这就是意境。舞蹈表演的功力绝非仅在于技巧的把握,而应该具有综合的艺术素养。落实在具体的舞蹈作品中,提高审美能力,加强自身对舞蹈意境的理解和把握显得尤为重要。
著名舞蹈家贾作光很精辟地论述了这个观点:意境就是景与情的交融,客观的境与主观的意完善结合。在这里,它包含着两个方面:意,犹如一首诗;
境,犹如一幅画。意是艺术家在他所创造的形象中表达的主观思想情感,而形象是意境的基础。舞蹈作品的意境是舞蹈作品塑造形象美的最高艺术境界,是舞蹈的灵魂,它是情与景的交融,是由舞蹈编导精心地构思和营造、舞蹈演员准确生动地表达以及由观众接受并展开创造性的联想三方面组成。也就是说,舞蹈意境是由舞蹈编导和演员共同创造的情景交融的艺术形象和它所引发的观众所产生的想象的总和。是舞蹈作品所描绘的生活图景和表现的思想感情融合一致而形成的一种艺术境界。
舞蹈美的特征在于富有情感意蕴的形式和意境,它体现出不同舞蹈的风格特色。这种形式由舞蹈的节奏、动律、线条和神韵所构成。舞蹈是一种讲究意境和形式性很强的艺术,它是通过直观可感的、富有审美价值的、动态的人体来传情达意状物抒情的。如果这些动态不生动,无变化,不新颖,无美感,平淡无奇,那就失去了这门艺术独立存在的价值。而一个成功的舞蹈作品,总令人耳目一新,产生感情上的共鸣,一句话:有意境。美的意境需要眼光独到,善于把握时代的脉络,抓住一般人司空见惯的事物进行筛选,发展其中的闪光点加以提炼升华,于是栩栩如生的形象脱颖而出。意境不仅对主题起到了深化作用,而且调动起观众的想象力,使观众有着身临其境之感。舞蹈的意境创造要达到这种境界,作品才易于被观众所接受和欢迎。
舞蹈和其他艺术的区别,在于它是以人的身体作为物质材料这一特质所决定的。但人的身体动作,只能是舞蹈的手段,而不是目的。人的身体动作一旦成为舞蹈艺术的表现手段,就必然和人的审美意识,即感知美、认识美、判断美以及表现美等等审美活动发生密切关系,而人的审美活动是受一定社会、一定阶级、一定民族的条件所制约的。情感是人们审美的主要动力,但情感本身是对客观事物的一种态度,是和思想认识分不开的。审美首先取决于直观能力,但在审美活动中,直观能力和逻辑能力往往交替出现。人们在社会实践活动中才能激起情感,产生艺术创造的冲动,舞蹈也不例外。只是舞蹈侧重于表现性,善于抒发情感,开拓想象,运用舞蹈的语言表情达意,唤起人们精神上的共鸣。
舞蹈表演要求以简代繁,以少总多,强调通过外在形象的塑造传达出内在的神韵,抒发主题的胸臆情怀。从整体追求上看,注重当众展现人物的灵魂和情感,注重整体效果的传神写意。虚拟的动作表演重在动作的高度美化和感情的充分抒发,创造出剧情需要的舞台环境和氛围,超越有限的实境,营造出无限的虚境,达到一种超脱、空灵、高雅的审美境界。舞蹈作品的生命源于人体内部的精神情感的创作机制。舞蹈的形式美,技术性极强。但这种形式美和技艺性,都是发自人体自身的,外部的形态美和技艺,都不可避免地与人体内部精神情感相通,否则舞蹈也就失去了舞蹈的真谛。
舞蹈动作是经过艺术提炼、织和美化了的人体动作,来源于对人的各种生活或情感动作以及大自然各种运动形态的模拟、变形与加工。舞蹈作品中的舞蹈人物的塑造、舞蹈情绪的表达和舞蹈意境的展现始终贯穿在舞蹈动作中。舞蹈动作要特别注重艺术性表现,在舞蹈作品中表演高难度的技巧动作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一种塑造人物性格和精神面貌的手段。如果在舞蹈作品中,以手段作为目的,演员超高的技艺不以反映舞蹈意境,表现人物情感气质为其存在的前提,就会使舞蹈作品由于内容和形式脱节,或是缺乏艺术的完整性而陷于失败,舞蹈演员的技艺本身也就沦入了纯技术性的技巧表演而丧失了舞蹈艺术层次的基本品格。
舞蹈的情感是细腻的,它所创造出来的意境亦是独特的。如何深刻地理解和把握舞蹈的意境,从而塑造生动的舞蹈形象,这是摆在每个舞蹈演员面前的一个课题。舞蹈演员对所塑造的舞蹈形象必须进行深层次的审美思考,才能提高舞蹈形象的思想内涵和艺术品位。舞蹈艺术和其它的艺术门类一样,在建构自己的艺术大厦时,情要真,意要深。而情真需要创作者对民众生活有深刻的体验,意深则需要艺术家们对社会生活有高屋建领的理解和认识,只要情真意深,形象必然生动丰满,作品的哲理品格也便会透过情节自然浮现出来。(文章作者:王丁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