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山民间文艺

图片 1

“蝴蝶戏媒”是流行在新化已久的一种民间舞蹈,做为一种独立的艺术表演节目.
“蝴蝶戏媒”是流行在新化已久的一种民间舞蹈,做为一种独立的艺术表演节目,是在民间踩街、游灯送喜活动基础上发展而来的
过去,新化县人在春季和其他隆重节日里有耍花灯的习惯,特别是元宵节,更是热闹。县城、洋溪、白溪等地还有固定或临时的灯会组织,元宵节前就开始出灯,每晚都有新的花灯出现,直到元宵节,开始大闹花灯。花灯品种丰富多彩、五花八门,有花篮灯、方灯、圆灯、八卦灯、孔明灯,有的还制成各种各样的动物灯,如鸡、鸭、猪、兔、鱼、虾和蝴蝶等等。花灯队常伴有精彩的民间舞,有单人舞、双人舞、多人舞,如“老汉背妻”、“渔翁戏蚌”、“采莲船”、“蝴蝶戏梅”、“高脚故事”等舞蹈。解放前后,新化的花灯舞盛行城乡。1956年9月,邵阳专区举行第一届农村群众艺术观摩会演,当时新化县城的戴岳嵩等人将《蝴蝶戏媒》做了整理加工,改节目名为“蝴蝶媒”,搬上舞台,参加了邵阳专区的文艺汇演并获奖。

秀山民间文艺

1956年,龚路薛肇南、顾路冯炳魁等道教艺人受党的双百方针的感召,将道教穿灯改编成《穿灯舞》,易男舞为女舞,更换了某些队行和道具,成为八个姑娘每人一手执化灯,一手执手帕,以戏曲旦步为基本步法,围绕着地上表示东南西北的四盏花灯,穿插出各种图形。该舞蹈由顾路去顾东业余剧团排练演出,于1956年12月参加江苏省农村业余文艺会演;翌年三月,又随江苏省代表团赴北京参加全国第二届民间音乐舞蹈会演,获创作、表演优秀奖。全体演职人员在怀仁堂受到了周恩来、朱德、董必武、彭真、栗欲、周扬、刘芝明等中央首长接见,并合影留念。
北京演出归来后,道教艺人薛肇南、冯炳魁等对《穿灯舞》作了一次较大的修改,去掉了原来安放在舞台四角的四盏瓶式牡丹花灯,丢弃了手帕,并改手中的六角灯为花篮。这一改动,最终突破了原穿灯的框架,使崭新的民间舞蹈脱颖而出,并取名为《花灯舞》。1959年,川沙县划归上海市管辖后,是年元旦
,《花灯舞》在上海市一九五八年度群众创作会演中,又获得民间舞蹈一等奖。几经演出,不断改进,《花灯舞》日臻完善,有易名为《花篮灯舞》,在花篮中加进了能闪亮的电灯炮,突出主要道具在舞台演出中的效果,充分体现出灯的作用。同年12月,上海文艺出版社了又薛肇南等编舞、牟登岗改编的《花篮灯舞》一书,将音乐、动作、造型、构图等加以固定使之广为流传。
花篮灯舞这一民间舞蹈反映的内容是一群天真活泼的姑娘,手持花篮灯,边歌边舞,穿插出新颖多彩的图案,表现了江南一带姑娘们的热情开朗的优美形象,反映了农村热闹红火的丰收节日气氛,1959年9月,顾路地区分设顾路,龚路、杨园三个人民公社后,为唱歌农民群众的新生活,又重新填写了主题歌。
花篮灯舞的服饰、道具颇为别致。八个少女身着一式的大红色上装、湖蓝色长裤;腰系黑丝绒围单;头后一条长辫,左手插一小花;脚穿乌绒布鞋,鞋上一枚红球;每人手持两只半面花篮灯,篮中饰以鲜花、稻麦、,以示丰收,内特设电池灯泡,可明可灭。这些服饰、道具点题大意,与演员的表演相映成辉。
花篮灯舞的动作队行依次分为:横花棚,长花棚、荷花开、喜相逢、锁链子、大小年轮、蝴蝶双飞、戏花蕊、满地花、里外罗城、大团圆等。其中有沿袭的,如:满地花、里外罗城、大团圆等;而荷花开锁链子蝴蝶双飞、戏花蕊则分别有《穿灯》中的单迎灯扯木樨
双飞、碰蝴蝶演变而成。这些动作造型,采生活之美妙,集民俗之灵气,具有气氛热烈,结构对称、图形丰富、节奏欢快、地方味浓郁等风格特点。演员凭借手中花篮及女性特有的身段线条美,生动地以开、合、转、绕、奔、跑、穿、跳等手法,使队行变幻莫测,构成了一幅幅美丽的图案。大圆圈时,演员舞动灯篮,绕圈急转,其势如旋风扫荡落叶;突然,舞台灯灭
、人隐,唯见花篮灯闪烁、起伏、旋转,形成了一个奇丽的光环,令人神往。
花篮灯舞的基本步法以戏曲旦步为主,可分碎步,圆场步、和花梆步等。其舞步的基本要求是:上身平稳,两膝并拢,步子小而快,两脚开步时都是脚跟先着地,脚掌慢着地,在前脚尖还未着地时,后脚尖就接着向前起步。随着舞曲的速度的有慢转快,步伐必须轻快活泼。在慢节奏中,一脚提起时,脚跟稍向后踢,两膝微曲,并富有弹性,使步伐略带颤动,表达的欢快的情绪。
花篮灯舞的舞曲音乐由主题歌、器乐合奏曲和打击乐三个部分组成。主题歌及器乐合奏采撷于江浙地方小调。其开头两小节1
2 3 5 2 2 3 1 2 3 5 2 2 3与江苏民间歌舞《茶花担》中打丫环的起首四小节1 2
3 1 2 . 3 1 2 3 1 2–
颇为相似。打击乐是由传统的戏曲中的锣鼓点子转化过来,以堂鼓、板鼓、大锣、小锣、大钹、小钹等组合,乐曲高亢、短促、激越,整个舞蹈节奏前缓后急。自小车轮以前的所有造型轻松、洒落、动中见静,丝竹和锣、鼓、钹悠然奏之;自蝴蝶双飞起,节奏骤然加快,音乐伴奏全用打击乐,动作及队行紧迫、敏捷,动中带闹;直至到大源泉时,急急风的急奏达到了高潮。整个音乐处理与舞蹈表演珠联璧合,,相得益彰,从而揭示了舞蹈的主题。
1978年,在川沙县文化馆同志及薛肇南等民间艺人的指导下,龚路公社文艺工厂第二代接班人对《花篮灯舞》进行了恢复排练,参加了上海市民间音乐舞蹈会演,并在人民大舞台作了公演。1986年9月,被邀演于黄浦区首届艺术节;1987年6月,献演于上海国际艺术节;9月又参加了国庆三十八周年暨川沙县首届艺术节的庆祝演出及行街表演。2006年8月为了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镇文广中心又专门组织人员进行了重新排练《花篮灯舞》是第7代青年。今年7月份,整整排了一个月,根据场记、回忆,一段一段排出来,所以总共排了一个月。并参加了浦东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成果汇报演出,这一民间舞蹈已经成为上海市郊的保留节目。
《花篮等舞》是在民间艺术的土壤中孕育而成的新型舞蹈,她的产生和成功,为我们对传统艺术的借鉴,提供了生动的例证,并将以其独特的风姿永载我国民族民间舞蹈史册。(文章作者:王丁丁)

《蝴蝶戏媒》通过一旦一丑三逗、三扑、三捉等舞蹈程式动作和幽默的哑剧表演,表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对爱情的向往。先由旦出场,旦一手叉腰,一手执一根弯过头顶的长竹篾,竹篾的末端扎一纸制的彩色蝴蝶,持篾的手微微颤动,做“蝴蝶飞”动作,走“花梆步”上场。丑右手拿一把油纸扇,在蝴蝶的引导下上场。其步法主要是“矮桩碎步”、“矮桩拐步”。扇子的动作主要有“对扇伸颈”、“推扇引颈”、“单挽扇”、“扑蝶扇”,扇子跟着蝶儿扇、扑。旦在场中原地碎步转圈,丑在外围随蝶绕圈扇扑,动作时快时慢,时高时低。绕圈扑蝶,先顺时针进行,再反时针进行,绕圈次数的多少,无一定限制,可随场景因地而制宜,最后旦丑相向进行,场中并舞结束。

一、民歌民谣
秀山歌谣,属口头文学诗歌作品,主要有情歌、儿歌、生产歌几个种类。有对唱、联唱、独唱形式。造句上大都为全四句,七字句,亦有三字句、四字句、五字句和长短句的。有一首叫《地名书》的三、三、七句式,长选153句之多。这些歌谣,普遍采用比兴、比拟、夸张、谐音、双关等修辞手法,语言朴素,形象鲜明。在对唱时,往往是双方争比诗歌创作水平的高低,争比智力的聪慧和思想的敏捷。民间有“三个苗人唱过湾,三个客人闹过滩,三个土家岸上对,三家兄妹对过山”的说法。故秀山有“山歌的海洋”之称。
二、民间故事
秀山民间故事,属民间口头文学的主要形式之一,它包括人物、风物、生物等传说和动物、鬼灵、生活、机智人物与神话等故事,以及笑话、幽默故事等。这些故事充分反映人民的生活情趣与智慧能力,具有爱憎分明的特点,情节生动,脍炙人口,在民间广为流传。
三、民间音乐
秀山民间音乐分歌曲和器乐两大类。歌曲主要有山歌调、苗歌调、哭嫁歌调和孝歌调。其形式可分为劳动山歌类、生活歌类和风俗歌类。劳动山歌类主要有薅草歌、船工号子、石工号于、抬工号子等。风俗歌类主要有孝歌、婚嫁歌(哭嫁歌)、小调等。生活歌类主要有儿歌、春歌(说春)等。在唱腔上,因内容和区域而异,风格不同,或高亢激越、豪爽坦露,或细腻缠绵、含蓄委婉。演唱形式、种类、风格、调式均具有浓郁地方特色。民间音乐主要有花灯音乐、木叶歌、咚咚喹、唢呐调。吹打乐在秀山民间应月中站有重要地位。薅草锣鼓、花灯锣钹、龙灯锣鼓、打家叶和唢呐等吹打乐在民间广为流传。最具有地方特色和代表性的是薅草锣鼓,它以山岗为舞台,融独唱、领唱、打击乐、伴奏和歌舞为一体,是一种生产性娱乐表演形式,反映出古代粗放耕作制度的提点。薅草锣鼓主要流行于茅坡、峻岭、塘坳一带。一般是在薅苞谷草、秧草时,用以鼓动劳动热情,减轻疲劳,协调生产速度。演唱时,一人敲鼓、一人或二人打钹,边唱边打边跳,生产者按演唱节律,一边薅草、一边合唱或和声。其曲牌有几十个,民间有“从早唱到晚,曲牌不翻版”的说法。

伴奏:八音锣鼓中
“二六”、“三木头”。以锣鼓点子为伴奏,增强了舞蹈的节奏性,欢乐的气氛更加浓厚,可以起到“歌以咏言,舞以尽意”的强烈艺术效果。表演上运用传统戏曲中的表现手法,旦引丑追,上坡下坡,花香鸟语,都是在同一场景中进行,通过虚拟的舞蹈动作表现出来。同时,舞蹈动作十分讲究手、眼、身、法、步的密切配合,具有很强的观赏性。道具的运用也增强了表演效果,采取的旦蝶丑扇,那千姿百态的“蝴蝶飞”和扑扇动作,对表现人物情感,塑造人物性格,美化舞姿等都起到了一定的烘托作用。

四、民间舞蹈
秀山各族人民能歌善舞,素有“歌舞之乡”的美称。民间舞蹈表演十,具有载歌载舞的特点,有时以打击乐伴奏,将跳、打、唱结合在一起。舞蹈的种类、形式繁多,动作独特,内容丰富。最具典型和代表性的是闻名全国的修缮花灯歌舞;其次是土家族的摆手歌舞、摇八苞、打绕棺以及苗族的还牛王愿、打棒棒猪、穿花等等。汉族的有龙灯、狮子灯、莲宵、秧歌、腰鼓能够舞蹈。龙灯舞种类尤多,有红龙、布带龙、草把龙、板凳龙、秧龙舞等,红龙舞中又有耍灯、神灯、送子灯、愿灯舞几种。

《蝴蝶戏媒》起源于何时何地,已难做准确具体考据。据康熙《新化县志》载:“元宵市户各张灯于堂,鼓吹相闻,扬灯于市,童子携灯歌唱,遍诣人户送喜,午夜不禁。”地方官吏还要率领下属去郊外迎春,各家各户装演故事随后,一路载歌载舞,热闹非常。说明新化县耍花灯,跳花灯舞的习俗由来已久,至少可以追溯到350年前的清康熙朝代。从演员及其师宗上溯,亦可得一大概估计。新化县城在清末光绪年间,有著名的地花鼓旦角陈太久及搭档
——
著名丑角李亮选。民初是他们的徒弟张厚玉、邹纳生、游次生最为著名。从民国十几年到民国三十几年,便是张、邹、游的徒弟孙培生、钟龙等人较著名。解放初期,经整理加工过的《蝴蝶媒》就是由孙培生和钟龙两人代表新化县参加邵阳专区汇演的。

摆手歌舞,属土家族代表舞种,土家人称“摆手”,为土家族在土王庙祭祖时的一种祭祀舞,是唱摆手歌时的伴舞动作。分单摆、双摆、竟摆、循环摆和插花摆五种。按参与人数的规模,分大摆手和小摆手。其中,大摆手规模大,一般在土王庙(即摆手堂)和摆手坝进行,可上万人参加。摆手舞的基本动作特点是用同边脚手一齐摆动,摆手高不过肩,以臂部带动全身。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娄底地区民族民间舞蹈集成领导小组组织收集民族民间舞蹈,《蝴蝶戏媒》被采编收入《湖南民族民间舞蹈集成》。在这本资料卷中,《蝴蝶戏媒》被归类在“地花鼓”类。但根据其道具和表演时的伴奏这一特征,笔者以为应该属灯舞类。当时传授这个舞蹈节目的王本林老艺人已有70岁高龄,仍神采奕奕,动作灵活,他一人兼旦、丑两个角色的教练,一天下来,竟看不到他的疲倦。王本林幼年父母双亡,成为孤儿,被当时“慈儿院”收养,因患病至残,成了聋哑人。他虽不会说话,但人较聪明,十一岁学演民间舞蹈,扮演丑角。解放后参加了工作,在县总工会任炊事员。由于他爱好文艺,且掌握了一些民间舞蹈节目,在当时文化馆干部戴岳嵩等人的帮助下,他参加了城关镇职工业余剧团,在新化、安化等地进行过演出活动。1953年至1956年,他曾先后参加过新化县和邵阳地区的民间艺术调演,获得过演出二等奖。他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形成了节奏感强、表演细腻,动作有韵味等特点。《蝴蝶戏媒》、《渔翁戏蚌》等是他的代表性节目。

摇八苞是土家族傩舞。其形象似在马背上战斗的武舞,届巴渝舞原形。
五、民间戏曲
秀山民间戏曲,分地方稀有戏种和外来戏种两大类。地方稀有戏种有五种:
傩戏(亦称愿戏)
是一种酬祭傩神的宗教仪式戏曲,民间称“冲傩还愿”。分正戏、杂戏两类。正戏是在祭祀程序上演唱的,杂戏是表演故事情节时演唱的。傩戏通常在人家户进行演出。唱腔以商、征调式为主。有开山、师娘、算匠、仙峰四个角色。它是我国最古老的戏种,被学术界称为戏剧的活化石。
阳戏
由傩戏的杂戏戏类蜕变进化而成。表演内容有故事情节。唱腔以商、征调式为主。曲牌分《一流》、《二流》,以打击乐伴奏。分生、旦、净、末、丑各种角色。
灯儿戏(亦称包谷戏和酉戏)
表演内容有故事情节。唱腔分征、羽两调式。以打击乐伴奏。分生、旦、丑三种角色。

为什么叫“蝴蝶戏媒”?老艺人无从解释,且又缺资料可查。1956年,戴岳嵩等人将它做了整理加工,改节目名为“蝴蝶媒”,可能是取“蝴蝶为媒”之意,因为蝴蝶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常做为爱情的象征来歌颂的。而“蝴蝶戏媒”却叫人不好理解。为了还归这个节目的历史原貌,在收入《湖南民族民间舞蹈集成》时,仍然恢复了原来节目的名称——《蝴蝶戏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