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ww66126cc谈谈舞蹈与音乐的密切关系 – 跳什么舞100问 – 深圳舞蹈网

从事三十多年专业舞蹈音乐制作,我享受过成功的喜悦,也经历过失败的痛苦,此文从几个方面论述有关舞蹈音乐创作的若干问题。

舞蹈与音乐的关系

这是和第一层次截然相反的艺术手段。编舞者首先考虑舞蹈的最终目的,是要展示什么:是故事情节?是心理情绪?还是思维观点?决定之后,要调动舞台上的一切手段,包括各种音乐和音响,去呈现自己的想象。这种情况下,音乐成为编舞家手上的众多工具之一,也就是说,音乐配合着舞蹈的进行,有需要的时候才出现,有点像电影中的配乐效果。
一般来说,聪明的编舞家会邀请音乐家或音响师来为音乐做把关工作,因为音乐家和音响师们可以为舞蹈提供背景音乐创作或特殊音响效果,并对如何剪裁音乐提出艺术上的专业意见。他们对音乐的认识,足以提供大量声音素材让编舞家选择,最后根据舞蹈的需要,剪辑成舞蹈的伴奏音响,我们称之为「音乐选辑」。
音乐选辑是音乐家或音响师专门为舞蹈演出而制作的声音,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种音乐选辑虽然跟舞蹈丝丝入扣,却很难被音乐家们认为有什么艺术价值,更精确地说,有什么音乐上的独立价值。
许多特别强调戏剧性的舞蹈家们宁可使用音乐选辑,也不愿意委约音乐家专门为舞蹈创作音乐,因为在创作过程里音乐家必然有自己的艺术表现欲望,未必愿意完全服从于编舞家的审美情趣,到最后是互相闹蹩扭的居多,我便见过不少这样的例子。而使用音乐选辑的手段,编舞家们最低限度可以完全把音乐或音响控制在自己手上,要什么时候听见声音并听见什么声音,都由编舞家说了算,也减少许多艺术家之间的摩擦对抗。
皮娜.鲍什的舞蹈剧场便是使用音乐选辑,用到出神入化的例子。记得在北京演出的《穆勒咖啡厅》(Cafe
Muller)中,她选用了英国作曲家亨利普赛尔的歌剧中的多首女声咏叹调作为配乐。如天籁般的女声独唱,时而在幽暗中冉冉浮现,又嘎然而止,总是在舞蹈的骨节眼上出现和消失,挑逗着观众的情绪神经。皮娜.鲍什的舞者有跟着普赛尔的音乐翩翩起舞吗?没有,相反地他们的舞姿是跌跌撞撞,东歪西倒的,却在优美的女声旋律烘托下,变得像是一群堕落凡尘的天使。
编舞家懂得利用音乐选辑的手段,获得许多创作方面不用受音乐制约的自由。可是自由是有代价的,就是编舞者必须要有更深刻细腻的艺术修养,否则舞蹈出来的效果会惨不忍睹。大家可以想象,一个财大气粗的暴发户,挥霍着使不完的钱去建造一栋房子,肯定会把房子建得金壁辉煌,却也必然俗气薰天。一个有着完全自由选辑音乐的编舞家,如果对音乐没有高度认识和理解,而单凭自己的喜恶而随便裁剪增删音乐的话,很容易便像那个暴发户,虽然展现了个性,却是叫人掩嘴失笑的个性,我们可以用另一个词来形容,叫做露馅。
前年的新加坡艺术节中便闹过笑话,艺术节请了三位来自不同地域的编舞家编创新作,条件是要用别个地域的作曲家的音乐来编舞。来自北京的一位编舞家挑选了一位香港作曲家的现成音乐作品,却在最后关头要求作曲家在音乐结尾处多加数十个音节。作曲家解释音乐的严谨结构和曲式,不宜多加音符,编舞家却因为舞蹈还没有跳完而强烈要求,最后作曲家为了完成这个交流项目而苦笑着在音乐上添上一笔蛇尾。在这里,编舞家沉溺在自己的舞蹈中,肆意地修改了一个完整的音乐作品,她的自我感觉良好,却让所有艺术节的观众发现,这个编舞家真的不懂音乐!

1音乐存在的必然性

远古及周初,诗歌、舞蹈、音乐三者结合在一起,一般称乐,亦称乐舞。《诗》序曰: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盖乐心内发,感物而动,不知手足自运,欢之至也。此舞之所由起也。《乐记·乐象篇》中也称:“诗,言其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可见,音乐与舞蹈关系密切。

《乐记》说:“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金石丝竹,乐之器也。诗,言其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三者本于心。舞蹈与音乐同属非语义性的时间艺术,舞蹈的产生大概可以认为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表达情感的一种特有手段,说话说到激昂时、手势就随之而来,歌唱得兴致时会手舞足蹈。声音与动作关系如此亲密,这是舞蹈与音乐结合的最自然基础。

一、舞蹈与音乐的共同点

单纯的舞蹈就其本质来说是动作的艺术,对观众来说是视觉的艺术,但她又有别于像绘画、雕塑等空间艺术。因为她的可动性以及为此而对比的凝固性,也是舞蹈音乐产生的形象基础,由此可以理解为舞蹈的“动”就是音乐的“响”,舞蹈的“静”就是带休止的或舒缓的音乐。这种“动”与“响”都属于刺激人感官的要素,因此,这又是舞蹈需要音乐来协助、补充、强调的审美基础,音乐在舞蹈中存在的必然性和合理性就不言而喻了。

音乐与舞蹈作为相互合作的艺术语言形式,在时空方面有着诸多的共同点,使它们互相协调,达到和谐一致的融洽关系。

2音乐功能与舞蹈的关系

1.共同的节奏

音乐是声音和听觉的艺术,一般来说听的远没有看的世界来得丰富多彩,而且,并不是一切声音都是人们听觉所愿意接受的,更不是一切声音都具有音乐表现力。我指的是“噪音”,令人不安的一切音响,但这种不受欢迎的音响,却与美的、悦耳的音响有强烈反差,而音乐和舞蹈也需要这种强烈的对比效果,正是这一点,使得音乐在刺激人的感官、引起人的情绪变化上更有十分大的能量。

舞蹈与音乐之间存在的共同点是节奏,这是它们结合的自然基础。舞蹈和音乐都有节奏,舞蹈更需要音乐来强化节奏感。原始舞蹈之所以一开始就与音乐结合在一起,根本原因在于节奏。从更深层的意义上看,人的有节奏的动作自然地要求音乐来配合,因此历代各种有节奏的集体劳动都有劳动号子。舞蹈作为一种感情冲动的自由的有节奏的动作表现,自然更加需要音乐的配合。当然,能够同舞蹈相结合的不是任何音乐,而是节奏比较鲜明的音乐。音乐本来便同其他艺术相结合,例如同戏剧、电影、诗歌,等等。但是最容易而且必须结合在一起的还是舞蹈,原因也在于它们之间有着共同的节奏。

音乐的深刻性大多依靠曲调及和声的作用,基中包括对节拍的形成、对节奏的强调以及和声运用的关键位置。声音艺术突出的特点是瞬息即逝,丰富的作曲技法使得作曲家想尽千方百计运用各种手段来加深音乐对听众的印象。

2.抽象与具体的抒情诗

由于音乐在表现上有一定程度的不明确性,如某段旋律不能让人们产生具象的理解,这种音响形象的游离性,只能靠舞蹈动作的表现来帮助观众明确音乐的表现。这又是舞蹈与音乐有了不中分割的必要性,音乐情绪对舞蹈有力的帮助就跟其他手段如:舞美、灯光、音效一样,直接配合视觉冲击、感染观众,直接刺激舞蹈者的感官、直到影响舞者的情绪。

舞蹈与音乐的共同点是抒情性。音响和人类情感、精神生活有着特别密切的联系,具有纯粹感觉的冲击力。古希腊美学家柏拉图认为节奏和曲调会渗透到灵魂里去,所以,有人将音乐定义为“感情的速记术”、“情绪的语言”。舞蹈艺术,同样是抒情性艺术。所不同的是音乐是通过声音的节奏与旋律来抒情,舞蹈则是通过人体的所呈现的动作力度、间歇、旋转、张弛、快慢、强弱、刚柔以形成的节奏与旋律来抒情。音乐的表达具有抽象性,它不会与舞蹈的具体表达产生重叠、矛盾或干扰。而舞蹈的表现是具体性的,它对旋律节奏表现的更加具体。这样音乐就可以与舞蹈结合得天衣无缝。

3 音乐结构与舞蹈的关系

二、舞蹈与音乐的对应关系

音乐结构广义来说包括旋律等表现要素,狭义来说仅是指音乐的段落设计、组合逻辑、曲式结构。

古人说:“有乐而无舞,似聋者知音而不见;有舞而无乐,如哑者会意而不能言。乐舞合节,谓之中和”。这是多么形象地论述了舞蹈与音乐密不可分的关系。原苏联著名舞剧编导和舞蹈理论家扎哈诺夫也说过:“音乐——这是舞蹈的灵魂。音乐包含了并决定着舞蹈的结构、特征和气质。”音乐是通过节奏、旋律与和声这三大基本要素来表达人类情感的。当舞蹈与之合作时,也存在着与其相对应的三个方面。

可以说舞蹈的情节与情绪决定音乐的结构,直接受到舞蹈结构要求的制约。因此音乐结构形成过程中容易与编导产生矛盾,其中包括情绪的处理上和段落长度上的矛盾。

1.音乐的节奏性与舞蹈的律动性

  1. 音乐广义结构的多种表现与舞蹈关系

应该说,舞蹈的全部律动都来自音乐的特定节奏。音乐节奏是舞蹈动作的基础,节奏是构成舞蹈动作的基本要素之一。也可以说,舞蹈动作律动性的实质就是节奏,而对节奏的感受力称之为节奏感。

准确的音乐形象能帮助舞蹈在整个排演过程中对情绪的表述、体现性格、明确情节,烘托气氛。就调式音乐而言,我们所讲音乐形象元素的具体表现、即乐曲主旋律,它有着广阔的表现领域,如民族风格以及音乐材料陈述和展开的民族习惯。与编导第二种矛盾体现在旋律是否动听,是否易记,这与编导和作曲家的个人审美和能力有极大关系,一般来说,形象准确而且动听的旋律能令舞者兴奋与激动,这是作曲家的艺术修养和技法所决定的。不考究音乐结构,缺乏对原生态生活的体验,则缺乏生动准确的音乐情感,另外肤浅幼稚的配器手段更会令编导失望,这种矛盾只能更换作曲家,而别无其他选择。准确鲜明的音乐形象,才能帮助并激发编导和演员的想象力,从而塑造出丰满、深刻、有感染力的舞蹈艺术形象。

在舞蹈中,节奏感是舞蹈的一部分。它不是游离于人体之外的,也不是陪衬人体运动的某种手段,它应该是人内心节奏的外部体现。舞蹈动作幅度上的高低、仰俯对比;力度上的强弱轻重区分;速度上的快慢缓急、抑扬顿挫等,无一不是在音乐的节奏中体现,它能够表现出人类丰富的情感。

5.
严谨的逻辑结构能帮助舞蹈表现过程的完成,并合符舞蹈情节的展现、帮助组织和舞蹈动作的设计,这里面涉及到一个合适的速度、恰如其分的节奏律动,并由于音乐段落的变化和情绪的起伏,给予舞者对整个舞蹈结构的听觉提示。

2.音乐的旋律性与舞蹈动作的歌唱性

我觉得要完成对结构的准确把握,从事舞蹈音乐创作的作曲家必然要比别的作曲家多点本事,那就是要熟悉舞蹈这门艺术的创作与表现规律,了解舞蹈肢体语言的节奏特征,体会和理解舞者对音乐的感受,因为你的作品对象已经不是单纯的面对一般听众,而是一个与音乐“生死之交”的舞者。

在舞蹈中,人体运动时呼吸的运用同歌唱一样,要巧妙地将它融合在音乐的旋律进行中。当舞蹈的动作与音乐的旋律统一和谐,则每个乐句、每个乐段、直至音乐的每一个音符都使人觉得仿佛是从舞者飘动着的舞姿中流淌出来的,由舞者自身“唱”出来的,这样就能使舞蹈的运动充满歌唱性,使音乐变成可视的、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

6.情节就是结构,同为时间艺术的两者在陈述和发展基本材料上,音乐的主题、舞蹈的韵律动机这两方面都面临着主题的呈现、展开、对比、再现,甚至奏鸣与交响等技法,使得两者在结构上得到默契。作曲与编导在实施具体创作前应对结构方面有较充分的酝酿,音乐结构应该与舞蹈结构是和谐的,至于删掉或增加几个小节的争论已经没有多大意义,而且也较容易解决。值得赋予更多注意力的应该是放在对音乐形象是否准确、生动,以及如何使形象更完整、更准确、更感人的讨论上。所谓,曲式结构是指示是指音乐结构严谨而言,古今中外,结构形式丰富多彩,今天我们还可以创新出有新意的曲式为我所用。一个好的音乐结构,足可以影响和改变编导的原始构思,同样一个好的舞蹈创意又能提供给作曲家丰富的暇想和启迪。

3.音乐的和声与舞蹈的交织

7.关于“先乐后舞”还是“先舞后乐”的问题

音乐的和声具有立体性和时间性的特点。由于它的各种不同的音响效果,成为塑造音乐形象的表现要素。它可以烘托形象、补充形象、改变形象、对比形象、并能独立地构成音乐形象。在舞蹈中,动作的交织及舞台调度的交织,这些创作手法的运用如同音乐的和声一样,具有立体性和时间性。如在同一舞段中,动作的高低起伏对比,舞者间的交织与造型,舞台调度的层次感与流动感等都充分表现出这一特征。舞蹈作品中,动作的交织,舞台调度的交织成为塑造舞蹈形象的重要表现手段之一,起到了烘托形象、补充形象、对比形象的作用。

多年的争论涉及到音乐与舞蹈创作的另一种矛盾,我认为音乐与舞蹈关系不能简单的理解为谁先谁后、谁解释谁、谁高于谁、谁听于谁。因为它们都有着各自的特点和规律,音乐是听得见的舞蹈,舞蹈是看得见的音乐,就有如人们所说得那样: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只要能达到艺术创作目的,用什么手段都可以探讨、尝试,舞蹈音乐史的发展历程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先舞后乐的编导是在其先出舞的结构过程中,高明的编导心中还是有音乐想象存在,就算是数拍子出来的结构,也含有音乐结构概念里的节奏因素,编导心中会祈求着某种音乐结构为他服务。作曲家不妨也可以当一回后乐者,只要你能理解先舞者的结构要求,根本不必大惊小怪,同样也有编导会把心中的音乐形象需求告诉作曲家,高明的作曲家也会领悟到编导的好恶,我想这样的乐者一定受到编导欢迎。如果与一个艺术修养全面的编导合作是最愉快不过了,从这个意义来讲编导应该掌握一定的音乐知识,尤其是对旋律的丰富想象力和表达能力,他可以向作曲家提供自认为理想的主题旋律动机、乐向、乃至乐段……然后把复杂的技术工作如:曲式安排、乐思展开,乐队配器等等专业技术交给作曲家完成。与这样一位即“舞”又“乐”的编导合作,不失为一条行之有效的路子。有朝一日作曲一栏的署名将是编导与作曲两人,此事何乐而不为。

明确音乐与舞蹈的对应关系,有利于培养舞者对音乐的感受力,使他们善于从音乐中捕捉舞蹈形象,使他们的每一个舞步和造型都能通过音乐得到更完美的表现。音乐形象与舞蹈形象的高度统一,音乐节奏、旋律与和声同舞蹈动作、造型、调度的浑然一体,使音乐通过舞蹈变成了“看”得见的艺术,使舞蹈通过音乐变成了“听”得见的艺术。

  1. 关于音乐的修改问题

三、音乐在舞蹈中的作用

明智的处理方法是既解决问题又尽量减少作曲与编导之间在修改音乐问题上可能出现的矛盾。修改音乐是正常现象,一切艺术作品都是经过不断修改才能达到完善,该删除就要敢于忍痛割爱,而不考虑音乐结构完整性的随意删节,则不叫修改。如果因编导忽然将脚本大加删改,这实属合作上的悲剧,作曲家惧于涉足舞蹈音乐,就是缘于这一条极具杀伤力的鲁莽行为。就合作为缘来说双方,都应该加强艺术修养,对相互的艺术特点加深了解、熟悉对方的艺术表现手段和规律,从古今中外舞蹈音乐创作近代史中,寻觅适应今天艺术创作的有益手段,这才是解决音乐与编导合作问题健康发展方向。

1.配合并帮助舞蹈在整个过程中表达情绪,体现性格,烘托气氛

舞蹈需要音乐的激发与强化。离开音乐,舞蹈是难以充分表达感情的。音乐本来就有直接渗入人心的特点,欣赏者常常把音乐中表现的感情当作自己内心的感情来体验。舞蹈家对于自己作品的组成部分的音乐当然有更深的感受和理解。这种感受和理解进一步激发起内心的感情,通过外在的形体动作表现出来。杰出的舞蹈家乌兰诺娃在《一个舞蹈演员的自述》中说,她在扮演《巴赫奇萨拉伊的水泉》中的玛丽亚时,是把理解音乐作为“起点”的。她还说,好的音乐就是在对自己“指示舞蹈动作的表情和意义”。音乐可以加强舞蹈的感情色彩,可以帮助理解舞蹈的内容,并且使舞蹈显得更加生动而有魅力。音乐能够直接打动观众的感情,这就等于在舞蹈与观众之间增加了一条感情的纽带,使观众同舞蹈更加接近。

2.音乐帮助组织舞蹈动作

舞蹈创作要对照音乐来进行。由于舞蹈与音乐有着共同的节奏、韵律和情感内容,而且是同步展示的,两者必须高度地协调一致。组织一个舞蹈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先有音乐后有舞蹈,另一种情况就是先有舞蹈后有音乐。不过后者情况很少。优秀编导是先有构思舞蹈再想象舞蹈音乐,然后设计音乐,作曲家根据舞蹈编导的要求写音乐,看是否合适。如果不行再改音乐,然后再融合到一起。也有音乐的形象映入编导的大脑然后再想象舞蹈,把抽象的音乐概念改为具体的舞蹈,这种情况在舞蹈界占多数。

3.音乐在舞蹈和舞剧中的作用

从实践和理论上看,音乐与舞蹈都具有戏剧性的结构。舞剧的角色、动作与音乐的关系是统一的、相辅相成的。如柴柯夫斯基为舞剧《天鹅湖》所写的音乐就是极为突出的例证,主要角色都有相对独立的音乐主题,并围绕着主题发展,创造出符合角色性格的音乐形象。舞剧音乐的整体是根据情节的发展,情感的起伏,性格的矛盾进行的。

长期以来,舞蹈家和音乐家都在为获得相互融洽的关系而努力。特别是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了,对音乐的要求越来越高,这便促使舞蹈编导和音乐创作注入现代的气息,也促进了舞剧的大力发展。就世界范围来说,尤其是舞剧音乐,已经与交响诗、歌剧、室内乐等并列。

综上所述,舞蹈与音乐的结合形成完整的舞蹈艺术,将给人带来一种美妙的艺术享受,并产生一定的社会作用。无论是从历史的角度,还是从发展的角度,它们都具有相互依存、互为因果、融为一体、不可分隔的特殊关系。只有在认清楚它们之间的特殊关系的基础上,才能创造出好的音乐与舞蹈作品,才能提高和丰富艺术形式。

编辑:洋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