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风华刀美兰

图片 1

图片 2

新华网贵阳10月7日电刀美兰,从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飞出的傣家的金孔雀。

文革中刀美兰被下放到云南省建筑机械厂当绘图员,离开了自己热爱的舞台。但刀美兰没有放弃对舞蹈的追求。
她坚定地面对冷酷的现实,从鲜花、赞扬声中走出来,走到工厂、农村、部队、学校、医院,人们一认出刀美兰就要她跳舞。在医院,医生和护士开玩笑对她说:你不给我们跳舞,我们就不给你看病。澡堂的服务员也说:不给我们跳舞,就不给你放水。不要怕,给大家跳吧,没人会说是封资修。看到人民群众这样真诚,刀美兰看到了重返舞台的希望。那时,在工厂、农村、部队、学校都能看到刀美兰的翩翩舞姿。在那样的年代,刀美兰仍然坚守着自己的信念。

刀美兰幼年深受傣族传统舞蹈的熏陶,1954年进入西双版纳自治州民族文工队。
刀美兰因为跳孔雀舞而小有名气,不久就到北京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从那以后,国家领导人每次到昆明考察或陪外宾访问,都要看她跳的孔雀舞。文革中刀美兰被下放到云南省建筑机械厂当绘图员,离开了自己热爱的舞台。但刀美兰没有放弃对舞蹈的追求,她坚定地面对冷酷的现实,从鲜花、赞扬声中走出来,走到工厂、农村、部队、学校、医院,人们一认出刀美兰就要她跳舞。在医院,医生和护士开玩笑对她说:你不给我们跳舞,我们就不给你看病。澡堂的服务员也说:不给我们跳舞,就不给你放水。不要怕,给大家跳吧,没人会说是封资修。看到人民群众这样真诚,刀美兰看到了重返舞台的希望。那时,在工厂、农村、部队、学校都能看到刀美兰的翩翩舞姿。在那样的年代,刀美兰仍然坚守着自己的信念。

身为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虽已年过六旬却风采依旧的金孔雀日前飞到贵阳,参加第七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大赛。

谈及中国的民族民间舞蹈,刀美兰认为近年来发展得很快,但在强化民族性、保持本土性方面,民族民间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民族民间舞发展得非常快,与市场的结合越来越紧密,但也有一些缺乏生活气息的作品让刀美兰感到担忧。

今年的荷花奖,涌现出不少大胆创新的好作品,但也有问题存在。刀美兰说。

1954年,民族工作队到各村寨挑选文艺苗子,11岁的刀美兰被挑中了。那时候,我们点着马灯、拉着马尾巴爬山,周围是蛇和毛毛虫做伴。花几毛钱喝老百姓酿的酒,然后就可以学跳舞到天快亮。演出的时候,半夜饿了,就搞点盐巴拌米饭,手抓着就吃完了。为了体验人民怎么苦、怎么累,我们这代艺术家们什么都经历过。刀美兰说,艺术不是坐在城市里想出来的,而是真正深入民间得到的,是老百姓想看、乐看的。直到现在,我收到观众送来的鲜花,心里都要激动半天,因为我知道孔雀不是随便飞来的。

令她欣喜的是,已经有不少省市开始注意从群体中发现人才、挖掘作品。那些来自基层的作品鲜活灵动,让中国民族民间舞艺术更加多元,代表了民族民间舞蹈发展的大方向。

刀美兰从12岁开始学习舞蹈,成名作包括《金色的孔雀》《水舞》等,至今备受国内外观众喜爱。

观众之所以对孔雀舞这么认同,是因为孔雀象征着和平、美好、吉祥,表现了我们傣族人民端庄典雅的内在美,这是我们傣族人民的精气神儿。刀美兰说。

近年来,很多场合刀美兰都提到了寻根的问题。她认为,根是自己民族心灵最深处、最内在的东西。

过去我们表演舞蹈有什么?舞台上就是两束追光,服装上顶多加一些亮片,简陋得很但让人无限回忆。那是因为我们保持着民族纯洁、真实的东西,我们表现的是民族真诚、善良的东西。刀美兰说,现在许多民族舞蹈,除了展现曲线美,剩下的内容像是白开水,民族的东西流走了,感人的东西没有了。

我想通过排演舞剧的形式,让观众欣赏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傣族舞蹈。同时,培养我们傣族舞蹈的接班人,让美丽的民族艺术代代相传。刀美兰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