筝箫峥嵘勾勒“梦里落花” 观众醉梦境不忍鼓掌

图片 1

11
月15日晚的广州友谊剧院,“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李清照的这阕《鹧鸪天》拉开了著名军旅舞蹈家沈培艺作品“梦里落花”舞蹈诗演出的帷幕。“梦里落花”讲述现代舞者云穿越千年的寻找,与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灵魂相遇并且相知相惜。舞蹈伴奏用到了大提琴、钢琴,也用到了古筝和箫,舞台时空的转换别具匠心。图片 2军旅舞蹈家沈培艺作品“梦里落花”舞蹈诗  沈培艺饰演的李清照与柴明明(右)饰演的云在舞台上交替起舞,一会儿是绿衣的云吊在门环上寂寞起舞,一会儿是白衣的李清照在月下石凳上俯身、起身、挥手,好似心中有千千结。整步作品剧情的推进和舞台的换景都在李清照的诗词中完成,每一幕以阕划分,每阕又以片划分,每一阕词中都有或者暗含一个“花”字。当这些词在舞台两侧的字幕屏上出现再经由“咏者”濮存昕的口中吐出,引得台下观众一起吟唱。图片 3舞蹈诗角色蓝衣红裙的李清照以舞写诗《乌江绝句》  《乌江绝句》无疑是这部舞蹈诗的华章。在萧瑟秋叶的背景中古筝和箫声响起,楚汉之争展开。黑衣群舞把大敌当前朝廷腐败无人言兵的现实境遇演绎得狂飙跌落大气磅礴,电闪雷鸣中,蓝衣红裙的李清照出现在高台击鼓,时而驾铁骑奔腾,时而操短剑挥杀,终究没有摆脱被屠戮的命运。硝烟散去,女儿们的魂魄从武士的遗体中站立起来的时候,脱掉黑衣的舞者们转身的那一刻,震撼出现了!短打的装束转变为散发的女儿,硬朗的武士变脸为娇艳的玉容,冷艳的容貌与血红的舞装在宏大的音乐交响中强烈刺激了观众的感官,虽无泪却勾人落泪。舞蹈由柔美到峥嵘,由婉约到豪迈,这从历史深处抽象出来的精华,脱离了李清照经历“靖康之变”与家人被迫生离死别的故事本身,把“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的精神化作一种舞蹈的形象在舞台上确立起来,摄人魂魄。  “梦里落花”蕴藏着丰富的精神内涵、价值观念和审美情趣,是沈培艺在《易安心事》的基础上重新创作的。展现了李清照从少女时期才华初露,到长大后与丈夫“指书品茶”琴瑟和鸣,再到战乱中坚守理想的挣扎的一生。李清照诗词所蕴藉的生命意识被释放出来,化作诗意的梦境,惊觉后才恍然大悟:欢乐中隐藏着悲苦,苦难里孕育着欢乐,生命随时随地都在寻找平衡。  这部完美融合戏剧、舞蹈、诗歌、绘画等多种艺术的作品,将现场带入如梦如幻的意境,观众甚至不忍鼓掌去打断这种意境,直至演出完全结束,观众席才爆发出如雷般的掌声。

亚运会期间,沈培艺带着她的舞蹈诗《梦里落花》回到家乡广州。《梦里落花》讲述一个叫云的现代舞者为了塑造好宋代词人李清照这一角色,以一颗虔诚敬畏之心推开一扇扇经年幽闭的心门,进入李清照内心世界的故事。两个女主人公跨越时空的心灵凝视和灵魂对话,成为苦难与阳光的共舞,而两个女性对生命本质的追问与思考,则是对中国女性心灵史的解读。
推开三道门进入李清照
舞蹈以现代舞者云推开三道门的手法来进入李清照的前世今生,如此演绎女词人侠骨柔情、独立芬芳又苦难的一生。云推开第一道门,窥见李清照遗世独立的身影,看见她思念赵明诚的忧愁。云徘徊在梦的边缘,梦中人如菊,是灿烂,也是孤独。回到现实的云,内心留在李清照的世界,她难以抑制地推开第二扇门,此时云似乎不是她自己而是李清照,家国情仇是此生的蒙羞,而爱与信仰、生命与尊严至死不渝。云持志心疼,李清照的坎坷命运,也是时代的不幸,但在一个奴性的时代,她选择了做一个巾帼英雄,她选择了道义。劫难与绝望、黑暗与风暴激起的是生命不可折断的铮铮铁骨。替李清照亲历生命真相的云,她的风骨在风沙中作响,她没有畏缩逃避,她的人生面向死亡而走向新生。已踏入宋朝这条河流的云进入第三道门,她读懂了李清照。此时,梦里梦外都是至情至性的人生。云从李清照的词里走出,带着宋朝的泪水与斜阳芳草的寂寞,告别凄楚、苍凉与绝望。云在李清照的内心找到清风明月与星光,与李清照合而为一共生共舞,此时此地也是彼时彼地,所有的一切交融在一起,给我们带来女性生命的回旋流转、美和感动
作为当代优秀的女舞者,沈培艺就这样演绎了中国古代第一女词人。沈培艺对李清照的整体把握是到位、准确、传神的。她们有着相同的气息,那是孤独、忧伤、疼痛、旷达,真爱、抗争和不妥协。沈培艺在舞蹈的编排中寻找一种穿透性的舞姿,她贴着时间潜行,从当下舞回千年。这样的穿越和抵达,需要回望,需要寻思,需要承担,需要时空的奇异纠缠,需要生命敏锐的显现,需要旷世的美。亲自演绎李清照这一角色的沈培艺,她找到了李清照叉腰然后双手击拍的动机,以此发展过去的是缓慢的舞蹈语汇,沉静中有力量,舒展中有豪情。现代舞者云的舞蹈设计是青春的激情,是剥开困惑追寻生命意义的身影,也是在爱慕和崇敬中对李清照精神追随的面容。如此一来,李清照的舞蹈就显现出古典的风范,而云处于古典与现代的边界,两位女主人的形态于是有了自然生命的强列差别,但因着灵犀和缘分,她们舞出相遇相知的曼妙幻想,满台生辉。
多元合作带来新的契机
好的舞蹈诗除了独舞、双人舞外,必须加以有力度的群舞。在《梦里落花》中,非常出色的群舞带来强烈的冲击力,但不仅仅是视觉上的。沈培艺在表现荷这个意象时,她大胆用了男舞者。一群男性舞者穿着半腰的裙而舞。裙是荷的形状,是硬朗之感,加上男舞者脸上画的藕的图案,舞蹈就有别于传统的抒情舞。最好的群舞无疑是《乌江绝唱》这一节。十几位女舞者身着黑色的战袍,舞出悲壮和热血。在这一出舞中,沈培艺拿出了个性,她启用了中国的水袖舞,不同的是以往的水袖舞是飘逸的、行云流水的,但在李清照生活的年代,心随云雨飞的水袖已是坚硬物质,是不可阻挡的气势,是无与伦比的决绝。女子群舞的男子化使得舞蹈产生一种差异感和陌生美。
当下的舞蹈艺术已是一个多元的空间,在《梦里落花》中,沈培艺邀请了语言艺术表演家濮存昕来朗诵李清照的词。濮存昕为沈培艺所感动,为李清照所感动,他找到易安词中的密码,体会到李清照心灵中那份不忍和恻隐之情,易安的词因之流淌,因之激荡,因之随风。而油画家曾梵志的加盟,为感官带来新鲜的视觉,这视觉因心灵的统筹、影像的大胆利用增添了作品的梦幻性。三位艺术家的合作给中国舞蹈带来了新的契机。

《梦里落花》是一部难得的舞蹈诗,但个人觉得还是有所遗憾。作品的最后两节有些游离于整体,如在云做梦睡去那里戛然而止,而不是云与李清照在天堂里相会。如若是后者如此的结尾,则让人物活在梦里,也留在观众的想象和记忆里,人物的精神在怀念中自然而然得到重生。总之,《梦里落花》是一部致意之作,是一部携带才华的性情之作,是一个舞者与角色相遇的灵魂笔记。
链接 沈培艺简介
舞蹈表演艺术家,中国舞蹈家协会表演艺术委员会委员。1966年生于广州,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表演系。主要舞蹈作品有:双人舞《新婚别》,舞剧《梅娘》,独舞《玉骨》、《易安心事》以及舞蹈诗《梦里落花》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