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一身—-论舞蹈演员的素质修养(1) – 舞蹈评论 – 深圳舞蹈网

澳门新莆京网络平台 1

美在一身

每个人对他从事的职业,爱它是常人的品性,而迷它才是非常人的志趣。俗话说:干一行.爱一行,这是对一般人职业道德的要求,对我们舞蹈工作者来说,技术性强、培训时间长,加之个人付出的牺牲代价都很大。因此,真要干出些名堂来,一般地爱舞蹈是不够的,只有深深地迷上舞蹈才能做到事业有成。
什么叫迷呢?迷是一种狂爱;迷是更多地投入;迷是指要有更刻苦的钻研。
迷是一种狂爱。当演员的人,其消耗最大的是什么?不是体力、不是精力也不是脑力,而是情感。一般常人能象演员那样付出那么多的哀伤、悲痛、躁狂和愤怒吗?不会的,不行的。只有做演员的才能无休止地去体验和表现各种人物的痛苦、激奋、变态和疯癫等等情感状态,因此消耗情感是我们所有艺术工作者为事业付出的最大牺牲。
法国的艺术家安格尔指出:艺术的生命就是深刻的思维和崇高的激情。必须赋予艺术以性格,以狂热!

——论舞蹈演员的素质修养 孟兆祥

前言:想当初……

第一章:舞蹈演员的事业心是成就之本

能吃苦中苦,方为舞蹈人。

“爱” 舞蹈不够,“迷” 舞蹈才行。

事业心是觉悟、是动力、是生命的第一追求。

第二章:舞蹈演员的道德品尚

“爱自己心中的艺术,不要爱艺术中的自己。”

“业精于勤荒于嬉” 。

“我”是排练场的主人。

“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 。

剧场是圣殿,舞台是战场。

第三章:舞蹈演员的生理素质与心理素养

生理素质方面:

1.舞蹈演员的体型、体质与体能要求。

2.“扬长克短” 地锻炼自己。

3.生活上节欲有制。

心理素养方面:

1.演员意识即创造意识。

2.掌握舞蹈表演的特有规律:

A.由表及里,发自于内。

B.善于分配注意力

C.没有技术便没有感情 。

3.“激情”乃跳舞之“魂”。

4.气质高于一切。

5.综合的艺术素养。

第四章:舞蹈演员的自我修养

以“生活”为源,一本万利。

1.生活是表演的“本钱”。

2.直接经历与间接体验。

3.重要的是在于发现“生活美”。

以“读书”为友,成才致富。

1.文化修养是表演才能的“基本功”。

2.知“先天”不足,靠后天发奋。

3.做知识上的致“富”人。

澳门新莆京网络平台,以“实践”为师,抓住机遇。

1.在多跳多演中成长。

2.演一场,进一步。

3.演舞剧,攀高峰。

4.抓住机遇就是胜利。

第五章:舞蹈表演风格的民族化与个性化

表演风格民族化的主要特征:

1.重神似。2.求意境。

3.善夸张。4.贵洗练。

5.显技艺。6.讲身韵。

7.要含蓄。

如何形成表演风格的个性化:

1.不断地发现自己和认识自己是加快个人发展的前提。

2.发展自己的最大障碍是能否战胜自己。

美在一身

——论舞蹈演员的素质修养 孟兆祥

前言:想当初……

记得在1987年间,中国舞蹈家协会为祝贺盛捷同志八十华诞举办过一次联谊会,这历时近三个小时的聚会确实让人激动不已、难忘于怀。

当时仅六十一岁的我在会上也属后生晚辈也,同龄的白淑湘主席亲自担任主持人,她大方、幽默而非常自如地把这次聚会引导到极为亲切和谐的氛围之中。看吧:到会的一百多位中大半是鬓发如霜的“老头”和“老婆”了,而这帮老舞人们自始至终地在会场上兴奋得大喊大叫、欢舞狂跳着……其中既有开创中国新舞蹈纪元的几位元老,又有共和国培养的第一代著名的舞蹈表演艺术家;舞蹈编导家;舞蹈教育家;舞蹈理论家;舞蹈活动家等等,真可谓满堂温馨、满堂辉煌。这温馨之红火、这辉煌之闪亮皆是源于他们为中国舞蹈事业的发展所焕发出来的“热”和“光”啊!

今天,我们“舞蹈人”的队伍壮大了,我们的事业欣欣向荣了!有哪一个“过来人”没有耿耿怀旧之情呢?我就在会上情不自禁地萌生出自己开始学舞蹈的当初
……

我从小到老算是与艺术有点缘分的人吧:三岁会唱几段京戏,七岁就上台演戏,在中学读书时表演过许多著名的话剧,如《日出》、《夜店》、《思想问题》、《保尔·柯察金》等。我蛮想一辈子都演戏:故而不满十五岁就缀学参军了。

这话就得从五十七年前说起,1951年的1月25日我在重庆入伍当兵,在川东军区文工团话剧队只呆了个把月就让我改行去学舞蹈,地方是中南军区部队艺术学院舞蹈系。当时能进这“高等学府”深造可是人人都很羡慕的好机遇呀,但我对去学“跳舞”却不以为然,甚至还有些反感。因为一旦学习舞蹈我就再不能演戏了,这可是与理想和爱好事与愿违啊。于是,我是怀着重重忧虑跟着一帮人乘船去了武汉……

接受入院口试时,一位舞蹈老师曾当面问我:

“孟兆祥,你喜欢舞蹈吗?”

我的回答很肯定:“不喜欢!”

这下子其他监考的老师们都诧异地笑开了,我顾不上他们的讥笑自己却正而巴经地申述说:

“老师们:能不能和您们商量一下,别让我学跳舞了。请把我转到您们的戏剧系去,我一定会好好地学习演戏,只要毕业后能和其他舞训班同学一起回四川就成,好吗?”。这番“答辩”之后出人意料的是老师们竟没有将我除名。

问我对“舞蹈”为什么那么不喜欢呢?原因是读中学时就看多了那些“粉气男娃”跳舞让人起鸡皮疙瘩,他们一瞅见“姑娘们”的挤眉弄眼和肉麻造作叫我恶心。我认为跳舞很俗气,唯有演戏当明星那才叫高尚。结果命运安排我学习舞蹈,这下子可全玩“完”了,演不成戏却还要去接受极其残酷的肉体折磨,我心里好好难受。

嘿!说来真巧,就在口试的当天晚上,我被同学们叫去练舞厅看“热闹”。天上还下着小雪,一群对舞蹈抱着“神秘感”的孩子们不顾寒冷地趴在窗台外偷窥着,透过那挂霜的玻璃窗瞅见里面灯光下正翩翩起舞着一对男女,硕壮的男子高高举起那轻飘如纱的女子竟能把她“抛”来“悠”去,忽而跳得那么高,忽而旋转得那么快。俩人合舞时,动作之漂亮、和谐,优雅,简直把我看的如痴如迷
……
美呀,真正的“美”呀!这种舞蹈我怎么从来就没看过,完全和在中学里的那些舞蹈是两回事情,顿时使我惊羡不止,一晚上没睡好觉。

就此一夜“偷窥”之感,竟决定了我孟兆祥与舞蹈专业终身结缘的人生。第二天明白了,那对翩翩起舞的男女就是部队艺术学院特聘的两位俄罗斯芭蕾舞教员,女老师我们叫她“娜塔莎”,男老师我们叫他“尼古拉”,昨晚他们在练舞厅排练的是双人舞《东方的奇境》。舞蹈啊,舞蹈:你对我的“征服力”是难以言表的,年少时的我就对你的“神圣魅力”所倾倒了。一夜之“见”竟成一生之“愿”,当时才十四岁多……

联欢会在继续热火朝天地进行着,我的“思绪”很快就闪回到现在。是啊,每个舞蹈人都有自己的“想当初”,如今几代舞蹈人的奋斗献身都是被神圣的舞蹈艺术魅力所吸引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我心里激动不已,迈出了文联大楼就面朝着蓝天晴空大声喊道:舞蹈事业永远让人年青!

第一章:“事业心”是成就之本

能吃苦中苦,方为“舞蹈人”。

人体是艺术创作领域中最美的“生态材料”,舞蹈就是用“人体”表现“人”的一种最高深的“人体文化”。我们舞蹈演员所从事的工作则是用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去塑造“美”的一桩伟大事业。

已故的著名文学家闻一多先生对舞蹈艺术早有精辟之见,他指出:“舞是生命情调最直接、最实质、最强烈、最尖锐、最单纯而又最充足的表现。”

舞蹈演员要塑造好一个个“美”的艺术形象,那是要以个人之灵智、情感、意志、才能、品尚和全部精力的付出作为代价的。我们干的确实是一行最美的职业,也是一行最苦的职业。因此,跳舞的“美”是我们“吃苦精神”的结晶,而能“吃苦”是塑造“美”的前提。我以为,跳舞的人要比当歌唱演员、话剧演员和电影演员在基本功训练上吃更大的苦头,流更多的汗水,会遭更多的罪啊。可以说你要有这种“吃苦精神”才能拥有干好舞蹈这一行的“通行证”。

我们的形体训练每天得两小时,天天雷打不动的。我开始学舞蹈时受的磨难就不少啊,原本在中学上体育课的成绩是最差,身体素质偏弱,没有锻炼的习惯。进部队艺术学院舞蹈系一上课则很不适应,天天都有基本功技术课、芭蕾课、毯子功课、京剧身段课、民间舞课和外国代表性舞课等等等等。一天练了下来,真把我折腾得人仰马翻,下课后就瘫倒在床上经受着脱胎换骨之“煎熬”……
我曾用钢笔在手心上写下“讨厌”两个大字,以宣泄不愿练功的烦恼,结果上课时被班主任老师发现后狠“K”了一通。

再看练芭蕾,老师首先要求“基本姿态”正确,讲了八个要领让我们记住,先要学生扶着把杆站“一位”,一站就是二十分钟啊。我挺直着身板,眼望着前方,心想着“气”往上提,不一会儿只觉眼前发黑,“咣当”一声就晕倒在地。上基本功课时,什么正腿、旁腿、片腿、盖腿、十字腿每样得踢它二百下,踢完后我腿麻腰酸,简直象筋骨散了架似的疼痛不止。为了“开胯”,让别人站在你的双膝上使劲蹬压,自己只得忍痛咬牙坚持不叫苦。为了增长“腿功”,光“压腿”不够,还得“吊腿”,就是用宽带子把一条腿绑在竖杆上,一“吊”起码半小时,待松绑后那条被吊的腿“麻”得象脱臼似地抬不起来
……

搞舞蹈的人,没有一个人身上不带点旧伤新痕的,我也是个伤过筋断过骨的人。另外,因长年练功排练受累受寒,还导致染上胃溃疡职业病二十多年,直至不得不做胃切除的大手术,这就大伤了“元气”。人们都说:跳舞、跳舞,一辈子受苦。一点不假,可我却要说:跳舞、跳舞,吃苦有大福。什么“福”啊?那就是惟独我们舞蹈演员才能享受到用最美的自身人体去表达情感意味的充分自由。我们的舞蹈家应当给予人民大众的是创造最美好的艺术形象,所以
“舞蹈人”吃再大的苦受再大的累,是最值得和最光荣的。

“爱”舞蹈不够,“迷”舞蹈才行。

每个人对他从事的职业,“爱”它是常人的品性,而“迷”它才是非常人的志趣。俗话说:干一行.爱一行,这是对一般人职业道德的要求,对我们舞蹈工作者来说,技术性强、培训时间长,加之个人付出的牺牲代价都很大。因此,真要干出些名堂来,我以为一般地“爱”舞蹈是不够的,只有深深地“迷”上舞蹈才能做到事业有成。

什么叫“迷”呢?“迷”是一种狂爱;“迷”是更多地投入;“迷”是指要有更刻苦的钻研。

“迷”是一种狂爱。我问你;当演员的人,其消耗最大的是什么?不是体力、不是精力也不是脑力,而是“情感”。一般常人能象演员那样付出那么多的哀伤、悲痛、躁狂和愤怒吗?不会的,不行的。只有我们做演员的才能无休止地去体验和表现各种人物的痛苦、激奋、变态和疯癫等等“情感”状态,因此消耗“情感”是我们所有艺术工作者为事业付出的最大牺牲。我这话被所有的同行朋友们赞赏,而广大观众们却是难以认识到的。

法国的艺术家安格尔指出:“艺术的生命就是深刻的思维和崇高的激情。必须赋予艺术以性格,以狂热!”

俄国大文豪列·托尔斯泰说:“艺术的神经就是艺术家对他的工作对象的狂恋式的爱情。”

我以为:没有“迷狂”,便没有艺术。你是一个有志于舞蹈事业的人,你就必然会产生对舞蹈狂爱的兴趣。那么,往往志趣合一的人才能成为事业上的“强者”,古今中外的发明家和艺术大师皆为如此。

常有人把当演员的人戏称为犯“神经病”。说得也是,我自己常常在独自揣摩舞蹈的感觉和韵味时有很多“下意识”的表现,如不是在舞厅里编舞,而是在公共汽车站手舞足蹈着;在行走间比划着;在海滩边蹦跳着
……
瞧吧,你在这些公共场合下作出些非生活的动作来,其状态怎能不让正常人讥笑你为“不正常”呢?我们舞蹈界敬重的贾作光老师是前辈、是尊长,可他对舞蹈之“迷”是超脱一般的。我有幸在创编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中国革命之歌》时与他朝夕相处过。只要你屋里有音乐声响,贾老师一进门就会即兴地手舞足蹈起来。只要他讲话一激动,瞧吧——你马上就会欣赏到一段最精彩而动人的舞蹈来。要知道,在场的人可都是跳舞的呀,可谁都没有他那样充沛的激情,谁都难以“跳”得象他那样自在自如。给我的感觉是:他身上的每根神经和细胞都是为“舞蹈”而跳动着的。依我看,贾老师真能称为舞蹈的“狂人”,这“狂”是对事业火热的爱,这“狂”是舞蹈表演艺术家所特有的专业素养。

我赞成有人这样说:艺术家与精神病人只差一步。

要知道:在舞蹈的表演中,你自己是陶醉者,你的舞蹈才能陶醉于人。也可以说:谁没有把一切都贡献给艺术,谁就是什么也没有贡献给艺术。

贝多芬耳聋后还在不断地谱写交响乐;法国印象派画家高更穷困潦倒一生,临死时双眼还盯在自己的作品上出神;我国著名的舞蹈家戴爱莲先生八十岁时还能在公众场合兴致勃勃地为群众表演舞蹈。艺术前辈门对事业的“狂爱”,是他们功名成就的必然。有了这份儿“狂爱”,你一听到美妙的音乐就会旁若无人地“动”起来;有了这份儿“狂爱”,你一看到风韵别致的舞蹈,就会情不自禁地学着“跳”起来。所以,“狂爱”舞蹈,是我们“舞蹈人”生命价值的体现;“狂爱”舞蹈,是我们“舞蹈人”职业天性的迸发。

再说“迷”是更多的投入。鲁迅讲过:“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的。”

刚开始学舞蹈时,我在练功上缺乏自觉性,怕苦怕累怕进练功厅。除了跟着不得不上基训课外,其他时间就懒得进舞厅。后来才逐渐悟彻到“曲不离口,舞不离身”的重要,有过舞台实践体验后就慢慢懂得了“基本功底深表演才入神”的真理。于是乎,我的“悟性”增强了:清晨起练“早功”;加班时练“晚功”;在编导排练之后自己总得下些“小操”;周末别人不进练功房,我却坚持练完功再上街。一个“迷”自己专业的人,从来工作时间都不在八小时之内的。老实说,陪伴我度过青春时间最长的“伴侣”——
是“镜子”。

现在的年青舞蹈演员们也都是在日以继夜、年复一年地努力奋斗着。寒冬腊月里天不亮我就看到有人早起跑步锻炼身体素质;大热天里见有的姑娘竟穿着塑料裤去跑步蹦跳
“捂汗”;平日泡在舞厅里练早功和自己下“小操”的就总有几个。这是我们舞蹈事业繁荣发展的好气象,难怪不得在舞蹈技巧的掌握上,真是一代胜过一代。可我只是有些遗憾罢了,在事业心上如此觉悟高的演员现在极少。

“迷”是要对艺术有多方面的嗜好。

搞舞蹈的人,光“迷”在舞蹈本行上,那是很狭隘、很狭隘的。到头来顶多成个“匠人”。
因为,舞蹈是一门综合性艺术,她与文学、戏剧、音乐、美术、雕塑、电影等等艺术门类都有难解之缘。迷爱其他艺术就是迷爱舞蹈本身,触类旁通、潜移默化嘛。我年青时,岂止对舞蹈发迷,可以说对什么艺术品类我都很“爱”的呀。爱看世界名著和古今小说——文学迷;爱听交响乐和现代歌曲——音乐迷;爱观赏京剧.话剧.地方戏——老戏迷;爱常去美术馆参观——美术迷;爱看电影,甚至一天赶三场——电影迷。这些爱好不仅丰富了我个人的精神生活,更重要的是充实了我当好舞蹈演员较全面的艺术修养。它直接对我们一生从事的舞蹈表演和舞蹈创作工作都会受益匪浅哪!你对艺术要有多方面的嗜好是跳好舞必不可少的“营养”。

青年演员们:当今的时代是崭新而开放的信息时代,是文艺多元化繁荣发展的时代。我们每一个献身于艺术的人,为了事业的需要,应该不断地开阔自己的视野,把对艺术的“迷爱”体现在如饥似渴的“追求”之中。

“事业心”是动力,是觉悟,是生命的第一追求。

一个舞蹈演员从十岁左右就得接受形体专业训练,五年到中专,还得再苦学四年到本科毕业后进入演员队伍。确实是“十年寒窗苦,才能跳上舞”。如果你个人不珍惜这漫长的十年“科班”生涯,在一个演出团里只能“混”上个二、三年后就改行,这叫什么?这叫半途而弃,对不起国家、对不起老师、对不起父母和更对不起你自己苦过的那十个365天。

现在社会上许多年青人求职或跳槽多多,那是因为他们要选择最能体现个人价值的职业。而我们舞蹈演员就不同,我们所选择的则是一门值得你终身干好的事业,起码能跳到四、五十岁吧,如果种瓜不得瓜的话,那你不觉得太遗憾和可惜了吗?我认为,“搞”舞蹈就要“搞”好、“搞”精、“搞”得出类拔萃、“搞”得其乐无穷。你搞舞蹈,没有“事业心”那就好比是一个活着缺“主心骨”的人。

什么叫“事业心”呢?

“事业心”就是跳舞有志;“事业心”就是我们舞蹈人生命的灵魂。

著名的法国雕塑家罗丹指出:“艺术是人类最崇高的使命。”

和我同一代的舞蹈人都是为这“最崇高的使命”
而奋斗过来的。掐指一算,我跳舞也“跳”了五十个年头了,可以说终身以“舞”为业。把自己宝贵的少年、青年、中年和老年时期都无私地奉献给了我钟爱的舞蹈工作。军队文艺团体历来是整编、复员和转业的事是很频繁的,可我却经过无数次的“筛选”也没被“筛”出局。我是个很固执的人,自己从来就没有过干事业的“危机感”,从来没动摇过搞舞蹈的信心。因为,从跳舞的第一天起,我就专心致志地在埋头“傻”干着,眼睛从不斜视,头脑从未糊涂。什么“当文艺兵升不了官”啦;什么“跳舞低人一等”啊;什么干哪行拿钱多,干哪行拿钱少的“算计”啊;什么“在×团跳舞出国机会少”的埋怨啊等等。的确,在我们这一代和下几代演员中,只要是对舞蹈事业如痴如迷的人都不会去计较个人得失的。一辈子把舞跳好就是我们崇高的理想!

德国诗人歌德指出:“能把自己生命的终点和起点连接起来的人是最幸福的人。”那么,我们这些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舞蹈工作者,大部分人都能无愧地以“最幸福的人”之称谓而自豪。

“事业心”是我做人的“主心骨”。我的座右铭是:“生活上是知足者,事业上做贪婪人”。朋友们:干什么职业都得有个“悟性”,有“悟性”才有钻研业务的自觉性,有“悟性”才有战胜困难的坚韧性。你们看是这样吗?

回想我成年以前,活活的是一个“小顽童”。哪股子“堕性”一来劲儿,“功”也懒得练,排练时尽走神儿,演出中只想自己跳舞的节目越少越好,无心钻研业务。

后来,慢慢悟彻到事业上再不能“混”了,而要去“争”:争知识、争时间、争机遇、争成绩。有一位知己战友是话剧演员,我向他讨教“求知”之途时,他竟为我开列了几张要攻读的近五十多本“书单”。包括前苏联的戏剧大师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所著的《演员的自我修养》、《我的艺术生活》等,这些个大厚本都让我一本一本地“啃”尽读完。从此,我思想上“开”了“窍”,有了发奋的“动力”和“觉悟”。对哪位曾经给我帮助的战友是终身难忘的,他就是后来成为军旅剧作家——陆永昌。

我刚十六岁时,事业心促使我把微薄的工资几乎全花在购书、买戏票看电影和观赏画展等开销上。一进书店,凡是“史坦尼”的著作一本也不放过地都买回来细读;一看报纸,凡是有好话剧、好京剧、好地方戏上演都要去买票或“钓”票去观摩。由此联想到现在,许多观摩都不用个人掏钱了,有时公家既发票又派车,可却有不少年轻演员不愿去看。对此我特别纳闷儿,这样“孤陋寡闻”的人怎么能够增长自己的表演才华呢?他们哪里知道:一切舞台艺术的表演经验都是相近相通的嘛,我们的舞蹈表演可从戏曲、话剧和电影演员的表演中学习和借鉴很多东西。

你要想成为一个多才多艺的演员,不是你生来什么都会什么都能的人,而是一切都得靠后生长期地努力、熏陶和积累。比如我开始读书时,许多大厚本和文艺理论书都是难读懂的。必须去查字典、请教人、反复多读几遍后才慢慢知其所以然的。再如我参观画展、雕塑展,并不是一开始就会“看”的,必须通过多看、多问和自己学习有关美术理论后逐渐才会“看”的。我体会到:有“求知欲”再加上
“意志力”才可谓是事业上的“有心人”。

事业上有“觉悟”是一个舞蹈演员成熟的标志,有“事业心”的人才具有舞蹈表演的真正实力。如果谁要在艺术上既孤陋寡闻又不学无术的话,那才真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了,我肯定他搞舞蹈是干不长久的。

史坦尼斯拉夫斯基说过:“服务于艺术就是向艺术付出无私的牺牲。”

我们的前辈艺术家都把事业当作个人的第一生命。他们为艺术而生,为艺术而死。从事艺术创作,既是他们生活的内容又是他们生活的目标。有的文学家临终前还紧握着手中的笔;有的作曲家是伏在钢琴上停止了呼吸……我所敬重的一位著名京剧演员关肃霜同志就是猝死在剧场的后台,她从几岁就登台演戏,舞台生活就是她全部的人生历程。就在频繁的一次次演出中,她终于带着未卸装的脸走完了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步
…… 这些可歌可泣的事迹就是人民艺术家酷爱艺术的崇高精神。

再举我们舞蹈界一批老同行的例子,他们都是为舞蹈事业奋斗终身、鞠躬尽瘁的“舞蹈人”。有的离退休后还在辛苦地做编导和当老师;有的长年在基层的舞协和群艺馆干了一辈子组织辅导工作;有的不顾年老多病还在为后人伏案写作;有的则已满头白发却整天给幼儿园的孩子们辛劳地排练教舞等等。尤其是在全国各地收集民族民间舞蹈集成的大工程中,许多老年舞蹈人连续多年深入边疆和少数民族偏远地区,跋山涉水、带病走访。他们呕心沥血地整理和写作,有的就是默默无闻地在这项造福后代的伟大工作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事后我们才知道,所有参加“舞蹈集成”工作的人,如此艰苦卓绝地干,每月才有30元的补贴。每当我想起这些老同行们,内心里总是对他们肃然起敬的。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事业故,两者皆可抛。”

匈牙利诗人裴多芬的名诗,我看也可以这样去演释。别的人且不讲,我们五十年代的第一批舞蹈人真“痴”得可称谓为“舞蹈狂”、“事业狂”了。拿鄙人的现状来说吧,级别已升到了“高干”之位,职称也早已到了尽头——国家一级编导。按常人之规,六十岁后理应安闲在家抱孙子尽享天伦之乐了。可我却还是常常提着练功鞋进排练厅去和年青的演员们一起“摸爬滚打”。有时他们闹他们吵,我喊哑了嗓子,累坏了身子,可依然精神充沛。不少亲朋好友都劝导我再别去编舞排练受累了,就在家写点文章,出外讲讲课,搞晚会当个“总策划”动动嘴就行了。我感激他们的关心,自己这样想:不编舞排练,我的生活内容还有啥意思呢?生命的延续不就是事业的延续吗?什么时候我孟兆祥不能动弹了,什么时候我就停止编舞排练。这叫自讨苦吃也是自得其乐嘛!

青年朋友们:不知道你们每个人是否都把舞蹈工作看作是自己的终身职业?我的观点是:搞舞蹈,要嘛不干,要干就干到“底”!我倍感欣慰的是自己从十四岁“干”到了六十岁退休,而且还在继续干。今天的舞蹈队伍异常壮大,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将是舞蹈事业的有志者。

法国艺术家罗曼·罗兰指出:“人生所有的欢乐是创造的欢乐”。

舞蹈是一行很苦累的职业,也是一行富于创造性的高尚职业。我以为:一个能吃苦的人才能干好事业;一个能吃大苦的人才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我们这一代人做的是“奠基石”,相信在新时期社会主义的“舞蹈大厦”里,将会由千万个视事业为第一生命的崭新一代舞蹈人支撑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