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龙后的乐器

图片 1

中国第一龙后的乐器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01

被誉为“中华第一龙”的铜梁龙舞,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在2006年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上,铜梁龙舞跻身其中,成为我市首批入围国家级“非遗”项目的传统舞蹈。
铜梁舞龙的风俗由来已久,按现在学术界公认的说法,铜梁龙舞“起于明,盛于清,繁荣于当代”,距今约有六百年的历史。
新春,铜梁人耍龙灯拜年,端午赛龙舟祭江,遇大旱玩黄荆龙求雨,年终舞大龙、火龙、稻草龙庆丰年,祈求神龙保佑、人寿年丰。古往今来,龙舞由祭祀演化为娱乐,沿袭至今,形成了铜梁民间传统的龙舞。
据铜梁县文化馆馆长宗和云介绍,铜梁龙舞包括龙灯舞、彩灯舞两大系列。龙灯舞主要包括大蠕龙、火龙、稻草龙等10个品种,其中以大蠕龙最有特色。彩灯舞主要包括鱼跃龙门、泥鳅吃汤圆、高台龙狮舞等12个品种。使用的道具则包括龙的形象及其附属道具,如龙门、云牌、水牌的扎制均为民间手工扎制。
“铜梁龙的舞蹈语言及技艺追求灵活、大气,以大龙具、大套路、大变化来体现大气势,凸显出”大”的鲜明特色。”宗和云称,铜梁大龙的龙具由龙头、龙身、龙尾共24节组成,
代表中国农时的24个节气,每条龙有舞龙者25人,舞宝者1人。根据舞龙场合变化等特殊要求,龙体可增至50节甚至100节以上,通常表演是“二龙二宝”,在盛大庆典中,可以多至九条巨龙同场竞舞。
此外,铜梁龙舞属广场舞蹈,为适应大气势的要求,主要采取川大锣、川大钹、川堂鼓、川唢呐等民间乐器吹打击乐器进行伴奏,为了烘托气氛,有时加进了战鼓和小打乐器包包锣、二心、苏绞、云锣等。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前文艺表演的铜梁龙舞,栩栩如生,蜿蜒蠕动,昂首而立,交相辉映,全世界领略到它的磅礴、精美与细腻。

—-来自搜狐网

图片 2

铜梁龙舞系流传于重庆市铜梁县境内的一种以龙为主要道具的舞蹈艺术形式。它兴起于明,鼎盛于清,在当代重放异彩,饮誉全球。
铜梁龙舞包括龙灯舞和彩灯舞两大系列。龙灯舞主要包括大蠕龙、火龙、稻草龙、笋壳龙、黄荆龙、板凳龙、正龙、小彩龙、竹梆龙、荷花龙十个品种,其中以大蠕龙最有特色。彩灯舞主要包括鱼跃龙门、泥鳅吃汤圆、三条、十八学士、亮狮、开山虎、蚌壳精、犀牛望月、猪啃南瓜、高台龙狮舞、雁塔题名、南瓜棚十二个品种。

“铜梁龙”在火雨中游动。资料图片

火雨纷纷,星落遍地。一条长龙,就在那火雨中逡巡、游走。铁水师傅欧建康,站在场子一边,身旁火炉上是冒着泡的铁水。他大喝一声,手一抛、再一击,一瓢铁水飞上高空10多米,如红色烟花在空中绽放。一个个裸着上身、穿着短裤的舞龙手,挥舞着龙身,冲入这纷飞的烟火。

在重庆铜梁区高楼镇,舞龙队每次进行这样的火龙舞排练,现场都会挤满观众。火龙矫健雄壮,观者连呼过瘾,第一次看的人更是目不转睛。这次排练结束,几名西安客人意犹未尽,当场拍板,邀请舞龙队春节期间到西安演出。

每年春节期间,都有全国各地的客户慕名而来邀约“铜梁龙”。大家都想看看,这“中华第一龙”,舞起来究竟是啥阵势。

龙舞不缺观众,但“性价比”不高、急需创新

铜梁耍龙灯习俗久远,盛于清代,20世纪80年代后闻名海内外,被誉为“中华第一龙”。2006年,铜梁龙舞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铜梁龙舞包括龙灯舞和彩灯舞两大系列。龙灯舞包括大蠕龙、火龙、板凳龙、小彩龙等多个品种,彩灯舞则有鱼跃龙门、泥鳅吃汤圆、猪啃南瓜、高台龙狮舞等多种形式。

重庆市铜梁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颜显全介绍,该公司去年接了50多场外地演出,纯利润100多万元。而在整个铜梁,龙舞每年应邀演出1000场以上,龙文化产业年产值近5亿元。

“我们的问题不是没有观众,而是观众太多。”颜显全告诉记者,“前年春节龙舞演出,只能容纳4万人的广场来了7万多人,为避免群体性安全事件,龙舞演出被迫取消。”

“正因此,有些老客户不再邀请我们。”颜显全有些无奈,“当然,更多的是嫌龙舞性价比不够高。与二人转、变脸等节目相比,龙舞表演人多价高,也没太多花哨的包装。”

缺乏创新,正是从业者眼中铜梁龙舞发展的一大阻碍。但铜梁龙舞,并不是没有创新的传统。

“上世纪80年代,我们把川剧中的打击乐、台步、功架引入龙舞,有了韵律、有了内容,游龙变得有血有肉。上世纪90年代,我们确定了全国舞龙比赛的基本套路和标准,给龙舞竞技立下了规矩。这两次改变,让铜梁龙舞走向全国、闻名海外。”铜梁龙舞代表性传承人、73岁的黄廷炎老人提及过去不无骄傲,“但龙舞要继续发展,得有人接过创新的旗子。”

为了创新,重庆高楼火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刘长江想了些办法,“我们制作了LED灯的龙身,也尝试用新材料制作铁水。我们还打算把龙舞从广场搬上舞台。”
但从整体看来,创新仍显不足。龙舞从业者们有个共同的焦虑:“急需人才!急需创新!”

“龙舞行业一直以个体化发展为主,没有高素质人才的培养、引进渠道。所以,现在既没创新的领军人物,也缺乏发展的中坚力量。”铜梁区文化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些年来,尽管有些创新,但整个行业还在吃老本。就说‘二龙戏珠’,20多年了,还是老套路。”

如何既能出新出彩,又能沿袭好传统?黄廷炎有个愿望,“我希望能成立一个铜梁龙灯龙舞协会,专门对龙舞套路的发展、表演的创新进行研究和尝试。”

走进中小学、规划产业园、规范市场,传承期待更多思路

在高楼镇的火龙舞队,成员平均年龄50岁左右,技术要求较高的铁水师傅里还有70多岁的老人。由于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铜梁龙舞的传承,成了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为了传承这项非遗,“铜梁龙舞”进入了铜梁区从小学到高中的体育课程。在铜梁二中,每个班、每个年级都有一支舞龙队。指导教师刘学刚认为,学习龙舞能传承文化、强身健体,也能培养孩子的团队协作精神。

龙舞毕竟还是表演,专业舞者从哪儿找?由于龙舞表演基本集中在春节期间,很多公司都是接了活儿,再找舞者,表演质量难以保障。“没有半年的训练,舞不出铜梁龙的精气神。”刘长江正在考虑,从民兵应急分队里吸收年轻人,“让他们以个人身份参加演出,不耽误正事,还能增加收入。”

“缺舞者,源于现在铜梁龙舞的两个主要问题。”铜梁区文委的这位负责人说,“一是行业品牌滥用,没有龙头企业。如今10多家龙文化企业都是民营,年产值都不足1000万元,龙具销售、龙舞表演都‘掺一脚’,发展没有层次和体系。二是竞争无序,谁抢到客户就是谁的,存在一定的恶性竞争。为用好‘铜梁龙舞’这块金字招牌,铜梁区打算走文化创意产业的道路。”

设立“龙文化发展研究中心”,招聘专业人才,给政府决策和企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是一条可行之路。同时,节目创新也纳入了规划。“我们打算推出精品节目‘龙文化实景演出’项目,目前正招商引资。”这位负责人说,“争取能让‘全国舞龙大赛’‘全国舞龙锦标赛’落户铜梁。”
此外,龙文化创意产业园正在规划中,在税收、工商、土地、融资等方面,鼓励、支持相关企业的发展,“一步一步来,希望铜梁龙舞在咱们手里,能飞得更高、更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