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乐马舞

图片 1

消失的古国之吐谷浑国历史介绍 吐谷浑民族历史简介

日期:2018-11-06 来源:未知 错误指正:有问题联系小编QQ:7384656
编辑: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 阅读: 次 吐谷浑,遗失的草原王国

图片 2

吐谷浑,这原是一个人名。他是辽东鲜卑慕容部首领涉归的庶长子。《晋书》记载:“吐谷浑,慕容廆之庶长兄也,其父涉归分部落一千七百家以隶之。”

所谓庶长子,就是说是妾所生的第一个儿子。吐谷浑是涉归的小妾所生,慕容廆索然是弟弟,确实涉归的妻子所生。在古代,嫡庶的尊卑区别是很大的,嫡子才有真正的继承权。正因为这样,涉归给吐谷浑分了1700户牧民,而他的统治权和大多数牧民,都归慕容廆了。鲜卑部落都是以首领的名字为部落命名,如鲜卑拓拔部、鲜卑宇文部、鲜卑慕容部。归吐谷浑率领的这1700户牧民,从此就叫做鲜卑吐谷浑部了。

慕容廆继承了涉归的汗位,成为了包括吐谷浑部的慕容部最高领袖。。吐谷浑与慕容廆的牧场并没有区分,所以,两个部落放牧的牲畜时常相遇。一次,吐谷浑和慕容廆两部的马在一处草场上嘶咬起来。弟弟慕容廆为此勃然大怒,认为这场马斗是吐谷浑蓄意所为。他派人指责吐谷浑说:“父汗在时早已分给你牛羊,你为何不走得远远的?那样马还会打起来吗?”吐谷浑非常气愤,回答说:“马是牲畜,好斗是马的天性,怎么能迁怒于人?既然你要我走,我便去一个万里之外的地方吧。”

为了争一口气,吐谷浑和他的1700户部众带着牛羊开始西迁了。就在吐谷浑部动身不久,慕容廆对自己的话后悔了。一来,可能是他顾念手足之情,觉得不该个跟哥哥翻脸;二来,他可能是怕部众因此觉得自己的首领是个心胸狭窄、连自己的兄弟都容不下的人;三来,他可能是怕1700户的吐谷浑部迁走,会减弱自己的实力。二是派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前去追赶吐谷浑,并力劝他留下。吐谷浑自然不愿留下来再受弟弟的气,不愿久居人下,但要说执意要走,有显得心胸狭窄,不够大度——做大汗的弟弟都认错了,做臣子的哥哥还在生气,怎能不叫议论?他表示要顺从天意,说:“从我们的祖先起,就是辽右的大族。父汗在世的时候,巫卜占卜说:‘父汗会有两个儿子,都能成大气,享受福祚,惠及子孙。’我是庶出,不应该与做了大汗的弟弟呆在一处称王,理应迁徙。现在因为马的缘故两家不合,恐怕就是上天的启示。你们试试把马往回赶,马要是回去了,我就回去。马要是不肯回去,这就是天意了,不能违背。”天意似乎果然是要吐谷浑西迁,马群被往回驱赶了十几次,又全都嘶鸣着掉头向西去。长老们见状,只好让开道路,任吐谷浑西迁了。

吐谷浑西迁的第一站是阴山。这里原是匈奴故地,水草丰美。在吐谷浑迁到这里之前,从东北呼伦池迁来的拓拔鲜卑早已在这里游牧多年。与拓拔鲜卑相比,吐谷浑的1700户是一个较小的部落集团,处于相对的劣势。

图片 3

克措-吐谷浑王国的夏宫

吐谷浑和他的部落在阴山一带游牧了20多年后,中原晋王朝开始了长达16年的“八王之乱”,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掀起了少数民族与汉人的移民高潮。吐谷浑此时已经70多岁,却毅然决定再度迁徙,为自己的部落寻找一个更美好的家园,不受别的部落影响。这一次,他选择南下陇山,西渡洮水,最后到达甘肃临夏。此时的临夏是前凉的管辖区域,后来又先后被前秦和西秦占据,战乱不休,吐谷浑的部落显然无法在这里安心放牧,于是很快又向南和向西扩展。

公元317年,由阴山迁徙后约4年,吐谷浑去世了。他的长子吐延继承了吐谷浑的汗位,并在此后的10多年里不断开疆拓土,把势力范围扩大到现在的四川西北、青海和甘肃南部。

吐延在位13年,勇猛异常,人称楚霸王再世。公元329年,由于对当地羌族的残酷征服引起羌人反抗,吐延被昴城羌首领姜聪刺杀,年仅35岁。这一年,吐延的长子叶延继承了汗位。叶延汗下令,按照中原王朝的习惯,以第一代可汗的名字做姓氏和国号,也就是说,吐谷浑部的首领不再姓慕容,改姓吐谷浑,正式建立了吐谷浑国,并把活动中心由甘肃转移到了青海。

吐谷浑正式建国后最初的100年间,经过树洛干、阿豺等几代的国君努力开拓和苦心经营,逐渐成为西部地区的一个强国。为了求得自身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在四周强邻环伺的情况下,吐谷浑整体上采取了与其他国家和平交往的策略,不断接受各个强国的各种封赐,同时长期向它们朝贡,在夹缝中努力做到左右逢源。

吐谷浑人不仅长袖善舞,而且也善于养马。

马对游牧民族的意义,就像草原对于马的意义一样,是一种根基性的存在。吐谷浑国曾经立下规定:杀人或者盗马的都要判死罪。

因为重视养马,吐谷浑出产的好马自然就多了起来。其中最着名的,被当时人称为“青海骢”和“龙种”。据说,吐谷浑人把当地的优良种马与波斯母马进行杂交,所生的就是“青海骢”,据种马可日行千里。而“龙种”的产生则带有神话的色彩。传说,每到冬季,青海湖结冰之后,吐谷浑人就把良种母马送到海心山上,到来年春天,母马就怀孕了,这是龙与马交配的结果,所产的马驹就叫“龙种”。

除了“青海骢”、“龙种”这样的战马之外,吐谷浑还盛产“舞马”。所谓舞马,就是被训练得能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的马,类似于今天马术比赛里的“盛装舞步”。舞马的出现,也说明吐谷浑人在养马驯马方面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因为爱护马、重视马、养育马,而且在鲜卑民族中,马是瑞兽和神兽的象征。因此,吐谷浑人逐渐把马当作了神灵。

吐谷浑刚到达青海时,过的完全是游牧生活。后来,这种游牧生活开始改变了,吐谷浑人有了自己的城郭和居室。修建起了西强城、浇河城、曼头城、洪和城、伏俟城、吐谷浑城、树敦城、贺真城等城市。当然,这城镇里居住的都是吐谷浑的王公贵族和他们的仆人,普通吐谷浑人则仍然住在城外的穹庐和帐篷里。

吐谷浑的政权一直延续了350年,终于走到了它的尽头。而促使它灭亡的,就是中原的唐朝。

早在唐朝之前,吐谷浑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就是一种不可靠的微妙平衡。吐谷浑一面接受各个强邻对它的封赐,并不断向它们朝贡,一面又不断地骚扰一些国家的边境,掠夺人民和牛羊,而且是屡败屡扰,简直像是偏执狂,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为此,中原的隋朝曾经大举讨伐吐谷浑,使吐谷浑国实力不复当年。

到了唐朝,吐谷浑与唐之间又开始上演了不断通好、频频骚扰的闹剧。

公元634年,李世民治统一了除西域和青海等地外的中国。他英明纳谏,任用贤能,国内局势稳定,“贞观之治”的盛世拉开了序幕。有了余力与空闲的唐王朝不想再放纵吐谷浑了,李世民决定对吐谷浑进行大规模的讨伐。

吐谷浑人并不知道大难已经临头。这年11月,他们又到凉州劫掠了一番,并抓走了唐朝官吏赵德楷、安侯等人。李世民先后派人与吐谷浑可汗伏允交涉10次,还亲自对吐谷浑使者晓以祸福。但年老昏聩的伏允始终不放人。这一极其不明智的作法激怒了李世民。他发布了《讨吐谷浑诏》,历数吐谷浑历年罪行,命李靖率领10万唐军讨伐吐谷浑。吐谷浑根本抵挡不住唐军的攻势。不到半年的时间,唐朝就取得了这场战争的全面胜利。宽厚的唐太宗并没有灭掉吐谷浑。他下诏让吐谷浑复国,并封前国王伏允的孙子诺曷钵为吐谷浑国王,还把皇室女儿弘化公主嫁给诺曷钵,赐给诺曷钵“河源郡王”、“乌地也拔勒豆可汗”的封号。吐谷浑正式成为唐朝的属国。

不幸的是,诺曷钵是吐谷浑第15代王,也是最后一代。公元663年,唐高宗在位期间,吐蕃大举进攻吐谷浑,吐谷浑国亲吐蕃的大臣素和贵逃奔吐蕃,把吐谷浑的虚实及兵力部署情况全盘告诉了吐蕃王禄东赞。吐蕃大军顺利攻入吐谷浑,在黄河边上击溃了吐谷浑大军。存续了350年的吐谷浑政权就这样灭亡了。

鲜卑大事记

匈奴击破东胡部落后,东胡一支退居鲜卑山附近,受匈奴管辖,是为鲜卑。

公元48年,匈奴分裂为南北二部,鲜卑与汉朝、南匈奴及西域各族共同出兵攻击北匈奴。北匈奴逃离漠北,向西迁徙,漠北的十余万匈奴人加入鲜卑,从此鲜卑开始强盛。

东汉后期,檀石槐统一鲜卑,在高柳建立王庭,联合诸部组成军事行政联合体。檀石槐死后,联盟瓦解。汉末三国时期,“小种鲜卑”轲比能兴起,重新建立部落联盟。轲比能被刺死后,联盟再次瓦解。

公元315年,鲜卑拓拔部拓跋猗卢自称代王,建立代国,60余年后被前秦所灭。

公元329年,鲜卑吐谷浑部叶延继承汗位,正式建立吐谷浑国。公元663年,吐蕃大举进攻,吐谷浑国灭亡。

公元337年,慕容鲜卑首领慕容皝称燕王,史称前燕,公元370年被前秦灭亡。

公元383年,鲜卑贵族慕容冲称帝,史称西燕,后被后燕所灭。

公元383年,慕容垂在荥阳自称燕王,史称后燕,与后秦东西对峙。后被北魏打败,几年后被北燕灭亡。

公元385年,乞伏鲜卑首领乞伏国仁在陇西建立西秦,后被大夏赫连氏所灭。

公元386年,拓跋珪收集旧部,再次称代王,后迁都盛乐,改称魏王,建立北魏政权。公元398年,拓跋珪称帝,建都平城。公元534年,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十几年后,北齐取代东魏;北周取代西魏。

公元397年,河西鲜卑族秃发乌孤建立南凉,历三朝,延续了18年。

公元398年,慕容德在黄河南岸的滑台称帝,史称南燕,
12年后被东晋消灭。

三燕慕容鲜卑世系及历史年表——————————————莫护跋↓慕容木延↓慕容涉归↓慕容耐↓慕容廆↓前
燕慕容皝 → 慕容儁 → 慕容暐 ↓后 燕慕容垂 → 慕容宝 → 慕容盛 → 慕容熙 →
慕容云 ↓北 燕冯跋→冯弘

图片 4

盛唐时期,舞马是宫廷的御用娱乐马匹,它们经过专人特训后,听到音乐时会旋转起舞。这些舞马,在当时被视为盛世祥瑞之物,深受人们喜爱。据史书记载,这种舞马产自于青海,一千五百多年前,建都青海都兰县的吐谷浑国,曾将它作为通好中原王朝的纳贡之物。记者通过查阅史籍与走访我省著名学者,为大家解开千年前的舞马之谜。
吐谷浑马背立国
吐谷浑既是人名,又是国名。这个强大的草原王国,从建国到兴盛,都与马密不可分。
李朝是我省吐谷浑史研究学者。他介绍,吐谷浑原为鲜卑慕容部的一支,先祖游牧于徒河青山(今辽宁省锦州东北),吐谷浑之所以建国于青海高原,是因为一场小小的马斗。而长达60年的迁徙过程中,吐谷浑率领的一千五百余帐部族不断与经过之地的各族交流、融合,并最终形成了名噪一时的马文化。
《后汉书西羌传》记载,最早生活在青海的羌人所居无常,依随水草,地少五谷,以畜牧为业,当吐谷浑迁徙到青海后,将东北草原的鲜卑人的养马技术与青藏高原的羌人的驯马育马技术结合起来,发展了青海的畜牧业。我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上孙家寨出土的马家窑文化时期的原始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牛、马、粮食等随葬品,是对羌人驯马育马历史的最好印证。
李朝先生说,吐谷浑以畜牧立国、以贸易兴国,这些无不与他们的马背文明息息相关。因此,千年以后,今人再去追溯吐谷浑的马背文化,意义非常。
一代名驹出青海
9月3日,记者在青海省图书馆查阅到了在兰州大学历史系副研究员樊保良著的《中国古代少数民族与丝绸之路》一书。樊保良在书中认为,吐谷浑善于养马,所出产的龙种马和青海骢颇为著名。
青海周围回千余里,海内有小山。每冬冰合后,以良牝马置此山,至来春收之,马皆有孕,所产得驹,号为龙种,必多骏异。吐谷浑尝得波斯草马放入海,因生骢驹,能日行千里,世传青海骢者也。这是记者在《北史吐谷浑传》中,查阅到的有关吐谷浑人驯马育马的有关文字。这段话说明了吐谷浑人培育的优良马种青海骢,产于青海湖一带,是以中亚波斯马种与当地马交配而成。李朝先生说,近年来在都兰出土了许多以马为造型的文物,如黄金斗马鞍鞯构件、银质立马、银质卧马等,这些文物中,马的造型栩栩如生,工艺精湛,细部刻画精细,肌理清晰,能制作出如此精致的文物,无不说明吐谷浑人对马的熟悉程度以及喜爱程度。
公元461年,第十二代吐谷浑王拾寅登上历史舞台,这时是南朝的刘宋大明五年,为了主动与南朝通好,拾寅遣使献善舞马、四角羊。据史料记载,当时皇太子、王公以下,上舞马歌者27首,其中以宋孝武帝刘骏的大臣、大才子谢庄的《舞马赋》,洋洋洒洒近千言,最为出色。
正因为吐谷浑人丰富的驯马经验和先进的养马技术,公元583年,隋文帝在甘青等地设牧监多所,并在青海建立牧政制度。隋炀帝大业五年(公元609年),隋炀帝西巡,当他听说羌人、吐谷浑人有关龙种马和青海骢的传奇故事之后,便下令置马牧于青海湖岛上以求龙种良马。隋炀帝在青海湖取龙种马的愿望自然以失败告终,但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吐谷浑时期青海骢名盛一时。
李朝在都兰曾发现过一枚吐谷浑时期的银质皮带扣,其上图案便有一只卧马,这只卧马头扬起,四肢屈曲,仿佛是在仰天嘶鸣,又似在翩翩起舞,动感十足。吐谷浑人开拓了丝绸南道,生意做到东罗马帝国,波斯人善戏马,吐谷浑极有可能是在与西方的交流中,引进了驯马的技术。据专家考证,当年舞马的舞步,与现今西方盛行的盛装舞步极为相似。
舞马走进大唐盛世
我省著名吐谷浑史专家程起骏先生曾在都兰生活、工作多年。他说,舞马是吐谷浑人培育的一个名牌良马。吐谷浑人将舞马作为亲善使者,多次向南北朝皇帝献贡,成为展示吐谷浑文化的形象大使和政治意愿的信物。在拾寅向南朝献舞马之后,公元505年,第十四世国王连伏筹又向北魏皇帝元恪献上奇貌绝足的赤龙舞马。元恪大喜之下便大宴群臣,作赋以颂。
程起骏先生认为,青海骢和舞马传入内地后,成为皇室和达官显贵的一种身份标志,不但皇帝选它为座驾,将军们也要乘青海骢驰骋沙场,博取功名。唐太宗李世民马上得天下,故将所乘六匹功勋马刻石造像于昭陵。其中有一匹叫特勒膘的马,李世民乘此马收复太原;另一匹叫什代赤,李世民大战虎牢关时,此马身中五箭,仍负伤不下火线,救了主人一命。我认为什代赤乃鲜卑语,这匹马有可能为吐谷浑所献。程先生说。
盛唐时,舞马成为唐代宫廷娱乐活动的主角。唐玄宗特别喜欢舞马表演,还专门请吐谷浑人当舞马教练。每年在唐玄宗生日举行盛大宴会时,都会邀请中外宾客,在花萼楼观赏舞马戏。先由穿彩衣的拢马人引舞马出场,乐声起处,一百匹身披纹秀,络以金银,饰其鬃鬟,间杂珠玉,项上挂满金铃银铎,分三队随乐起舞,队形幻变不定,舞马骧首奋鬃,举距跷尾,变态动容,皆中音律。最后的压轴戏是按《倾杯曲》的节奏,首马口衔银杯向唐明皇再拜献寿。程起骏先生曾撰文如此讲述千年前的舞马风姿。
腕足齐行拜两膝,繁骄不进蹈千蹄。这是唐代文学家张说为青海舞马留下的文字记载。历经千余年,今人只能在对史籍的梳理钩沉中,重新领略舞马的曼妙舞姿。
舞马银壶定格神驹风采
既是象征祥瑞的奇兽,喜爱舞马的自然不会仅限于皇帝。程起骏先生说,唐代范阳节度使安禄山反叛后攻下长安,就将御马厩尚存的舞马劫到洛阳,尽情享受舞马的乐趣。可是好景不长,唐朝大将田承嗣攻入洛阳,发现了这些舞马。而且,这舞马一听鼓乐之声,就会舞个不罢。田大将军对玄宗耽于舞马早就不满意,所以他说这舞马是亡国的妖孽,下令全部杀死。中国舞马从此绝矣!程起骏先生不无惋惜地说。
然而,舞马的形态、风韵仍通过唐代文物得以存留。出土于陕西的一件舞马衔杯皮囊式银壶,就是那段历史最好的佐证。银壶壶身为扁圆形,一端开有竖筒状的小口,上面置有覆莲瓣式的壶盖,壶顶有银链和弓形的壶柄相连,这种形制,既便于外出骑猎携带,又便于日常生活使用,表现了唐代工匠在设计上的独具匠心,又体现了浓郁的草原风格。银壶的两侧采用凸纹工艺各塑造出一匹奋首鼓尾、跃然起舞的骏马。此壶的舞马形象正好与书中记载相互印证,是十分难得的文物珍品。
李朝先生说,青海文物界曾流传着一个说法,即青海曾出土过一个与西安银壶相似的舞马银壶,其上绶带飘扬,壶盖和舞马图案是镏金的,唯一不同的,是青海银壶的舞马前腿也是屈曲的,而西安这件银壶是前腿直立,相对而言,青海这只舞马更显动态。只可惜此件文物并没有人亲眼看过。若有这件文物佐证,青海舞马文化的内涵必将得以大大丰富。

图1

众所周知,马是一种在陆地上行走的动物。然而在明代的瓷器纹样中,却有一种怪异的画法:马在水面上欢快地奔跑。这种违背常识的画法,是要表达什么特定的意思吗?是的。此图所要表现的不是普通的马,而是传说中的神马!

明人认为的神马是有历史渊源的。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想像中的神马,有两种主要的传说作为依据。一种是“海马”,另一种是“桃林马”。

将传奇性的神马称作“海马”,在中国历史上很早就存在。我们可以在先秦的《山海经·海外北经》中看到早期的相关记述:“北海内有兽,其状如马,名曰‘騊駼’。”“騊駼”是传说中善走的神马,因产于“北海”,故称之为“海马”。

图片 5

到隋唐时,“海马”的传说有了更加具体的版本。据《隋书》卷八十三介绍“吐谷浑”时所说:“青海周回千余里,中有小山,其俗至冬辄放牝马于其上,言得龙种。吐谷浑尝得波斯草马,放入海,因生骢驹,能日行千里,故时称青海骢焉。”此处的“青海”即现在的“青海湖”,“小山”即湖中的“海心山”。那里产的“海马”能日行千里,竟然因为它们是龙种!这种说法当然不可能是真的,无非是马匹优良的一种解释而已。

海马在唐代时名声十分响亮。李商隐有一首诗《过华清内厩门》:“华清别馆闭黄昏,碧草悠悠内厩门。自是明时不巡幸,至今青海有龙孙。”可见当时皇帝出巡的坐骑,多有来自青海的青海骢。

图片 6

关于“桃林马”,是有正史可考的另一个关于千里马的故事。西汉司马迁在《史记·赵世家》中说:“造父取骥之乘匹,与桃林盗骊、骅骝、绿耳,献之缪王。缪王使造父御,西巡狩,见西王母,乐之忘归。而徐偃王反,缪王日驰千里马,攻徐偃王,大破之。乃赐造父以赵城,由此为赵氏。”故事大意是:造父得良马献于周缪王,周缪王让造父驾车西巡,见到了西王母。不料国内徐偃王谋反,周缪王骑造父所献良马,日行千里赶回来,打败徐偃王。事后,周缪王将赵城赐予造父作为感谢,赵姓由此而来。故事中的“千里马”出自“桃林”,故又可称“桃林马”。那么,“桃林”在哪里呢?

图片 7

图2

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中对造父得“桃林马”的情况有进一步的说明:“湖水出桃林塞之夸父山,广圆三百里。武王伐纣,天下既定,王巡岳渎,放马华阳,散牛桃林,即此处也。其中多野马,造父于此得骅骝、绿耳、盗骊之乘以献。周穆王使之驭以见西王母。”古代“穆”与“缪”可通假,故“周穆王”即“周缪王”。按郦道元的说法,“桃林马”应是周武王伐纣之后,马放南山留下的后代。“桃林塞”应在陕西省境内。

明代的北方经常有边患,所以对优良的战马有一种强烈的渴望。这种渴望反映到瓷画上,就出现了传说中的神马形象。画的都是在水中飞奔的马,这本身就是在表现马的神奇,也与“海马”的名称相符。

图片 8

下面我们来看瓷画中海马的具体画法:图1中的马纯白色,形象如一匹小马,这与青海产龙驹的说法相合。图2中的马身上有花样的斑点,这与“青海骢”的说法一致。青骢马是指青白杂色的马,也称“菊花青马”。可见,两图中马匹的画法更多的是以青海“海马”的传说为依据的。

再看看作为背景的海水的画法:水中除了一个一个的漩涡和浪花之外,还有一朵一朵的花。这是什么意思呢?从形状看,水中的花应该是桃花,作者显然是要借落花间接表示附近有桃树林。桃林的存在,自然是暗指马为“桃林马”。

这样,“海马图”就把两种神马的传说,统一到一幅画面中来了。这样的瓷画构思,应该说是相当巧妙的!更好地满足了人们对神马的想像需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