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爵士舞皇后寻梦记

图片 1

在舞台上活力四射的扬扬,生活中却像一汪清澈的湖水,她的一举一动好似湖面上泛起的涟漪。上周末,在“星空舞状元”的路演现场,从舞台上走下来的扬扬轻轻擦去额头的汗水,对记者说:“开一个属于自己的舞蹈表演专场,是我最想实现的梦想。”

去年年末,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舞台上,舞蹈家扬扬实现了她的舞蹈梦想;同一时刻,来自台湾的著名编舞大师董成莹先生为自己创作的第一台爵士歌舞剧画上圆满的句号。本月20日、21日,他们将携手登上上海大剧院的舞台,受邀参加“舞动上海———首届舞蹈演出季”,再度秀出《紫禁城》。2007年,《紫禁城》剧组也将开始全国巡演。

舞者扬扬:

舞蹈是我的生命

扬扬:金星鼓励我做自己的专场演出

我所演绎的每一个角色都是性感、高贵、诙谐的,这三个词始终贯穿在我的舞蹈语汇里面,也是最符合我的个性的。

扬扬喜欢别人叫自己“舞者”,她说:“我喜欢用舞蹈与大家交流。我跳了20多年的舞蹈。如今我教学生、做节目、带舞蹈团,所有的生活都与舞蹈有关。虽然体力上有时候会透支,但心里对舞蹈从来没有懈怠过,舞蹈已经融入我的灵魂,舞蹈会陪我度过一生。”

扬扬和金星因为星空卫视的舞蹈节目而相识,在看过扬扬的表演和积累多年的电视舞蹈作品后,金星一个劲地鼓动她举办个人专场演出:“中国能跳爵士舞的人很少,又能跳又能唱的就更少了,你两样都那么出色,可以考虑做一个大型爵士舞演出了。”金星近几年在现代舞领域的成就也让扬扬有志在中国推广爵士舞。

扬扬说,从开始接触舞蹈的那一刻,舞蹈一直在她的心中占有全部的位置。

郑州是出人才的地方

金星舞蹈团和扬扬的梦工场舞蹈团都是完全由私人出资经营的舞蹈团。对于国家舞团来说,要排演一台大型演出,好演员到位、好剧本征集到手、成熟的创作团队时刻准备、库存资金充足,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而对私人舞团来说,什么都没有,什么都要从零开始。因为舞蹈演员收入不高,练舞时又经常会受伤,很少有人愿意吃苦受罪把跳舞作为终身职业。扬扬矢志不渝地把专业的爵士舞技能传授给她的学生,也尽一切努力为他们创造好的生活环境,“跳舞是快乐的事情,我希望我的孩子们都不用为了生计犯愁,不会挨饿,不会受穷,每个人都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是扬扬的信念,也是多年来一直令学生们尊敬的生活准则。所以她的学生们都很努力,“他们每天和我一起废寝忘食地排练,像疯子一样地跳到腿抽筋,还不肯休息!没有他们,我完成不了我的《紫禁城》!”

访谈的那一天,距离扬扬参与创作并主演的大型个人爵士舞台剧专场演出《紫禁城》公演还有一周时间,为了这一刻的到来,她足足等待了20个年头。

扬扬是第一次来郑州,谈到对郑州的印象,她说:“郑州是个出舞蹈人才的地方。以前很多舞蹈比赛,夺冠的选手很多来自郑州。当时我很奇怪,为什么冠军不是来自沿海开放的城市,而是地处中原的郑州。这次来到郑州让我大开眼界,原来郑州有这么多优秀的舞蹈人才,连6岁的小孩子都跳得特别有味道。而且我在来现场的路上看到两个男孩子边走边比画着舞蹈动作,这让我特别惊奇。真是中原有灵气的水土养育了如此多有灵气的舞蹈人才。”

董成莹:观众喜欢才是真正的成功

2006年,正好是扬扬跳舞的第20个年头。20年时间里,她说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舞蹈,当然,其间是充满了各色诱惑的。

爱舞蹈就要敬业

台湾著名编舞大师董成莹一直把自己的作品看成艺术与商业结合的产物,他认为舞蹈是演给观众看的,观众喜欢才是真正的成功。“我不会编只有专家们才看得懂的舞蹈,那样就失去了创作的意义,老百姓都看不懂的舞蹈演来干吗?我选择爵士舞,是因为它包容性强,创作空间广,我们把中国古老的故事融入时尚的设计理念,所取的素材源于民间,大家都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紫禁城》展现了中国人的一个百年梦,我把这些梦想串在一起搬到了舞台上,每个人都会在里面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段回忆。”

其实20年走过来蛮辛苦的,但我不会记得苦的事情。

扬扬曾于1997年赴美国进修爵士舞,谈到中美舞蹈差异时,她说:“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其差异并不能说明哪个民族的舞蹈更优秀。但我觉得对舞蹈事业的态度两个国家有不一样的地方。在美国,演员的敬业程度让我惊讶。国内的演员在彩排或者走台时,大多不会投入百分之百的精力,但美国的舞蹈演员在排练时就拿出100分的精力,所以正式演出的效果能达到120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感觉他们的舞蹈精彩的原因――态度决定一切。”

董成莹不仅训练梦工场舞蹈演员的舞技,还训练他们的演技。歌舞剧是一种真正地将表演、声乐和舞蹈融合在一起的艺术形式,在中国能找到在舞台上会唱歌、会舞蹈,还会演戏的全料演员非常困难,董成莹想通过《紫禁城》将这些演员雕琢成个性张扬的舞台形象。

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电视节目中,看到的扬扬永远都是活力四射、热情洋溢的,她说自己就像她所热爱的爵士舞,激情四射、无拘无束、充满了爆发的力量,这就是她一直所追求的舞蹈,也很像她在舞台上的真我。

舞蹈风潮挡不住

从《紫禁城》整台演出的结构来看,后半场《童年》到《彩虹之梦》更像百老汇爵士歌舞剧。随着一些西方剧目如《大河之舞》和《猫》在中国的演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上这些外向的、表现型的舞蹈形式,但与此同时,这么多纯粹的西方元素也让中国观众接受起来有点找不到方向。董成莹希望将《紫禁城》打造成中国多姿多彩的新娱乐艺术品种。

或许你难以理解,舞台下的扬扬却是一个特别沉默、喜欢安静的人。不喜欢张扬、不喜欢说话、不喜欢出去玩、不喜欢交朋友,这么多的不喜欢构成了生活中真实的扬扬。她说,是因为舞台下足够的安静和积蓄,使得她在舞台上有更多的力量去爆发。

扬扬说如今很多地方都在做这种全民舞蹈秀的节目,这让她非常高兴。“不要总感觉中国人含蓄,不愿意当众用舞蹈来表达自己的思想,现在,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都在开展全民舞蹈选秀活动,这说明我们正在努力证明,中国人也是很会跳舞的。这种健康且充满激情和活力的运动,你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呢?我们理当用美丽的舞蹈来表达对幸福生活的热爱。”

因为对舞蹈的热爱,让我去热爱我所演绎的每一个角色。

身材匀称的扬扬还告诫那些靠节食减肥的女孩子们,“节食是非常不好的习惯,只会把自己的身体搞垮。我不控制自己的饮食,好吃的东西我统统享受,能够保持好身材就是因为我多运动。想永葆青春和活力吗?来跳舞吧!”⑥2扬扬:星空卫视节目主持人、舞蹈明星。1997年赴美国深造,在好莱坞进修爵士舞,1999年创建上海梦工厂舞蹈艺术学校,2000年成立上海梦工厂扬扬爵士舞团。2002年加盟星空卫视,成为《星空热舞俱乐部》节目的主持人。

回顾这些年的演出,扬扬觉得是蛮过瘾的,几乎把自己想演的都演过了,凄美可怜的卖火柴的小女孩、性感神秘的猫女而且是在舞台上用她所热爱的舞蹈去演绎。因为对于舞蹈的那份热爱让她诠释起每一个角色都没有那么多困难,每次演出她都会用最快的时间让自己投入到角色中去。

我所演绎的每一个角色都是性感、高贵、诙谐的,这三个词始终贯穿在我的舞蹈语汇里面,也是最符合我的个性的。

扬扬对于舞蹈的性感有着自己的定义。她说她追求的是一种健康的性感,在舞台上把自己的身体包裹得很严实并不是很美的,或许那是另外一种美;爵士舞是一种很热烈奔放的舞蹈,跳爵士舞的女孩子线条要很美,有结实的肌肉,健康有活力,所以舞蹈动作尽管会很妩媚性感,但绝对不会给人萎靡堕落的感觉。

作为一个时尚舞者,扬扬对于时尚的定义是:时尚就是做自己。一个舞者如果能够脱颖而出,一定是他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特质。

但她却否认了她是在有意地把时尚和舞蹈结合在一起。爵士舞本身就是个流行的舞种,每一年都会随着音乐和潮流在变化,就像时装设计师每一年都要做最新的流行时装发布会一样;爵士舞是表现现代年轻人的观点和态度的,它会很容易被年轻人接受,年轻人永远都是走在时尚最前沿的,所以舞蹈自然也就会变得很时尚。

扬扬毫不避讳地说自己是一个成功的舞者,尽管她做主持做老师也同样出色,但那是被动的,她说她自己永远都只是一个舞者,就算做主持,做老师,也从来没跟舞蹈分开过。她曾经拒绝过很多综艺节目的主持邀请,尽管那会为她带来丰厚的酬劳和更高的知名度,她说她绝对不会去做并不擅长的与舞蹈无关的事情,她的全部只属于舞蹈,她会为了她心爱的舞台放弃一切。

寻梦者扬扬:

能去爵士舞的发源地学习舞蹈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我渴望着能去百老汇、拉斯维加斯看世界上最顶级的舞台演出。

说起与舞蹈的结缘,扬扬淡淡地说道:是机缘巧合。

的确,作为国内最顶尖的爵士舞后,你难以想象,扬扬最早与舞蹈接触是在15岁,对于一个专业的舞者,这个年龄似乎有些晚。那一年,台湾的现代舞蹈家梁一先生来到上海招考舞蹈演员,当时的扬扬还在读高中,高挑修长的身材,优雅高贵的气质使她脱颖而出,成为了梁一先生的学生,开始学习爵士舞,而在这之前,扬扬从没受过一天专业的舞蹈训练。

能去爵士舞的发源地学习舞蹈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我渴望着能去百老汇、拉斯维加斯看世界上最顶级的舞台演出。

这是在那个阶段,扬扬一直渴望的一个梦想。

这个梦想在1996年变成了现实。扬扬来到了她梦寐以求的爵士舞的发源地美国,在著名的好莱坞Edge
Performing Arts School进修爵士舞。

洛杉矶这片舞者的乐土,为扬扬提供了一片开阔的天空。在美国学习的三年时间里,扬扬观看了大量的舞台表演,在美国看一场顶级舞台演出是很昂贵的,票价要一、两百美金,她在国外那几年的积蓄也几乎全部花费在了这个上面。扬扬在美国的家离拉斯维加斯很近,只要3个小时的车程,她差不多每个月都要去那里看两三次表演,其间还经常抽空去另一个艺术之都纽约,在那里,她看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百老汇舞台剧演出。

去美国之前只是作为一个表演者,每天都处在单纯的表演状态,到了美国,把自己的全身心都沉淀下来,才感觉到自己以前学到的东西很肤浅,一切都要从零学起,甚至可以放弃以前积累的一切。

经过了数年的积淀,美国的舞蹈文化底蕴非常深厚,舞蹈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深深地植根在了每个人的心中,这是让扬扬感触最深的。美国的舞台剧做得很精致、认真,专业化程度很高,当然,资金的投入也都是巨额的。美国的观众对于艺术的要求也达到了一定的层次,他们不允许眼睛看到粗糙的东西。

Edge Performing Arts
School并不是那种严格意义上的高等学府,毕业可以拿到多么值得炫耀的文凭,也并不需要严格繁琐的入学考试,而是一所完全开放式的studio(舞蹈教室),它是一个很开阔的窗口,向所有爱跳舞的人敞开,只要你热爱舞蹈都可以进去学习。

美国的这种开放式的舞蹈文化教育,极大地开拓了扬扬的视野,她迫切希望回国以后也开设这样一所开放包容的舞蹈乐园,让那些热爱舞蹈,有跳舞天分的,却没有机会接受专业的舞蹈训练的人们都可以来跳舞。

1999年,扬扬刚刚回国的那一年,她创建了上海梦工厂舞蹈艺术学校,把许多热爱舞蹈表演的年轻人都送上了绚丽的舞台,梦工厂的舞蹈风格和作品也逐渐被舞蹈业界认可。

2000年,舞蹈学校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学生们的表演欲望,扬扬又创建了上海梦工厂扬扬爵士舞团,把更多热爱舞蹈的人们送上他们梦想中的表演舞台。

本色扬扬:

生活的品质并不是用金钱打造出来的,而是在于你对生活的认知和理解。

如果有一天自己不跳舞了,我会找一片安静的森林,在树上造一座房子,然后在那里安家,养很多很多的动物

在接触舞蹈之前,扬扬曾经最大的理想是做一名动物学家,经常幻想着有一天自己开着吉普车穿行在大森林里去寻找

羚羊、大象的足迹

或许是小时侯童话故事看多了吧,总之,如果有一天我要做跟舞蹈一点关系也没有的事,我肯定会去做野生动物学家的。

生活中的扬扬却没有她幻想的那般精彩,她说自己就像一杯白开水。不跳舞的时候,她喜欢呆在家里不出去,静静地看看书,认真思考一些问题;或是和家里一只可爱的大狗一起玩上一会儿;还有能美美地吃上一顿自己很想吃的东西,她都会觉得很开心。

熟悉扬扬的人都说她很没个性,她怕别人发火、怕别人大声说话,自己也从来不会生气,也不对人讲重话,完全没有一个艺术家的澎湃。她并不在意别人对她的评价,只要自己过得舒服就很OK了。

扬扬是个非常注重生活品质的人,她说她理解的生活品质并不只是体现在物质上面,而是体现在对生活的态度和对生活细节的处理上。

生活的品质并不是用金钱打造出来的,而是在于你对生活的认知和理解。

扬扬的家里永远都是井井有条、一尘不染的,家里的主色调是白色,因为她喜欢干净的颜色,对于一些细节,扬扬格外注意,家里每一样物品几乎都是由她自己精挑细选出来的,哪怕是她在喝一杯很普通的白开水,但因为杯子是她喜欢的,她就会喝得很舒服。

虽然从事的是光鲜的特殊行业,但扬扬的生活却一直保持得很有规律,她从来不会熬夜,每天都坚持早睡早起,早晨醒来会吃一顿营养丰富的早餐,晚餐通常都会在家里吃,会烧一些健康营养的食品,并不一定要花很多的钱,但是全家人都会吃得很开心、健康。

对于穿着,扬扬从不刻意去追求什么,除了要出席很隆重的场合,或者要去做节目,她会把自己装扮得艳丽照人以外,平时在练舞厅里的扬扬,总是把自己弄得一副乱乱的样子,她经常会穿着很不搭的东西,简单地梳理一下妆容就去排练了,她觉得那样穿着很舒服、随意。这或许也是她唯一不注重的生活品质。

行者扬扬:

2006年一直很想去希腊,最近很迷恋希腊的文化和建筑,好喜欢那里的人文环境,置身于那个爱琴海边的国度,一定会感觉非常美妙。

每当疲倦的时候,扬扬都会选择一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旅行,梳理一下繁杂的心绪,然后再回到嘈杂的都市继续前行。

她几乎走遍了中国的每一个城市,最喜欢的是云南

丽江,那也是她一直很想再去的地方。丽江真的是上帝创造的一个很棒的地方。那里的树好漂亮,山很有灵气,站在山里就会感觉到有种地气环绕在你的身边,山间小溪流的水都是从玉龙雪山上直接流下来的,未经任何的尘世浸染,分外清澈,那种感觉真的仿佛是置身世外桃源。在丽江的古镇里你会看到很多艺术家在那里朴素地生活着,开一间小小的咖啡店或者小画廊,完全远离尘世的喧嚣。

扬扬说她现在最大的奢望是每年都能去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旅行。尽管现在非常繁忙,可在每年的工作间隙,她还是会抽出几天的空闲回去一趟美国进修,也算是当作一次旅行,偶尔她还会忙里偷闲,借机跑去巴黎,看看那个梦幻的城市到底有多浪漫,看看那里的时装到底有多绚丽、咖啡到底有多醇香。

说到去过的外国城市,扬扬略微有些羞涩,她说她只去过法国、新加坡、泰国、日本的几个城市。

2006年一直很想去希腊,最近很迷恋希腊的文化和建筑,好喜欢那里的人文环境,置身于那个爱琴海边的国度,一定会感觉非常美妙。但最喜欢的城市还是纽约,纽约是全球闻名的艺术中心,那里的百老汇歌舞表演是全世界最棒的,每一天你都可以把日程排得满满的去看最完美的演出。在那个城市,你可以零距离地感受到什么是艺术。

对于现在的扬扬,旅行还只能是难以实现的奢望,要她放下舞蹈和她舞蹈团的那些孩子们去旅行,她会有种犯罪感。她说,或许再过五年,等现在这群孩子都成熟起来了,可以挑起重担,我就可以退出一步,过自己想要的那种生活。期盼那一天快些到来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