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决赛暨颁奖晚会拉开帷幕 – Powered by ChinaDance.CN/

图片 1

全体演员谢幕

大兴区文化馆老年舞蹈队《新居》

昨晚,第六届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决赛暨颁奖晚会在石景山体育馆举行。
本报记者 吴镝摄

城区组银奖《圆月踏灯》

10月6日晚,北京市石景山体育馆内,由北京二中艺术团50位同学表演的舞蹈《魅力北京》拉开了第六届“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
决赛暨颁奖晚会的帷幕。这个节目曾亮相上海世博会北京活动周,充分展现了当代北京的亮丽风采。接着,16个节目约400名业余舞者展开了最后的角逐。

本报记者 李洋 实习生 杨帆

郊区组金奖《新居》

一直以来,北京市的群众舞蹈活动都是该市群文活动的亮点,已举办5届的群众舞蹈大赛如今已成为北京最具特色和影响力的群众文化品牌。不久前,由北京文化艺术活动中心新秧歌团表演的舞蹈《好戏没散》还在第九届中国艺术节上获得了群星奖。

乐曲一结束,孙希任就奔到下场口,几乎是一把把演出服扯开。他顾不得担心着凉了,抓着脱下来的衣服擦去身上不停往下淌的汗珠。身上全湿透了,擦汗的衣服也几乎没有一块儿干处。大秋天里跳舞出大汗的这位先生今年73岁了,他是朝阳区安贞街道男子舞蹈队的一员,他和13位同伴刚刚在石景山体育馆里表演完一段自己创作的舞蹈《二胡声声》。这支队伍的平均年龄63岁,看着他们满面红光地从舞台上奔下来,真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城区组金奖《二胡声声》

作为“我的北京我的家”2010年北京市群众文化年系列活动之一,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文化局、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联合主办,北京文化艺术活动中心、北京电视台承办的,旨在丰富广大市民文化生活、繁荣群众文艺创作、打造群众文化原创精品节目和品牌活动的第六届“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再次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与关注,更吸引了北京市各区县、各系统的665个群众文化团队踊跃参加,自7月份开始就在北京各区县、街道、乡镇、社区、村轰轰烈烈展开,全市约有2.5万余人参与了预赛。

昨晚,石景山体育馆被热情的舞曲点燃。由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局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第六届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决赛暨颁奖晚会隆重举行,从全市665支基层业余文化团队中精选出的16支队约400位舞蹈爱好者闯进决赛,展开最后的角逐。

林 理

人人都是舞者,处处都是舞台

孙希任所在的安贞舞蹈队成为全场焦点,最终摘得城区组金奖。谁能想到,两年多前,这支舞蹈队里的成员还都是退休在家的普通人。孙希任原是北京飞机修理厂的职员,71岁的李根祁原是北京一轻研究院职员,68岁的王润余原是国家发改委的公务员年轻时,大家都有在文艺宣传队打杂的经历,对舞蹈,对文艺的情愫就从那个时候发了芽。时光荏苒,当自己的身体已经不适合跳舞的时候,却遇上街道舞蹈协会开始组建男子舞蹈队,于是他们纷纷报了名。现在,他们是京城独一家的老年男子舞蹈队。舞蹈可不只是女同志的专利,我们要带起头来!孙希任说,为了浇灌这个业余爱好,街道舞蹈协会给他们请了专业老师,每月定期辅导,让好奇渐渐变成了职业。

10月6日晚,北京市石景山体育馆内,由北京二中艺术团50位同学表演的舞蹈《魅力北京》拉开了第六届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
决赛暨颁奖晚会的帷幕。这个节目曾亮相上海世博会北京活动周,充分展现了当代北京的亮丽风采。接着,16个节目约400名业余舞者展开了最后的角逐。

人人都是舞者,处处都是舞台。每一届的“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都突出一个“新”字,新作品、新亮点、新创意、新风貌。与前几届相比,本届大赛参赛作品和人数都有显著增加,可以说,进入决赛的每一件作品都经过了精心创意和反复打磨,整个大赛在广泛群众性的基础上,作品的艺术性和创意性进一步提升。

昨晚的《二胡声声》就是团里的演员唐自力等人编创的。舞蹈表现了一群在北京幸福生活的老人们痴迷于二胡,与丝弦结下不解之缘的情景。当听说获得金奖时,老人们高兴得团抱在一起欢呼。

一直以来,北京市的群众舞蹈活动都是该市群文活动的亮点,已举办5届的群众舞蹈大赛如今已成为北京最具特色和影响力的群众文化品牌。不久前,由北京文化艺术活动中心新秧歌团表演的舞蹈《好戏没散》还在第九届中国艺术节暨第十五届群星奖评奖活动中获得了群星奖作品奖。

朝阳区安贞街道男子舞蹈队平均年龄63岁,两年多前,这支舞蹈队的成员还都是退休在家的普通人。73岁的孙希任原是北京飞机修理厂的职员,71岁的李根祁原是北京一轻研究院职员,68岁的王润余原是国家发改委的公务员……据说,他们是京城独一家的老年男子舞蹈队,街道舞蹈协会还给他们请了专业老师,每月定期辅导。这次参赛的《二胡声声》就是他们自创的,表现了一群在北京幸福生活的老人们痴迷于二胡,与丝弦结下不解之缘的情景。当听说获得城区组金奖时,老人们高兴得抱在一起欢呼起来。而密云县老干部艺术团金色阳光舞蹈队的队员们则表示,是对舞蹈艺术的热爱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又是舞蹈艺术的熏陶使他们永葆活力与青春。老人不服老,小孩子就更展现出他们活泼的天性。大兴区文化馆少儿舞蹈团的小演员们平均年龄只有8岁,他们参赛的《娃娃鼓》表达了对母爱的赞颂和成长的快乐。

城区的舞蹈队厉害,京郊的舞蹈爱好者也不示弱。密云县文化馆选送的《青花韵》以青花瓷为创作素材,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样,这个舞蹈队也获得了不少基层部门的支持。艺术团团长谢秀兰说,平时县老干部活动中心为他们安排排练厅练功,活动中心还为他们聘请了专业的舞蹈老师,每周都排练。我们就需要舞蹈这种又能锻炼身体还能愉悦心情的活动,跳着跳着就好像自己变得年轻了!

作为我的北京我的家2010年北京市群众文化年系列活动之一,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文化局、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联合主办,北京文化艺术活动中心、北京电视台承办的,旨在丰富广大市民文化生活、繁荣群众文艺创作、打造群众文化原创精品节目和品牌活动的第六届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再次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与关注,更吸引了北京市各区县、各系统的665个群众文化团队踊跃参加,自7月份开始就在北京各区县、街道、乡镇、社区、村轰轰烈烈展开,全市有2.5万余人参与了预赛。

此次大赛充分体现了参与的广泛性,比如老年舞蹈《牙拍舞》就是由社会艺术机构薇峰博艺艺术中心创作表演的。在每次“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中,都有残障人士组成的团队参赛,在这次大赛中,由北京市残联艺术团参赛的《红蜻蜓》是由聋人朋友表演的,用“红蜻蜓”作为一种象征,寄托了他们向往天空、振翅飞翔的愿望。

除了老年人,在决赛的现场还能看到许多年轻而有活力的面孔。海淀八音舞蹈艺术学校的李怡然今年刚9岁,她和小朋友们说说笑笑十分开心,当记者问她们紧不紧张时,她们笑着说:不紧张!就跟出来玩一样,没准还能玩出个奖来呢!

人人都是舞者,处处都是舞台。每一届的群众舞蹈大赛都突出一个新字,新作品、新亮点、新创意、新风貌。与前几届相比,本届大赛参赛作品和人数都有显著增加,可以说,进入决赛的每一件作品都经过了精心创意和反复打磨,整个大赛在广泛群众性的基础上,作品的艺术性和创意性进一步提升。

正如专家和评委所说:为什么“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越来越精彩,这是因为每一个参与者面对的生活日新月异。由房山区文化馆青年舞蹈队表演的《加速度》表现的就是北京在奔向世界城市的征途中日新月异、不断加速奔跑的动感风貌;门头沟区文化馆京西太平鼓民间艺术团的《鼓舞太平》表达了京西百姓对今日生活的喜悦之情;通州区文化馆运河之声青年舞蹈队的《跃动的步伐》灵感来源于新兴产业的崛起给古老的运河带来的无限的生机与活力;大兴区文化馆老年舞蹈队的成员有的是社区文艺骨干,有的是刚刚成为居民的新农民,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好生活,好年景,跳舞最开心。

其实,舞蹈只是社区居民们扩大社交圈子的手段之一,北京市民的业余文化娱乐生活远不止于此。目前,北京人自发组织的民间文艺社团已达11074个,直接参加者约有22万人,从话剧表演到时装走秀,从民间工艺品制作到书画摄影小组,涉及十几个门类。

朝阳区安贞街道男子舞蹈队平均年龄63岁,两年多前,这支舞蹈队的成员还都是退休在家的普通人。73岁的孙希任原是北京飞机修理厂的职员,71岁的李根祁原是北京一轻研究院职员,68岁的王润余原是国家发改委的公务员据说,他们是京城独一家的老年男子舞蹈队,街道舞蹈协会还给他们请了专业老师,每月定期辅导。这次参赛的《二胡声声》就是他们自创的,当听说获得城区组金奖时,老人们高兴得抱在一起欢呼起来。密云县老干部艺术团金色阳光舞蹈队的队员们则表示,是对舞蹈艺术的热爱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又是舞蹈艺术的熏陶使他们永葆活力与青春。老年人不服老,小孩子就更展现出他们活泼的天性。大兴区文化馆少儿舞蹈团的小演员们平均年龄只有8岁,他们表演的《娃娃鼓》表达了对母爱的赞颂和成长的快乐。

由密云县32名文化志愿者表演的《鞭花乐》是当晚最后一个参赛节目,舞蹈绚丽多变,明快热烈,使得此次大赛精彩开场,漂亮收尾。

市文化局副局长王珠介绍,这次比赛也是为2011年北京百姓春晚和文化部第十六届群星奖评选活动发掘资源,打造作品。明年和后年我们还打算举办戏剧、声乐方面的群众团队比赛。这些都是扎根于生活的艺术形式,它为了表现人们的欢乐而生,最具有群众基础。

此次大赛充分体现了参与的广泛性,比如老年舞蹈《牙拍舞》就是由社会艺术机构薇峰博艺艺术中心创作表演的。在每次群众舞蹈大赛中,都有残障人士组成的团队参赛,这次大赛中,由北京市残联艺术团参赛的《红蜻蜓》就是由聋人朋友表演的,用红蜻蜓作为一种象征,寄托了他们向往天空、振翅飞翔的愿望。

北京舞蹈家协会副主席顾小英、阮兰玉,北京舞蹈学院中国民族民间舞系教授潘志涛,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罗斌等组成了当晚决赛的评审团。他们表示,群众舞蹈因其群众参与性而影响广泛,因其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而最具生活气息。百姓喜闻乐见,紧随时代步伐,群众舞蹈在时代和生活的土壤里焕发着勃勃生机。群众舞蹈的生命力在于深深植根于火热而丰厚的生活,它表现的是普通人的平凡生活,彰显的是普通人的精神追求和生活热望。

正如专家和评委所说:为什么舞动北京越来越精彩?是因为每一个参与者面对的生活日新月异。由房山区文化馆青年舞蹈队表演的《加速度》表现的就是北京在奔向世界城市的征途中不断加速奔跑的动感风貌;门头沟区文化馆京西太平鼓民间艺术团的《鼓舞太平》表达了京西百姓对今日生活的喜悦之情;通州区文化馆运河之声青年舞蹈队的《跃动的步伐》灵感来源于新兴产业的崛起给古老的运河带来的无限生机与活力;大兴区文化馆老年舞蹈队的成员有的是社区文艺骨干,有的是刚刚成为居民的新农民,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好生活,好年景,跳舞最开心。

走过6届的“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如同一本书,记载着北京群众舞蹈不断发展繁荣的历程,也如同一个不断延伸的大舞台,呈现着北京百姓生活的丰富与精彩。每一位观看“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的朋友都会为参赛舞蹈的创意喝彩,更为这些群众演员的激情而感动。

由密云县32名文化志愿者表演的《鞭花乐》是当晚最后一个参赛节目,舞蹈绚丽多变,明快热烈,使得此次大赛精彩开场,漂亮收尾。

据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王珠介绍,这次比赛也是为2011年北京市“百姓春晚”和文化部第16届群星奖评选活动发掘资源,打磨作品。“这些扎根于生活的艺术作品最具有群众基础,明年和后年我们还打算举办戏剧、声乐方面的群众团队比赛。”

北京舞蹈家协会副主席顾小英、阮兰玉,北京舞蹈学院中国民族民间舞系教授潘志涛,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罗斌,国家一级导演孟艳等多名曾担任过CCTV电视舞蹈大赛、文化部群星奖评委的舞蹈界专家以及巩汉林、马羚等嘉宾评委组成了当晚决赛的评审团。他们表示,群众舞蹈因其群众参与性而影响广泛,因其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而最具生活气息。百姓喜闻乐见,紧随时代步伐,群众舞蹈在时代和生活的土壤里焕发着勃勃生机。群众舞蹈的生命力在于深深植根于火热而丰厚的生活,它表现的是普通人的平凡生活,彰显的是普通人的精神追求和生活热望。

走过6届的舞动北京群众舞蹈大赛如同一本书,记载着北京群众舞蹈不断发展繁荣的历程,也如同一个不断延伸的大舞台,呈现着北京百姓生活的丰富与精彩。每一位观看舞动北京的朋友都会为参赛舞蹈的创意喝彩,更为这些群众演员的激情而感动。

据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王珠介绍,这次比赛也是为2011年北京市百姓春晚和文化部第16届群星奖评选活动发掘资源,打磨作品。这些扎根于生活的艺术作品最具有群众基础,明年和后年我们还打算举办戏剧、声乐方面的群众团队比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