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跳舞,该不该收费?

城区的休闲广场,是人们自由活动的公共场所。然而,蒙自县城建监察大队于近日接到群众举报,说南湖休闲广场上有娱乐团队,要求在本队参与健身的人们交纳一定的费用,否则就不让其参与,一些群众暗地将这一现象称为圈地运动。该大队调查取证后,立即给予制止,并对收费团队的负责人进行了教育。
收费者各有理由
他们完全是在搞圈地运动。他们认为,这个地盘是他们的,要想参与跳舞,就要向他们交钱,不交钱就别想运动。有时音乐正响,大家正在兴头上,音乐就突然停了,马上就有人过来收钱,不给钱就让你走人。南湖广场上,一位老人生气地说道。
记者在南湖广场先后采访了多位经常跳舞健身的老年人,他们均对跳舞收费有很大意见,颇有微词。
据群众反映,在南湖广场上收费的有两个团队,一个是王师傅等3人组织的中老年健身队、一个是来自元阳的黄某。
对于收费的问题,两个团队的负责人各有理由。
退休的王师傅等3人于4年前组织起蒙自中老年健身队,主要以跳健身舞、交际舞的方式来锻炼身体,3人还买来大功率的音响配乐。
王小顺说,开始时他们让大家免费伴乐跳舞。随着时间的推移,团队发展到200多人。由于年久,音响经常出现故障,还有电费、磁带等费用也不断产生。于是,他们3人多次向文澜镇有关部门反映,想得到一定的经济支持,但未得到满意答复。
王小顺说,他们实在是难以承受赔了热情又赔钱的事,就决定向参与跳舞者收取一点杂费开支。
来自元阳的黄某是以生活费用为理由向参与者收取费用。
黄某会跳彝族、藏族等多个少数民族的传统舞蹈,他曾经在个旧等多个地方当过教练。去年12月份,他来到蒙自后,在南湖休闲广场上成立了一支民族舞健身队,半年时间发展到了60人。
黄某说,在这里生活,吃、穿、住、行都需费用。后来,在一些热心队员的说服下,他向每人每月收取5元钱的费用。
城建监察大队及时制止
群众反映后,经过调查取证,健身团队的收费者被请到蒙自县城建监察大队,监察大队副大队长闵宝国向参会者传达了一份《会议纪要》,其中两项内容为,各队以团体名誉提交申请后,建设局路灯大队帮助各舞队解决供电问题,接通路灯线路,可免费用电;依据法律法规,责成各队不得以任何形式向群众收取任何费用。
各队发起人均表示对这一决定理解,不会再出现收费情况。
采访中,不少人提出,文化部门应该挑起广场健身运动这一重任,由文化部门派出教练负责教群众健身操,电、音响、人员工资全部由政府埋单。这样的话,健身舞就会更加规范,也更能彰显地方文化部门的实力与责任。

近日,本报热线接到多起相似的投诉,都是针对目前在市区颇为流行的健身舞,除了对老问题——噪声的投诉外,还新出现了对非正常收费和乱丢杂物、不文明现象的投诉。随着跳健身舞——这一低消费的健身方式的普及,一些负面效应也在扩大……

问:跳广场舞的越来越多,请问广场舞的组织者有没有收入?多少收入?
现在到处都有跳广场舞的,每一处跳广场舞的都有人组织,他们提供音响,还负责教新人跳舞。请问他们有没有收入?哪位大师能解释一下?

直击

澳门新莆京网络平台 1

很多社区都有一块

跳广场舞的越来越多,广场舞的组织者是有一些收入的。

跳舞的“自留地”

虽然我不跳广场舞,但是我妈几乎每天都要去小区边上的社区服务中心小广场跳广场舞,她们那个团队人数不多,固定的可能也就是二十几个人,但是,里面有两个教跳舞的老师,是她们的组织者。

澳门新莆京网络平台 ,以“排舞”为代表的健身舞项目,是近一年来市区掀起的一股健身“热浪”,一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市区的很多室外空地上,就出现了几十个人甚至好几百个人一起随着音乐,跳起融合拉丁、恰恰、迪斯科等多种舞蹈动作的排舞,除了大的广场,很多社区都有一块跳舞的“自留地”。这一健身热潮还在如雨后春笋般“扩张”,比如9日晚记者在绍兴图书馆广场上看到的二三十个跳舞者,刚开始才一个多月,但已经开展得井井有条,大家约定每人一个季度缴10元,给指定人统一用于电费和音响设备的维修。

我妈妈她们作为学生,每个月要交15块钱,每周学习一支新舞,如果教舞当天自己有事没去,以后去了,还可以找老师单独学。她们冬天晚上七点跳到八点半,夏天每天七点半跳到九点,已经坚持了得有三四年了。

“我跳了一个半月,就瘦了10斤!”在采访中,有跳“排舞”的市民告诉记者健身效果真的不错,排舞容易学会,很方便参与,不像走路和跑步那比较枯燥,不容易坚持,也不像去健身房里那样花钱,另外随着音乐起舞,精神上也放松和快乐。

我婆婆还在世的时候,会去市民广场扭秧歌,她们那里虽然不收教学费,但是买衣服、扇子、头饰之类,都是交钱给由组织者统一买的,估计也能稍微挣一点差价吧,不过这个钱我相信挣的不多。

不收费的场地

另外,她们秧歌队经常会被请去参加一些商业活动,什么超市开业啊、店铺周年庆啊之类的,每次也都能挣一些,不多,每次就是个买菜钱而已,老人们也就图个开心,谁指着这个养家糊口呢。组织者稍微多挣一些我觉得也能理解,就算是销售,也有提成呢,对吧。

灯关不了,垃圾留下

其他的,我接触的不多,不知道还有挣得多的没,我觉得组织者要是收钱收多了也就失去了广场舞的意义了。本来大家就是为了身体健康,饭后有共同爱好的人走到一起,跳跳舞出出汗,收费项目太多太高,谁还去呢。

跳健身舞的以中老年妇女为多,年轻人和男士则对打羽毛球、打篮球、打乒乓球等竞技类健身项目相对更感兴趣。市体育中心场馆管理部负责人马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体育中心的室外篮球场地、乒乓球场地都免费,晚上的“灯光篮球场”也免费,是为了鼓励群众体育运动的发展,鼓励大家来锻炼身体。

我是个广场舞大妈,今天早上晨练时刚拍了这张照片,还发了一条微头条,就从这张照片说起。

记者获悉,由于进入10月份后,采取冬令时,晚上8点半就要关闭。而这几天天气还不怎么凉,大家的打球热情都很高,所以基本上到点了,灯总还是关不了的。

这是一个广场舞团队,平时在公园广场跳舞时有七八十人,今天下雨人少,在亭子下面跳,淋不着雨。最前面穿红衣服的老人是团队的组织者,

而在不少居民们“开发”出来的健身舞场地,卫生情况也比较严峻,往往在跳舞结束散掉之后,跳舞场地周围会留下一些饮料罐、包装袋、烟蒂等垃圾。

这个团队在公园广场从跳康姿百德健身操开始,至今已坚持了七、八年,一直是免费的。开始时的音响设备是谁买的我不清楚,但是从我开始跳时,一直是这位老人在管理。多年来他每天早晨、晚上一天两次地把音响拉过来拉回去,自己在网上学会新舞再教大家跳。每月月初早上教大家学新舞,这个舞跳一个月再学新的,晚上跳的是上个月学的。大家过意不去,给他钱时,他坚决不收。

传统晨练有变化

大概是2016年,有个舞友自费买了一套新音响,替代了那套旧的音响,管理者还是这个老人。

室内健身种类多

这样的组织者是没有收入的。

越城环保分局工作的老于目前坚持晨练,据他的观察,晨练的人数并没有减少,即便是府山有越王城建设的工程,对晨练地的影响也并不太大,倒是晨练的形式较几年前有了比较明显的变化,首当其冲的就是跳健身舞的群体多了。

像这样不收费的组织者为数不多,我见过更多的都是一个月收五块钱,写在纸板上,放在醒目的地方,大家也都愉快地掏了。电费是钱吧?买优盘、音响损耗维修或再购买也得花钱吧?有人替你操心、出力,你现成地去跳舞健身,收一点点钱是无可厚非的。

记者在一些健身房看到,选择晚上到健身房锻炼的市民也不少,一些健身会所的会员已经超过千人,而且健身房的项目也比几年前丰富了,像动感快车、热力瑜伽、西洋舞蹈等等。

类似的组织者虽然收了钱,但也是为了维护音响设备,是有金钱付出的,收钱也不多,微薄的余额,也不算是有收入。

难处

广场舞一般都是老人自发地聚集在一起互动学习、自娱自乐、健身健体的。收费免费也都是自觉自愿的。若是以盈利为目的,收费过高,则不会有太多的人响应。

噪音扰民问题

所以,如果指望组织广场舞挣钱,不现实也不容易。

已采取转向、转移等方法

我们舞队十五六个人,我负责教舞。两个机子大伙分摊买,大部分时间我拿机子充电,另一个备用机子作为应急放在其他舞友那里。我不收费免费教舞,至于充电拎机子,就算义务奉献了。我还经常带几个跳得好的舞友拍舞,制作视频。每年度会给舞友们做个集体相册,留作纪念。我觉得这个纯属个人爱好,舞友们嘴上不说,但会心存感激。

据了解,市区早晨和傍晚跳“排舞”的人群在不断扩大,同时也各种关于音乐扰民的纠纷和投诉也断增加。但记者了解到,其实跳舞的“组织者”都很注意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吧,我也听说过好多地方都有收费,可我参加的这个广场舞组织是没有收费的,我们交过一次钱,组织者说原来的音响是自己随便听的,体积小,音量小,随着跳舞人数的不断增加,已经不能满足需要了,提议大家出钱换一个大点的音响,我们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当时我们的队伍大概有60多人,大多数都出了50块钱,也有20块.30块的,大家都很踊跃积极,过了几天大家如愿看到了新音响,队伍也越来越庞大,现在已经有好几百人了。我们这个组织者她每天回去下载好视频,自己慢慢学,等她学会了就教大家学,感觉也挺好的,有时候也把视频发到网上,大家一起学,讨论,谁学的快就给其他人反复演练,这样大家都会了,我个人觉得挺好的。

在名人广场上跳健身舞的张松良大爷,是一个非常热心的老人,有颇好的人缘,他坚持每天用三轮车拉着音响等设备到广场,还会耐心免费教大家跳健身舞。随着名人广场的跳舞男女老少越来越多,广场上也变得太“闹猛”,周围居民的怨言也多了起来。张大爷告诉记者,他也听到“太吵了”的批评,也看到了晚报的报道,随后他就把音响朝西摆放了,西边的方向附近没有居民区,并把音量调低,他还专门花了一个礼拜,到北边和南边的居民区里去“考察”,并保证在晚上8点45分一定结束。记者从附近的南苑社区的社区盛主任那里得到证实,最近投诉的居民没有了。

客观的说,大多组织者都有创收!

张大爷说要不扰民,最重要让来跳舞的人分散开来,最好是几十个人一组的,这样音乐也不用太响,一个小录音机就行了,不至于影响到周围居民的休息和学习。张大爷在他的名片上也印上了“以民众为基础,以健身为目的,服务大众,丰富业余文娱生活,促进社会和谐,充分享受人生欢快的乐趣。”他希望大家都能相互体谅,而不能只顾自己高兴。无独有偶,在绍兴图书馆广场播放音响的沈老先生也在放音后特意到居民区去试听,以确保居民不受影响。

而且所有的玩法大都有交易性质,但也就是捞点小钱,这些人退休金不多!

早晨也一样。青藤社区的陶主任对记者说:“我们社区有几支自发的健身队伍,在市国税局旁边的那块空地上,一般早上6点左右开始,到7点左右就结束了,而且我们的音乐都不响的,更不会影响上班的人。”

我原来总认为退休了,大家不过聚在一起唱唱跳跳。事实并没那么简单,聚在一起唱歌的,要买歌本。跳舞的要买服装。歌舞队要接商演。管乐队最乐意去为红白喜事当吹鼓手,只要给钱,什么事都干。而且越下作的事,收入越多。

调查

平常在公园免费玩时,也会暗示观众施舍。比如开场前,要谢谢某位观众赞助了多少多少。送了几箱汽水,几套用具等!

小小的收费为何会引出质疑?

一次一伙人在演出,我看不错,架起机器准备拍着玩。结果团长就说开了,他们如何如何不容易。半天我才醒悟过来。是看我设备专业,拍了去赚钱!既然是赚钱,你不能白拍!你拍着玩,用这么专业的设备干什么,不亏死(玩也念生意经)!于是我赶快收起来,不拍了。

根据记者对名人广场、治水广场、鲁迅故里广场、城市广场、图书馆广场等地的初步调查,所谓的“露天跳舞收费”,主要有这么几种情况:最常见的是目前比较普遍的收取电费的情况。由于跳健身的时候需要音乐伴奏,而且一些空旷地上的灯光很差,也需要一两盏灯,于是由跳舞的群体中的某个人负责,定期向跳舞者收取一定的电费,由于费用很省,一般一个月也不会超过5元钱,大家一般都会自觉交,不用艰难地去一个个收。第二种是一些教跳舞的“老师”——尤其是教难度相对较大的交谊舞——适当向“学生”收取一定的费用,由于确实需要费不少的精力,一些想学舞蹈的居民还是愿意支付一定的费用的,而且无论谈下来的费用是多少,一般总会比专门到正规的培训班去学习要便宜得多。第三种是所谓的“会员费”,也就是一些跳舞爱好者为了组织一支相对比较固定的队伍,以便于有机会可集体活动或者参加比赛、演出,有意愿加入的就交一笔费用。罗北社区的楼女士说,她曾参加了一支木兰剑的晨练队伍,交了100元左右的服装费和一些器材的费用。

以后每见人玩,再喜欢的也只拍个片段,或者是问下当事人能拍不。

虽然这几种收费从程序上看确实是不合法的,但由于大都是自愿的,而且总的来说收费也都不是很高,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参与者中很少有对收费者的钱款使用提出异议的很少,打给本报热线的一些读者对“不正常收费”的质疑也仅仅是提出其收费方式能否更公开化。

我们这些从单位走向大社会的人真是太单纯了。

拷问

人家就不那么简单。有的想让我拍是因为他们以为我是电视台的,想出名。有的以为我收费,想拍也不敢说了。当知道我是免费倒贴时,又是那么的贪得无厌。

为什么免费对外提供健身场地的单位越来越少?

所以我多是去大戏院拍着玩,当然,假如国外团来演不能拍时,人家会特别通知的,自己尊守剧场规定就行!

健身锻炼场地的资源在学校是比较多的,能对全民健身气氛助力,越城区教育部门也有相关文件,针对学校周围其他群众,原则上要求有条件的学校实行有序免费开放,为社会提供服务。但目前市区很少有学校对外开放其健身场地,前不久还有市区某学校的“篮球架被锁事件”。

对广场舞组织者有没有收入一事,谈点自己的观点。

秀水小学是市区对外开放学校的运动场所最早的学校之一,也受到了周围大多数居民的欢迎和好评。记者昨晚7点左右在秀水小学门口看到,有10多辆汽车停放在校门口,都是开来打羽毛球和乒乓球的,同时,带着孩子推着童车来散步的市民的也比较多。秀水小学的门卫告诉记者,每天傍晚进学校散步的居民在200人以上。

首先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跳舞爱好者,对跳舞很感兴趣,只要有点时间我就要去跳,无管是室外的广场舞,还是室内的交谊舞,都会有我的身影,因为在学生时代就是宣传队员,对跳舞特别喜欢。

高跟鞋踏上了塑胶跑道

在跳舞中,不管是室内的还是室外的,它都是要收取费用的,因为音箱,录音带特别是室外的广场舞,那还需要很长的电线接电源,它都是需要资金去购卖的,还有组织着的辛苦排练,象老师上课一样一遍又一遍的教给大家舞蹈动作,确实很辛苦,更主要的还是服装,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为了自己的团队能给大家有一个好的印象,即要舞跳的好,服装也要整齐,所以说服装也是个主要事项,不可忽视。

秀水小学校长章玲萍告诉记者,这一批庞大的散步群体,给学校管理带来不少麻烦和隐患,也对学校运动场所开放感到一些困惑,因为学校应该不同于公园。目前秀水小学室内场馆是适当收费的,有专人在管理,但室外的不收费。一般来说塑胶跑道只是适合球鞋,但来散步的居民则很多是高跟鞋,对跑道的养护很不利。另外,这些来散步的居民走后,会留下不少垃圾,每到星期一值日的学生要花很长的时间来清扫,关键是这种乱丢垃圾的不良行为还对学生产生负面影响。学校的运动器材在使用的时候都是在体育老师的指导下按规范来操作的,但居民们却不懂,有些人胡乱使用,学校只能要求体育老师在让学生使用器材的时候要提前作检查,怕已被损坏,伤到学生。记者注意到,学校还适时在门口设立了告示,请市民遵守学校的规范,但有些市民直接就开着车或骑着电动自行车闯进校园。

在跳舞中,很有人都喜欢,尤其是现在的广场舞,无论男女老少,大到七,八十岁的大爷大妈,还有小的三岁两岁的儿童,这样的人群比例都不少,更不用说五六十岁的中年人了,还有更多的上班族都会在业余时间来消遣一下放松心情。

“相互配合,才能和谐。”

在跳舞中,凡是能来锻炼强身的人,我看到大家都是非常能理解组织者的,而且也都会很好的配合组织者收费,我家乡这里是凡要来参加跳舞健身的每人一年二十元,因为设备要收费,至于服装谁买谁穿自愿,但如果有活动参加比赛没服装不能参加,否则会影响团队的参赛成绩,就是你再漂亮身材再好也不行,这点大家都很理解。

记者了解到,学校操场上的两只特意给一、二年级的学生使用的小型篮球架,已经被损坏了,因为有人在篮框上“引体向上”,学校也没有专门的资金重新购置。今年夏天,学校一楼的两间教室的门也曾被踢坏,原来有人竟在运动后因为太热,“暴力”踢开了门,为了扇里面的电风扇。

总之作为广场舞组织者,他们都不会收取很高的费用,一般就是收一点简单的设备钱,但他们也确实很辛苦,方方面面都要做到,而和室内收费完全不同,比较操心忙碌,但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为全民健身在做着自己的奉献。

章玲萍校长说学校愿意把运动场所提供给附近居民们使用,但“相互配合,才能和谐”,希望来学校里居民能够文明运动,不影响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她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制订相应政策,缓解学校的压力。

我参加跳广场舞很多年了,第一是为了锻练身体,第二每晚和姐妹们在一起非常的开心。由于音箱要充电,还要维修等费用,所以,我们每月交五元钱。我认为,组织跳广场舞的人很辛苦,既要教舞又领舞,每晚拿着沉重的音箱风雨无阻,而且,每学一种新舞,组织者要付出很多的努力,首先自己要学会,才能教大家,动作还要标准,遇到年龄大的人,要反复不其耐烦的教到会为止,确实很不容易。广场舞是现在老百姓,低收入阶层人最好的锻炼方式,这个群体汇聚了大批中老年人,很受大家的欢迎。其实,跳舞是全民健身很好的运动,既开心又锻练,跳舞也是一种体育活动,舒筋活络,加强血液循环,对血糖病和血脂高的人是有益的,但提倡在不扰民,沒污染的环境下进行锻练身体!

我们这边的情况是这样的,我们舞蹈团队队员有60多人,领舞有两个,教练一个,队员每年每人交150元,每天晚饭后一小时即7点50分跳到9点20分左右,两位领舞带领大家跳舞,以跳民族舞为主,爵士舞、健美操兼一两首,每个月学两首新舞,聘请市里有舞蹈资质的资深教练教学,(教练是在健身房教跳舞的教练,艺术学院毕业的)教练平时不来,只有教新舞才来教我们一至两个晩上,我们的跳舞地点在市政府广场,不会影响居民的生活,是经过市体育局组织开展的,下雨和冬天太冷的时候不去,觉得这样很好!因为场地固定,交费也便宜。而市里面室内也有舞蹈班的,到室内跳舞可以不受雨天冬天的影响,但交费很贵,一个月就要两三百块人民币,而年费也要两三仟块钱,划不来!

收入肯定有,只是多少的问题。我也学过广场舞,了解内情。组织者的收入来源主要是:

学员学费的分成

服装费的回扣

音响采购费

电费收取

各种聚会(K歌,A饭,旅游等)的回扣

组织大型比赛从赞助和学员集资中抽成。

学员的学费多吗?多!一入舞门深似海,在组织者的操作下,你一辈子都学不完。每月都有新舞,水兵舞已经编出十几套,三步踩将近十套,现在连伦巴舞都已经编出了五六套?谁编的?湖北大妈。世界上的大众舞,本来只有标准舞和舞厅舞,但湖北大妈们编的舞,既不是标准舞,也不是舞厅舞,就叫广场舞,国际比赛时根本没这类舞,但她们在一套舞的基础上,改几个动作就叫第N套,一辈子都学不完。

最近,武汉大妈组织者又在策划组织一场“百城千场”广场舞统一表演秀,说是十几万人一起舞,准备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预估十几万人参加,每人费用是300元,算下来收入是4000多万。发服装费,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和纪念品,其成本每人不会超过200元,组织者将获利1000多万元。

不收钱,还自己贴钱,我领舞七年了,每年都贴不少钱,只是自己喜欢运动,大家高兴,开心就行了。

组织跳广场舞的人,也就是教舞、领舞的,大部分舞场都收取费用的,其实,国家在推广全民健身的时候,要求组织跳舞的人只能收取一点费用作为开支,但是到地方,性子就变了,收多少的都有,反正,我办的是免费的舞场,没有任何收入,我喜欢跳舞,在当地,大家都说我跳舞自然大方不做作,我加入了民间艺术团,每年都会送文艺下乡演出的,也就挣点辛苦钱,现在老百姓办喜事也会邀请我去跳舞,表演民舞,婚庆演出一条龙服务!诚信赢天下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