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歌舞》

土家族历来被称之为“歌舞之乡”。在土家族地域,年夜4000多年前的古代巴人到今天的土家族人,缔造了辉煌而丰硕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成不美观,而其中最为世界所瞩目的则属土家歌舞。土家人生平下来似乎就是歌舞的妙手。他们个个能歌善舞,歌喉宏亮,舞姿粗犷。因而在土家族地域行走,分不清哪是天上哪是人世,哪是梦里哪是梦外。

跳丧舞又名跳丧鼓,土家语叫“撒尔嗬”,是恩施土家族一种古老的丧葬仪式舞蹈。早在隋唐时期,土家先民就有“其父母初丧,击鼓以道哀,其歌必号,其众必跳”的习俗。据有关史料记载:“家有亲丧,乡邻来吊,至夜不去,曰伴亡。于柩旁击鼓,唱俚歌哀词。”这种祭祀歌舞,在古代巴人后裔土家族的聚居区世代沿袭,千古不绝。哪家死了老人,村民们闻讯而至,通宵达旦,这叫“人死众家丧,一打丧鼓二帮忙”,“打不起豆腐送不起情,跳一夜丧鼓陪亡人”。这种丧葬习俗经过不断传承,逐步演变为恩施土家族的跳丧舞。

在土家族中人们的艺术上都是来自于民间,而土家族的人们中很多有着好玩的艺术上,对此土家族的文化艺术到底有哪些?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在土家族地域,被土家人引为孤高的则是山歌、南曲和跳丧舞。它们被称之为土家人的“三件宝”。

跳丧舞的种类繁多,按跳丧格局大致可分“四大步”、“待尸”、“么连嗬”、“摇丧”、“打丧”、“哭丧”等20多种类型。按模拟形象动作分,有“凤凰展翅”、“犀牛望月”、“猛虎下山”、“虎抱头”、“牛擦痒”、“猴子爬岩”、“狗吃月”、“狗撒尿”、“燕儿衔泥”、“古树盘根”、“幺姑筛箩”、“耍五巾”、“风夹雪”、“滚身子”等。跳丧时,锣鼓大作,鞭炮阵阵,一人击鼓叫歌,跳者围棺接歌而起,脚跟鼓点鼓跟脚,跳者二至四人,但女人不能跳丧。击鼓者领唱,对舞者和,多为高腔俚调,边唱边舞。鼓声一起,或高歌狂舞,或轻歌曼舞。舞者头、肩、腰、臂、腿、脚尖、脚跟齐动作,跳着变化多姿的舞步。有时掌鼓击锣二人坐唱,其余人唱和,此名“坐丧歌”;有时掌鼓击锣二人坐唱,另二人边跳边唱,此名“跳丧鼓”;有时四人围棺转圈,边跳边唱,此名“转丧鼓”。

图片 1

土家山歌积厚流光,具有浓烈的糊口吻息和平易近族处所特点,题材普遍,形式多样,年夜体可分为创世歌,劳动歌,时政歌,婚嫁歌,风情歌,情歌等十多种。如不知发阅暌冠何时何代的的《创世歌》有“向王皇帝一支角,吹出一条清江河”;有早见于《明诗综》的儿歌,有早见于旧县志的古谣等等。山歌形式简单,内容丰硕,如摘茶时兴唱“摘茶歌”;薅草,栽秧兴打薅草锣鼓或栽秧锣鼓;剥苞谷季节,晚上世人围坐,兴赶“五句子”;逢男婚女嫁,则兴唱“十姊妹歌”;宾客宴会则兴唱“花鼓子歌”,占四句子等等。土家山歌歌词粗犷豪宕,旋律高亢,节奏自由,多为一人唱一人接,或一人唱多人接,气焰磅礴,热闹不凡。

跳丧舞的曲调有“撒尔嗬”、“叫歌”、“摇丧”、“将军令”、“正宫调”、“一字词”、“节节高”、“螃蟹歌”等数十个曲牌,节奏明快,气氛热烈。

土家族的文化艺术

土家南曲是一种较为古老的曲种。其曲弹唱清雅,婉动弹人,唱腔丰硕,旋律升沉,顿挫,抒缓,有如轻风流水。南曲头,垛子,上下句,南曲尾,称为南曲的“四柱”。手持三弦和擅板,边弹边唱,擅板打法别具一格,称一板三眼。土家南曲多在喜事场所弹唱,段子有取材于小说,戏本故事的《霸王别姬》、《长坂债主》、《红娘递柬》;有取材于平易近间故事的《皮金顶灯》,《螳螂娶亲》;有应酬教育的《八仙庆寿》,《渔樵自乐》,《弄璋》,《弄瓦》;有咏物抒情的《春去夏来》、《悲秋》、《送别》等等。

跳丧的唱腔分高腔、平调,节奏鲜明,主要是6/8拍。跳丧有歌有舞,舞的成分较重。舞蹈时,整个舞场均随掌鼓人的鼓点和唱腔随时变换曲牌、节拍和舞姿。掌鼓者也通过鼓心、鼓边、鼓沿敲击出富于变化的鼓点,边击鼓边领歌,和歌而舞。跳丧舞舞姿狂放,随着击鼓者的指挥,不时改变舞姿和节奏,激越时似山风呼啸,张弛交替,古老质朴。

土家族传承工艺艺术

土家舞蹈中的花鼓子舞和跳丧舞,堪称世界始创。花鼓子舞,并不要鼓,演跳人以双人对舞;舞蹈者手执花帕,“脚踏之字拐,手似杨花柳,腰身前后扭,臀部双方翘”,边唱边跳。跳丧舞是一种祭奠舞蹈,有“人死众家丧,一打丧鼓二辅佐”的说法。土家族人先世尚勇武,视死如白虎飞升。因而悼亡死者无儿女悲戚之态,其悼亡死者的跳丧舞便默示出一种原始、豪爽的色彩。一人击鼓而歌,世人依鼓应合,边唱边跳。其名目有四年夜步、待尸、滚身子、摇丧、么姑姐、么女儿嗬,双狮抢球、凤凰展翅,牛擦痒等等。丧歌歌发,高亢而哀伤,以表达对死者的悼念之情。

跳丧舞从音乐、舞蹈到歌词内容,少有悲伤之感,音乐高亢欢快,舞步健美勇武。跳丧是“欢欢喜喜办丧事,热热闹闹陪亡人”,只有“走顺头路”即寿终正寝的人才有享受跳丧的资格。如父母尚在而晚辈先去世,除非已有儿女抱“灵牌”,否则是不能跳丧的。

竹编

以上仅仅是土家歌舞中的“三宝”。此外还有平易近歌,平易近间小调,宗族音乐等平易近间歌舞艺术。土家人以勤恳、勇敢著称,这与他们能歌善舞是分不开的。因为歌舞是人类绝望后的最后抗议,是对劳动和糊口的最高歌咏,是对发现与缔造的最好奖赏。只有一个自傲、健康、向上的平易近族才敢称之为“歌舞之乡”。

跳丧舞的歌词内容十分丰富,有颂赞土家先民开疆拓土、回忆民族历史的;有反映先民图腾崇拜、渔猎活动的;还有歌唱死者生平事迹的,前唐后汉的历史传奇、日常的生活趣事都是歌唱的题材。歌词多呈四句七言,内容古朴。每唱完一首,最后大家高声合唱一句“解忧愁噢”,表示为死者家里散忧愁。

宣恩花背篓篓底嵌有本板底,从而使之耐磨经用。为防晒防腐和增强器皿的光泽亮度,艺人们最后的一道工序就是为花背篓刷上一层青漆。制作竹编工艺的工具有篾刀、锯、匀刀、刮刀、度篾锥、引撬以及竹质推片、竹质衬圈等。制品有:除花背篓外,扁篾类产品有席、皮篓、箱、簸等;丝篾类有箩、篓、篮之类;并合类产品有桌、椅、床、凳等。

(文章作者:admin)

这就是土家人,即使面对死亡也要笑,也要歌之舞之,让亡灵在快乐中飞升,悼念在歌舞中飘溢,离别在超脱中激荡。撒尔嗬是笑对生死的歌舞,土家族是笑对生死的民族。

头庄坪村人花背篓编织技艺精湛,特色鲜明,其形体结构充分表现出了造型美,经济实用又美观大方,极具工艺美术的本质特征,还具有欣赏和收藏的审美价值。

如今,跳丧舞已逐步从丧葬活动中分离出来,成为一种颇具观赏性的土家族群众性舞蹈。跳丧舞是土家人民自己创造的艺术财富,源远流长,形式多样,多侧面地展示了土家民族的风情习俗,它是土家民俗文化的奇葩。

竹编宣恩花背篓工艺历史悠久,特别是创作的各类花纹图案不仅表现出造型美、色彩美和装饰美,还有着一定的民俗文化寓意,是创作者反映生活、表现生活、美化生活的智慧的结晶,虽然这些作品为实用而作,却具有民间工艺美术研究价值。

竹编工艺既能解决人们生产生活的物质需求,又能满足人们的审美心理。更为重要的是能给农村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一定程度上发展和繁荣了农村经济。因此,竹编工艺还具有不可小视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

宣恩竹编工艺传承靠师传、家传及自学,以家传为主、师传和自学为辅。随着现代化进程日益加快,农村生产生活条件迅速改善,许多生产类竹编器皿已逐渐淡出,如晒席、挡席、睡席、箩筐、背篓、提篮、饭篓、斗笠等,竹编工艺品种随之减少,加上竹编艺人收入微薄,年轻人不愿学,长此下去,竹编工艺有消亡危险。

竹编器皿属于工艺美术范畴,工艺美术的历史从地球上有了人类活动足迹后便开始产生了。

宣恩县李家河乡头庄坪村可谓竹编工艺之乡。头庄坪村的竹编工艺生产,据调查已有100多年历史,自清末民初开始,这一带的农民就有做篾货的习惯,不少人专业从事竹编工艺,或受人之请出门做上门工,或在自家编织背篓之类的篾货,逢场挑上街出售。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为鼎盛时期,全村几乎家家户户从事竹编,宣恩花背篓远销四川、重庆等地。进入21世纪,该村的中青年大批外出打工,从事竹编花背篓的手艺人愈来愈少,产品长期供不应求。

以宣恩花背篓为例,编织的主要材料是金竹和南竹劈成的篾片、篾条等。其材料制作程序一般为:先钳掉两头刀砍斜剖部分,用篾刀横削去竹节凸起部分,刮去竹子外部青皮,再劈竹、起黄(劈掉竹条质地较脆的部分),最后扁篾,劈为丝篾。不管是扁篾还是劈为丝篾,都需用匀刀匀成厚薄一致、粗细均匀的篾片或篾丝才能使用,这是保证产品质量的起码条件。而编织花纹图案则要加工花篾,即红绿黑等各种颜色的篾。一般加工黑色篾条的方法就是在竹子刮节去青后,用松树油或橡胶烧烟,制而成,红色多用巴巴红加酒后煮制。

花背篓的编织程序是:用扁篾编底,青篾当框架,丝篾配搭适当花篾编织,然后锁口,插签上背篓系。在编织中,以经纬编织法为主,并充分交叉利用疏、偏、插、穿、锁、扎、套等多种编织技法,从而编织出色彩鲜明、质朴美观、各式各样的花纹图案来。

土家族传统文化艺术

土家族舞蹈

八宝铜铃舞是土家族一种祭祀仪式舞。土家人向祖先解钱,便要请土老师来主持祭祀礼,土老师身穿八幅罗裙,头裹红丝帕,腰系短刀,手持八宝铜铃,边唱边舞。歌颂祖先的创业和迁徙,祷告先人安宁,乞求后生幸运。

玩耍耍又称花鼓子,是土家常见的一种民间舞蹈。舞时,多以一丑一旦出场,均持小扇,动作比较简单。用大小步法,两手在身旁摆动,身体随脚手自然地向两边摆,男动作较大而粗犷,女动作较小而柔和,边歌边舞,轻松愉快,深受土家青年喜爱。

土家族传统舞蹈有跳丧鼓、摆手舞、八宝铜铃舞、梅山舞、跳马舞、操旗舞、八幅罗裙舞、玩耍耍等。

跳丧鼓上土家古老的丧葬仪式歌舞。凡老人正常死亡后,必须跳丧,死者年岁愈高,前往跳丧者愈多,不仅其族亲戚往吊,邻里乡人也要参加,称为人死众家丧,一打丧鼓二帮忙。跳丧多在葬前一夕进行,在死者灵前,先由歌师击鼓叫歌,成队的二歌郎、四歌郎、八歌郎相应接歌,随鼓节起舞,按曲牌进行,边饮宴,边歌舞,多达数百人时,就在灵柩前场坝上应歌接舞以兴哀。

摆手舞是土家人民喜闻乐见的一种传统舞蹈。土家语称舍巴,汉语称玩摆手。跳摆手舞时,由一人在圈中司鼓兼鸣锣,男女舞众在一善舞者领头下,围圈舞蹈,随鼓点进退,变换舞姿。每舞一周或数周换一套程式,把许多动作连贯起来,构成具有完整情节的段落,套套相连。摆手舞内容丰富,主要有表现古代打仗的马前舞,在宫衙朝拜土王的饮宴舞,表现狩猎生活的打猎舞、表现劳动生活的生产舞、表现日常生活的打蚊子、水牛打架等。

土家族民歌

民歌是土家族口头文学的主要组成部分,土家人民爱唱歌,开口一唱一大箩。从来源而论,土家民歌来自巴歌。唐代刘禹锡根据巴歌创造的《竹枝词》世代相沿,其特点一直保存在土家族民歌中。土家族至今传唱的杨柳即为《竹枝词》之一种。在土家与汉族长期文化交流中,土家民歌又受汉族诗歌的不小影响。由于土家人多会汉语,或既能讲汉语又会讲土家话,因此演唱土家民歌大部分都是用汉语唱的,也有用土家语唱的。

土家地区宛如诗歌的海洋,土家族的歌唱和诗歌分不开。即席即兴而歌是多数,有的要用乐器伴奏,有的还是边唱边舞。不仅歌词优美,曲调也十分委婉动听。按歌曲的体裁才分,有劳动号子、山歌、神歌等。薅草锣鼓歌是富有战斗性的劳动歌曲,刚劲有力,节奏鲜明,听起来振奋人心。在土家族中也和其他中南、西南的少数民族一样,流行盘歌。两人对唱,互相盘答,如一方盘问:什么弯弯弯上天?什么弯弯在江湾?什么弯弯街前卖?什么弯弯姐面前?对方答歌:月牙弯弯弯上天,船儿弯弯在江面。梳子弯弯街前卖,眉毛弯弯姐面前。还有盘天地、盘花草、盘鸟兽、盘生产等,其中男女互相盘答,以抒发爱情的较多,四句一首,对答如流,极为生动有趣。土家喜唱号子。如拖船号子、拖木号子、挑岩号子等。先唱号儿,再唱歌儿,一领众和,来回穿插,强调高亢,雄健有力。
推荐阅读:裕固族工艺品有哪些

土家族文学艺术文化

与《梯玛神歌》不同的,是土家族群众在民间祭祀活动之余跳舞时所唱的”摆手歌”,这类民歌是即兴抒情的短歌,具有浓重的山乡艺术风味。此外,”情歌”、”哭嫁歌”、”劳动号子”等,也都是土家族传统民歌中颇具特点的品类。《锦鸡》和《一根藤》,是土家族民间叙事诗的代表作,两首作品都是以爱情故事为题材。土家族的神话,比较著名的作品有《张古老制天和李古老制地》、《卵玉射太阳》、《巴务相》等。民间传说,则以《吴着冲霸占上湖南》、《向老官人》、《田好汉》、《杯子岩》等为代表作。土家族的民间故事相当丰富,其中最具艺术光彩的,是那些表现青年男女爱情生活和妇女命运的故事,同时,反映下层劳动者与剥削阶级之间的矛盾和斗争的故事也有不少。

中国土家族的文学,包括民间文学和作家文学两个组成部分。

土家族文学以叙事诗、山歌及跳摆手舞时所唱之摆手歌等最为著名。摆手歌有大摆手歌和小摆手歌之分,大摆手歌具有史诗性质;小摆手歌多为苦歌、恋歌,系抒情性作品。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独特的山乡风味。长篇叙事诗《锦鸡》是四句头民歌的组合体,用男女对唱方式表现,它以爱情故事为主线,反映出广阔的社会生活面。土家族约283万人,主要居住在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语言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无文字,通用汉文。其文学源远流长,属巴蜀文化系统。《华阳国志巴志》记载,武王伐纣,巴师勇锐,歌舞以凌殷人。土家族神话,是土家族文学中很吸引人的一部分。流传至今的有《洪水淹天》、《太阳和月亮》、《张古老制天李古老制地》,以及有关家畜、家禽、粮食、火种等来源的神话。有的神话被编为摆手歌来唱。

土家族民间文学的代表作品有《梯玛神歌》、《将帅拔佩》、《向老官人》、《西朗卡布》、《哭嫁歌》、《薅草锣鼓歌》等。其中《哭嫁歌》与《薅草锣鼓歌》与土家族的婚嫁和劳动生活密切结合,具有显著的民族特点和浓厚的生活气息。

在民间文学的宝库中,《梯玛神歌》占有重要的位置,它是一部由历代土家族的”梯玛”和民间歌手不断加工和填充而完成的神话古歌,多在祭祀祖先的活动中演唱。《梯玛神歌》由4个部分构成:第1部分讲述了远古时代洪水滔天、人类再造、日月重光等重大事件的过程;第
2部分叙述了土家族先民所经历的大迁徙;第3部分记载着从前土家族人民劳动生产的种种情形;第4部分则由土家族的一系列古老的故事组成。

土家族竹枝山歌质朴清新,别具一格。唐代顾况、刘禹锡、白居易等及其以后的一些诗人所作竹枝词,颇受这类竹枝山歌的影响。流传至今的土家族歌谣形式有七言四句、七言五句、八句等多种格式。既灵活自由,又音韵和谐,谐音双关,比喻起兴,富于形象联想。

《锦鸡》
中国土家族的民间叙事诗。故事大意是:有个名叫春哥的孤儿,10岁时就卖身到土司家里当长工,受尽了欺凌和奴役。有一次,他进山打柴,从蟒蛇的嘴边救出了一只锦鸡。锦鸡于是变为一个姑娘来报答春哥。因为有了锦鸡姑娘的赠予,春哥为10位长工兄弟和自己都赎了身,有了自己的田园。随后,春哥又娶锦鸡姑娘为妻。新婚之夜,罪恶的土司要对锦鸡姑娘施行初夜权,反被锦鸡姑娘用法术把他变成了床下的踏板。整篇叙事诗共
720行,表达了”千本故事万本经,都是善恶两相争”的观念,反映了劳动人民对剥削阶级的痛恨和对幸福生活的追求。
推荐阅读:乌孜别克族工艺品有哪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