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境界莫过于舞到灵魂出窍

图片 1

图片 2

融会了世界最著名的舞蹈形式、风靡欧洲的舞台剧《舞之王“热情之火”》2002年间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上演两场并引起巨大轰动。

托钵僧舞源自土耳其。表演中,托钵僧们沉着自若又生生不息的旋转中,十余位舞者身着荧光舞衣,带领观众进入曼妙的舞蹈王国随后,古老的神话故事、宗教仪式,现代的文化碰撞,一一展开。
旋转舞又称作托钵僧舞,源自伊斯兰教苏菲派的苦行修士会。旋转舞最初作为宗教仪式在教派内流传,并不对外,也曾经因为宗教与政治的相互冲突而几度被勒令禁止,直到托钵僧舞被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才被广为流传。事实上至今真正的托钵僧祭祀活动仍然不允许外人观摩,现在所能看到的,已经是改良后带有表演性质的旋转舞表演了。
土耳其地跨欧亚,东西方文明的影响,让它魅力独具。来自土耳其的《舞之王热情之火》,曾被比喻成伊斯坦布尔。看这场舞蹈,就如同行走于那座城市,随时能感受到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与交融。
托钵僧们沉着自若又生生不息的旋转中,十余位舞者身着荧光舞衣,带领观众进入曼妙的舞蹈王国随后,古老的神话故事、宗教仪式,现代的文化碰撞,一一展开。在两个小时的表演中,主创人员将全力展现波斯、阿拉伯、拜占庭、奥斯曼、中国文化和西方文明的融合过程。热情之火精致细腻、紧凑灵活。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当然是其拿手好戏肚皮舞。在宛如舞神的女主演带领下,众多舞者一起舞动她们的身体,既性感又极富生命韵律,给人健康的美感。

舞者脱去黑衣意味着摆脱凡尘
,留下的黑带,象征自己的肉体,白褂和白裙代表真主,土黄色的高帽子象征墓碑。
距离上次看土耳其旋转舞已有半年多时间,那神奇的旋律、简单而饱含深意的舞姿,仍时时回荡在脑中,历久弥新。土耳其旋转舞不仅仅是舞蹈,更是一种宗教仪式。
苏菲教派认为万物都是旋转的,人从出生至去世,都是一个循环,都是一种旋转,于是,他们通过旋转这种舞蹈形式与宇宙和神达成沟通和接触,这种形式被称为梅夫拉维祭拜仪式,或旋转舞仪式,是一种优雅的灵魂出窍的舞蹈仪式。
提到旋转舞,就不得不提到土耳其旋转舞的创始人杰拉尔丁鲁米,鲁米是土耳其最伟大的神秘主义哲学家之一,是梅夫拉维教派重要的先知梅乌拉那(意为我们的导师)。据称苦修中的鲁米,当年在土耳其的中部城市科尼亚定居时,因听到铁匠铺的敲击声,而感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情不自禁地旋转起来没有停歇,感受到了与宇宙与安拉的对话。他去世后,他的儿子把他的信徒们组织成一个教徒会,称为梅夫拉维,或旋转托钵僧。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来到了科尼亚的梅乌拉那博物馆,纪念鲁米的地方,曾经也是旋转托钵僧聚会之地。对于穆斯林来说,这里是一个非常神圣的地方,每年有超过150万人来这里朝圣,很多人祈祷着得到鲁米的帮助。
在卡帕多西亚一个洞穴里看到了旋转舞。上世纪20年代,现代土耳其国父凯末尔为了彻底西化的改革,禁止了旋转托钵僧这个教派,意识到其中的旅游潜力后,又对这个仪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在伊斯坦布尔的旅游区,到处布满关于旋转舞仪式的演出广告,市场经济浪潮下,古老神秘的宗教仪式,也变得不再纯粹,所以一直没有选择在伊斯坦布尔观看旋转舞。我不知道卡帕多西亚的旋转舞还保留多少原始的味道,但在那时那地感受了这种仪式的力量。
最初的仪式是不允许拍摄的,仪式结束后,会有3人重新上台表演2~3分钟,以便大家拍摄。只能用文字简短记录下整个过程,先有一人进行唱诵,然后鼓声响起,紧接着芦苇笛子的声音响起。5位托钵僧上台,互相敬礼,其中的1位带领其他人在礼堂中开始绕圈,绕行几圈后,托钵僧们脱下黑色斗篷,露出长长的白色礼服和宽大的白色裙子,开始不停地旋转,其间还变换着队形。最后回位,又穿上黑色斗篷,接着最初的那人又开始了唱诵,整个仪式结束。
舞者入场时的黑色装束象征着尘世间的万事万物,脱去黑衣意味着摆脱凡尘
,留下的黑带,象征自己的肉体,白褂和白裙代表真主,土黄色的高帽子象征墓碑
,最初的旋转,他们把手臂弯至胸口,意味着他们放弃了现世的生命,将重生在与真主的神秘结合中。现在成为右手向上,左手向下半垂的姿态。右手向上,表示接受神的赐福及接收从他而来的能量;头向右侧,表示没有了自我,及完全接受神的安排;左手向下半垂,手掌向下,表示将神所赐的能量传于大地及其他人。
旋转时,他们始终以左脚为圆心旋转,意味着世间万物生生不息、四季变换和周而复始

旋转舞的哲理是:他们相信万物无时无刻都在旋转,人的构成分子也与宇宙中的地球和星球一起旋转,人出生至逝世,从年轻、长大、老去,都是一个循环,是生生不息的,犹如旋转不停。
旋转结束后,托钵僧们又穿上了黑色斗篷,结束了与真主的神秘结合。
旋转舞已经成为土耳其不可缺少的标志之一,游走在土国各地见到了不少带有旋转舞的纪念品,神圣的仪式顿时变得可爱可亲。

??记者了解到,2005年1月18日,北京现代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将再度把这部经典的舞剧搬上北京保利剧院的舞台。

展现世界舞蹈史

??《舞之王“热情之火”》可以说是一部舞蹈大全。当《大河之舞》等踢踏舞风靡北京的时候,“热情之火”则第一次把世界主要的舞蹈历史在舞台上集中展现出来。众所周知,土耳其在一万年前便已经成为世界舞蹈的发源地,因此“热情之火”融会了世界最著名的舞蹈形式。该剧展现了土耳其风格的民间舞、健康性感的肚皮舞、走火入魔的甩发舞、神秘莫测的巫术舞、天旋地转的托钵僧舞、惊天动地的鼓舞、排山倒海的踢踏舞、开绷直立的芭蕾舞、神采飞扬的现代舞、棱角分明的爵士舞……每一段舞蹈都在揭示一个神话――普罗米修斯的火种、潘多拉的盒子、托钵僧的宗教仪式。不仅如此,主创人员还力图通过60多名舞蹈家在120分钟内的舞蹈展现波斯、阿拉伯、拜占庭、奥斯曼、中国文化和西方文明的融合过程。

?? 交融东西方文化

??“热情之火”最大的特色莫过于“融合”。该剧的音乐创作者慈汉塞泽多古先生是旅居在比利时的土耳其人,因此他在音乐创作中格外重视东西方音乐元素的结合。观众不仅会听到波斯、阿拉伯和爵士音乐,还可以欣赏到中国的古琴和管乐演奏。编舞西纳西帕拉也一直遵循着“融合”的原则。在他的舞蹈设计中,黑海地区的民族舞蹈有爵士节奏相伴,而性感的肚皮舞中却又有“天鹅湖”中的高贵。

??有人曾将“热情之火”比喻成伊斯坦布尔的街道上,随处可以感受到的东西方文化的交融。

?? 首饰多达18000件

??与其他舞剧不同的是,“热情之火”不仅注重舞蹈的表演,还格外注重服装与佩饰,该剧60名演员的服装多达1800套,而和服装相配的首饰竟然达到了18000件。北京舞台上还没有一台演出能在视觉上造成如此声势浩大的冲击力。“热情之火”的服饰不但数量众多,而且对服装的制作极其讲究,我们只能用豪华辉煌来形容正常演出的视觉效果。观众可以在幽暗的舞台灯光中,看到身着性感白纱舞裙的肚皮舞女郎在“点点星光”下舞蹈,也可以看到身着苏格兰背心、短裙的演员跳起欢快的踢踏舞。与此同时,演员佩戴的不同款式的佩饰也将为观众带来一次舞台版的“时尚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