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士大夫们的“交际舞”,汉代壁画中有不少舞蹈场面

舞蹈是艺术之母。它起源于何时?究竟有多长的历史?它的创始人是谁?这在目前还很难说清。一般研究者认为,舞蹈始于旧石器时代,也可能更早些。在中国远古的传说中,有的说祝融的儿子长琴始作乐风;有的说帝俊的八个儿子始为歌舞,炎帝的重孙延始为乐风;还有的说黄帝创造了乐舞。实际上舞蹈的创始者应当是人类的群体。人们在与大自然的斗争中,在为求生存而从事的劳动中,通过人体动作已产生了节奏、律动——最原始的舞蹈动作,也可算是本能式的“人体行为”。因此,舞蹈与劳动有着天然的、不可分割的联系。它的产生要比传说中的时代要早得多,甚至可以说,自有人类就有舞蹈。下图一女,面部相对,连臂而舞。又如在新疆呼图壁县岩画中、内蒙古阴山岩画中等,也都有一些男女对舞的画面。这是中国原始交谊舞形态的写照,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交谊舞形象的记录。《诗经.鲁颂》里有“万舞翼翼”的描写。“万舞”是古代乐舞名,甲骨文中已有记载,周代典籍中也有著录。据闻一多《姜源履大人迹考》的考证,“万舞”是远古时期,每年仲春二月在祭祀女娲的日子里,青年男女聚集在神宫附近,以舞交谊相识的一种舞。

士大夫们在饮宴作乐时,除了即兴歌舞之外,还有一种颇重礼仪的社交舞蹈,这就是史书上多有记载的以舞相属。宴会中一般是主人先舞,客人再舞为报。这种交际舞有严格的礼仪规矩,姿态仪容都有讲究,违反了规矩就是失礼。
汉代壁画中有不少舞蹈 场面
虽然目前世界上流行的交际舞,最早起源于欧美等地的一些国家,但交际舞在我国也有着极为悠久的历史。早在汉唐时代,士大夫们在饮宴作乐时,除了即兴歌舞之外,还有一种颇重礼仪的社交舞蹈,这就是史书上多有记载的以舞相属。属者,委也、付也,即邀请之意,前一个人舞罢,顺邀另一人起舞,此即为属。宴会中一般是主人先舞,客人再舞为报。这种交际舞有严格的礼仪规矩,姿态仪容都有讲究,违反了规矩就是失礼。
古代士大夫之间心存歧见,往往会在交际舞中互示爱憎。《后汉书》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以舞相属的故事:蔡邕被贬,友人设宴送行。席间,五原太守王智起舞属蔡邕,而蔡邕却不应属回报。王智大怒,蔡邕也拂衣而去。原来,这位五原太守是中常侍王甫的弟弟,他一贯倚仗其弟的权势作威作福横行霸道。为人正直的蔡邕不屑于与之交往,于是便有意轻侮他。得罪了这个权贵,以至于后来蔡邕就再也没有回京城做官的机会了。
汉画像石对以舞相属的礼仪舞蹈,也有所表现,如四川彭县出土的汉画像石中,主人戴冠,宽袍广袖,袖中又套窄长袖,五彩镶边,右手举起,左手作相邀状,客人亦长袍广袖,举右手,左手前伸答舞,主人旁有女侍者执便面,客人旁有男侍者,端一长案,正拟捧上酒馔。此外,还有以舞相属的连环图像。
《三国志》中也有类似记载:陶谦任舒县县令时,郡守恰是其同乡、并与其父交往甚密的张磐。张磐甚是亲热,愿引他为亲信。陶谦却深知其为人,总觉得在他管辖之下是一种委屈。有一次,张磐设宴请陶谦,并于席间起舞来属他,陶谦勉为其舞。舞到该转身时,陶谦却不转身,张磐问他何以如此,谦曰:不可转,转则胜人。
原来,古人把升官视作日转千阶。陶谦此语,言外之意是:我若一转,就不再屈居于你之下了。张磐自然能领会其中的深意,甚为恼怒,并由此记恨陶谦,处处与陶谦为难。后来,陶谦不得不弃官出走。

澳门新莆京网络平台,虽然目前世界上流行的交际舞,最早是起源于欧美国家,但交际舞文化在我国也有着极为悠久的历史。早在汉唐时代,士大夫们在饮宴作乐时,除了即兴歌舞之外,还有一种颇重礼仪的社交舞蹈,这种舞蹈就是史书上多有记载的“以舞相属”。

到了汉代,中国就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交谊舞,名曰“以舞相属”。在四川彭县出土的汉代画像砖上,就保留着“以舞相属”的舞蹈形象。这是一种具有交谊性的邀请舞,主要用于社交场合,其目的是为了活跃气氛,联络感情,增进友谊。从两汉至魏晋,在官员和贵族举行的宴会上颇为盛行。它进行的方式,一般是主人先行起舞,舞完后,把舞蹈交付对方^^邀请另一人继续跳下去。“以舞相属”的规则是,被邀请者必须起舞回报,舞毕再以舞相属于另一人,以此循环,尽兴为止。如被邀请者不尊重、不响应邀请,会引起彼此不悦;如果该转的时候不转,也被认为是失礼。有人因不回报起舞,引起严重矛盾或重大祸端。如东汉时期著名的文史学家和音乐家蔡邕受污流放五原,当遇朝廷大赦,欲启程返家之际,五原太守王智设宴为他饯行,“酒酣,智起舞属邕,邕不为报”。王智平日依仗他哥哥王甫在朝中当中常侍的权势,骄横无比,目中无人,蔡邕为人耿直,不耻王智所为,当众拒其邀舞,王感到无法容忍,大发雷霆,当即骂道:“徒敢轻我。”蔡邕也拂袖而去。王怀恨在心,“密告邕怨于囚放,镑讪朝廷”。蔡邕为了避祸,便“亡命江海,远迹吴兴”,达12年之久。三国时,魏国陶谦性情刚直,在一次宴会上,张盘起舞并属陶谦,陶谦开始不肯起舞,经一再强邀不得不舞,舞毕该转时又不转。当张盘问他何故不转时,陶谦答“不可转,转则胜人”。为此二人失和,后来陶谦竟弃官而去。而且,舞蹈的动作和姿态也有一定的程序和规定。“以舞相属”当时只在官宦和贵族中流行,并且只在男人之间共舞。这种舞蹈在宋代以后就失传了。

“属者,委也、付也,即邀请之意,前一个人舞罢,顺邀另一人起舞,此即为属。”

汉唐时期还盛行一种群众性交谊舞形式——踏歌舞。踏歌舞“踏地为节,拉手而舞”,多于节日集会时男女众人手拉手以脚踏地、边歌边舞。有的地方,一直流传至今。唐宋时期传到海外。据有关专家考证,现在世界范围内流行的交谊舞水兵舞吉特巴就是源自中国古代的踏歌舞。

宴会中一般是主人先舞,客人再舞为报。这种交际舞有严格的礼仪规矩,姿态仪容都有讲究,违反了规矩就是失礼。

到了唐代,交谊舞在中国已经比较普遍。当时的交谊舞叫“打令”。“打令”有二人对舞,还有集体舞;特别是“打令”还发展出了一系列舞蹈规范动作。宋代朱熹的《朱子语类》卷92记载:“唐人俗舞,谓之打令,其状有四:曰招、曰摇、曰送、曰邀“有四句号云:‘送摇招遨。三方一圆。分成四片。送在摇前。’”

古代士大夫之间心存歧见,往往会在这样的交际舞中互示爱憎。在《后汉书》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以舞相属”的故事:蔡邕被贬,友人设宴送行。席间,五原太守王智起舞属蔡邕,而蔡邕却不应属回报。王智大怒,蔡邕也拂衣而去。原来,这位五原太守是中常侍王甫的弟弟,他一贯倚仗其弟的权势作威作福横行霸道。为人正直的蔡邕不屑于与之交往,于是便有意轻侮他。得罪了这个权贵,以至于后来蔡邕就再也没有回京城做官的机会了。

综上所述,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交谊舞,而且有过世界上领先的交谊舞成就。中国古代的“交谊舞”与现代交谊舞虽不可同日而语,但它们同属社交舞蹈或礼节性舞蹈,作为遨舞与被遨舞者的礼貌要求是相通的。现代交谊舞男女扶持,欣喜共舞,以礼相待,其情融融,已经发展成为全球范围内广泛流传的“世界语言”了。

汉画像石对“以舞相属”的礼仪舞蹈,也有所表现,如四川彭县出土的汉画像石中,主人戴冠,宽袍广袖,袖中又套窄长袖,五彩镶边,右手举起,左手作相邀状,客人亦长袍广袖,举右手,左手前伸答舞,主人旁有女侍者执便面,客人旁有男侍者,端一长案,正拟捧上酒馔。此外,还有以舞相属的连环图像。

《三国志》中也有类似记载:陶谦任舒县县令时,郡守恰是其同乡、并与其父交往甚密的张磐。张磐甚是亲热,愿引他为亲信。陶谦却深知其为人,总觉得在他管辖之下是一种委屈。有一次,张磐设宴请陶谦,并于席间起舞来属他,陶谦勉为其舞。舞到该转身时,陶谦却不转身,张磐问他何以如此,谦曰:“不可转,转则胜人。”

原来,古人把升官视作“日转千阶”。陶谦此语,言外之意是:我若一转,就不再屈居于你之下了。张磐自然能领会其中的深意,甚为恼怒,并由此记恨陶谦,处处与陶谦为难。后来,陶谦不得不弃官出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