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舞蹈《选村官》最高奖项“群星奖” – Powered by ChinaDance.CN/

图片 1

央视著名主持人董卿采访朱东黎。

朱东黎自述:

喜报!喜报!

有一位许昌籍女性,她创作的舞蹈作品数次登上央视舞台,且多次荣获国家级奖项;她用赏心悦目的舞蹈动作传递着美、鼓舞着人心。

我有一种”农民情结”。”人的一生能干事的时间总共只有一万多天,我还是想当一个合格的’农民’,好好耕作舞蹈的一亩三分地。待老了的时候回头看看,地里的庄稼果实累累,我就满足了。”

中山原创舞蹈上央视啦!

她叫朱东黎,现任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副教授、艺术中心主任,为广东省首批三位舞蹈编舞家之一,2011年成为广东省三八红旗手。

第九届艺术节第十五届“群星奖”颁奖晚会于5月24日晚在广州中山纪念堂徐徐落幕,由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副教授朱东黎编导的原创舞蹈《选村官》在来自全国众多参加决赛的舞蹈中脱颖而出,代表广东省获得中国文化部设立的社会文化艺术政府最高奖项——“群星奖”,也是中山市首次获得舞蹈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群星奖”。

近日,央视纪录片《传承的力量》栏目组正在中山紧锣密鼓地拍摄,他们拍摄的是中山本土特色舞蹈《龙舟鼓》。据悉,该作品已成功入选了由教育部主办、中国青年报社承办的学校体育艺术教育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成果展示活动,节目将在2019年端午节当天在央视10套晚上播出,教育部新媒体也将播出该节目的网络版。

朱东黎是土生土长的许昌人,1995年到中山工作,共创作了20多个舞蹈作品,其中14个作品荣获省级、国家级奖项30多个,是CCTV第六届电视舞蹈大赛金奖作品编导、优秀编导。2011年12月,央视三套《舞蹈世界》栏目特别录制了朱东黎作品专辑。

置之死地而后生

《龙舟鼓》是一支具有20年历史的本土特色舞蹈,舞蹈共用时6分50秒,由引子荡龙舟逗龙舟赛龙舟舞段组成,队员动作优美刚劲有力。由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朱东黎教授指导,大学生艺术团学生担纲完成。

2012年2月28日21时30分,市民朱红坐在电视机前,怀着激动的心情收看央视三套的《舞蹈世界》栏目。这期节目的主人公是广东省著名舞蹈编舞家朱东黎,时长60分钟的节目播出了朱东黎创作的《流动娃》、《选村官》、《哭嫁歌新唱》、《西部支教》4个舞蹈作品,主持人李思思在现场还和朱东黎进行了交流。

她也曾经迷茫过。回想1995年第一次踏上中山的土地,那炎热的天气让来自北方的她汗流浃背,似乎这一方水土并不适合自己。与许多选择“南下”的北方人一样,她也因文化差异而无所适从。最初,她的创作也与这片土地“格格不入”,北方的舞蹈元素深入她的骨髓,举手投足间皆是胶州秧歌的味道,但如今,朱东黎的舞蹈作品中已满溢着水的风情。

20年过去了,《龙舟鼓》先后有100多名学生参与表演,老一辈的舞者已经是中山各行各业的精英和骨干。拍摄当天,突然迎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20年前的舞蹈队员,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怎么说:

朱东黎是我的妹妹,她十几年前南漂到广东,靠着努力拼搏取得了这样的成就,背后洒下了不少汗水,我为她感到高兴。朱红说。

如何获得如此转变?“置之死地而后生。”她决心抛弃以往,融入这方水土。她感谢那些支持与帮助她的人们;学生们对艺术的热爱,对老师的信任鼓舞了她;本土民俗专家陈锦昌,曾为她耐心讲述了中山各乡镇的民俗文化。正是在一次聊天中,她获悉了唱龙舟这一民俗,继而迸发出创作《龙舟鼓》的灵感。

为了配合节目组精益求精的录制,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师生凌晨5:00准备化妆拍摄事宜,晚上彩排录制持续至23:40,中间未曾喊苦喊累。教育部“传承的力量”摄制组总导演连连赞叹:“你们的学生是我在本次拍摄行程中,见到过的最有毅力、最坚韧、最敬业的团体。”

在广东,她是知名的获奖专业户

“岭南舞蹈与北方舞蹈元素虽属于两种不同的风格,但具有相同的力量,在我的艺术创作中交融碰撞,激荡出灵感。”朱东黎说,水乡文化亦已流淌在她的血脉中,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我的欢乐,悲伤与幸福,都与它息息相关。创作的快乐滋养着我的生命。”

链接:《龙舟鼓》作品介绍:

一年之中6次登上央视舞台,手机变成了热线电话

《选村官》灵感

在1999年初,朱东黎教授就开始了对濒临失传的“龙舟鼓”这一民间艺术形式进行采风和资料的搜集整理,她请教中山的文化学者陈锦昌先生,寻访“老龙舟”——坦洲镇76岁陈石老人,牺牲无数节假日,历尽艰辛,最终创编了具有浓厚岭南文化风韵的舞蹈作品《龙舟鼓》,该作品获得了社会的高度赞誉:1999年获得广东省中师文艺汇演一等奖;2001年获得全国首届大学生舞蹈比赛一等奖;2002年获得首届中国舞蹈节“校园舞蹈精品”奖。

3月6日,记者拨通朱东黎的手机时,她的周围正聚集着一群学生,听起来现场煞是热闹。我刚刚接到了央视的邀请,正在安排学生排练舞蹈朱东黎说。2011年,朱东黎带领学生8次到北京参加各类比赛和文艺晚会,6次登上央视舞台。2012年2月28日,央视三套《舞蹈世界》栏目特意为她录制的专辑播出后,朱东黎的手机变成了热线电话,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或同行给她打来电话,或联系采访,或咨询专业问题。

《选村官》于2008年创作完成,其灵感来自2007年朱东黎在中山日报社看到记者萧亮忠拍摄的一组表现村官选举的照片:村民们坐着板凳在水泥地上画密密麻麻的“正”字。

今年端午节

朱东黎1978年考入许昌师专音乐班,在校期间担任许昌师专大学生艺术团舞蹈队队长。毕业后她相继在许昌、漯河等地任教,其间组织、策划了大量舞蹈文艺节目和多台文艺晚会。

该舞以2008年开始每年选聘10万名优秀高校毕业生到农村任职为创作切入点,紧扣“大学生到农村,竞选村官当主任,社会主义新农村,小康路上大步奔”这一时代主题,整个舞蹈自始至终贯穿着喜剧手法,乡土元素。它舞遍了中山的大小舞台,曾获得省第五届音乐舞蹈花会金奖、省第二届大学生艺术展演一等奖、省第三届大学生艺术节一等奖、全国大学生艺术展演一等奖、第八届鲁迅文学艺术奖等大奖。

我们一起期待

1995年,中山市教育局到河南招揽人才,朱东黎被相关负责人一眼看中。随后,她去了中山,在那里一干就是17年,把满腔热情投入到了她所挚爱的舞蹈事业上。由朱东黎编导的《龙舟鼓》、《沙田赋》、《水乡晚晴》、《村里亮起了红绿灯》、《我的2008》、《哭嫁歌新唱》、《我的小竹林》、《孙中山破陋习》、《选村官》、《流动娃》、《五四记忆》、《西部支教》等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群众的舞蹈作品,在各类比赛中一次次获得各种奖项。

朱东黎透露,参演“群星奖”表演的《选村官》在以往基础上在“投票”情节与演员表情等细节上又经细琢,因二十人改为十六人,以致摆凳子的时候差点不够时间,还有两位递凳子的演员“暗藏”舞台之上。

他们精彩表演吧!

其中,《流动娃》获得第六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少儿专场唯一的金奖,朱东黎荣获优秀编导奖;《选村官》获得第二届大学生艺术展演一等奖、第十五届群星奖,并成功入选中央电视台《我要上春晚》栏目

从《龙舟鼓》、《沙田赋》、《水乡晚晴》,到《村里亮起了红绿灯》、《“哭”嫁歌新唱》、《水乡小竹林》、《选村官》,朱东黎的作品不断得到肯定。外人只看到了那一张张荣誉证书向她纷沓飘来,它们的背后却沉淀着一位“农民”十多年的坚持不懈舞台耕耘。

在广东文艺界,朱东黎是声名显赫的获奖专业户。凤凰卫视《纵横中国》栏目,以《走进香山》为题,对朱东黎进行了专访;中山电视台访谈类专题片《南漂十年》,对她进行了专访

对话:朱东黎谈舞蹈艺术教育

将南北文化交融,用汗水和智慧换来成功

记者:对群众艺术作品创作,面对非专业的舞蹈演员,你是如何使他们的发挥与你在专业上对艺术的完美追求相契合。

我的每一个舞蹈动作,都有中原文化的痕迹

朱东黎:我会为他们量体裁衣,每一个高难度动作,都是在舞蹈演员经严格训练后的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她说,因为舞台不承认缺点,它会放大所有的动作,有时候,一个勉强而为的大跳反会弄巧成拙,对孩子来说,更有可能伤及身体。

回想起1995年第一次踏上中山的土地时,朱东黎坦言,广东留给她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天气热得难受,让来自北方的她汗流浃背;和别人沟通也有障碍,在街头问个路,说了半天却彼此都没听懂。她说:除了店铺上的字认得外,其他的完全陌生。

我看过一些儿童舞蹈,舞蹈编导要求孩子们表现整齐划一的动作,却忽略了对孩子美感的培养。这样孩子或许以为跳舞只是动动胳膊动动脚。学习艺术应是培养孩子的创造力,培养其卓尔不群的气质,让孩子有感而发。艺术,首先要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选村官》之所以能打动观众,每次都能带给观众欢笑与哲理,因为跳舞的学生们都领悟了它的潜台词是什么。罗丹说过,“艺术就是情感”。我总是在努力地把学生的情感调动起来。

对朱东黎来说,生活细节上的不适应不算什么大问题,最让她无所适从的是南北文化的差异,精心编排的舞蹈却得不到认可,原因是大家认为她的作品用的是北方惯用的表达方式,没有一点儿广东味儿。该怎么办?是坚持自己的创作风格,还是融入当地的文化?倔犟的朱东黎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儿,她思考良久,下定决心探索新的艺术形式,一定要创作出让人耳目一新的舞蹈作品,让广东舞蹈界对她这个来自许昌的新面孔刮目相看!

记者:我注意到,在你编导的许多少儿舞蹈中,都非常自然地展现孩子的天真烂漫。

朱东黎深入岭南水乡采风,找到了硕果仅存的龙舟鼓老艺人76岁的陈石老人,探访、学习、提炼、归纳。最终,朱东黎创作出她的第一个岭南舞蹈作品《龙舟鼓》

朱东黎:我曾经在一个舞蹈队挑选过小演员,结果发现有许多孩子在舞蹈表现上被程式化,形成固定的思维模式,或是刻意模仿大人。我想,人生的童年很短暂,与其让孩子模仿成人,为何不让他们在过程中感受快乐?我觉得自己应当以舞蹈记录的是属于人生每个阶段的不同的美。展现这个阶段的人的自己的生活,让艺术创作“以人为本”。有时候,不是没有美,只是缺乏发现美的眼睛。

艺术就像搞科研,细节关乎成败,很多精品都是花时间磨出来的。朱东黎说。为了给《龙舟鼓》配上合适的曲子,朱东黎联系到了当年住在广州的知名作曲家龙伟华,多次从中山乘车去广州与龙伟华沟通。有一次,为了赶上从广州到中山的末班车,朱东黎跑得鞋带扣都丢了。鞋子坏了没法儿再穿,她只好用双手提着,光脚跑到车站。在朱东黎的记忆中,这样从中山到广州往返十几次之后,她和龙伟华才完成了《龙舟鼓》曲子的纸面创作。

第一个原创作品《龙舟鼓》跑了二十多趟广州

可能是上天眷顾努力的人!朱东黎感慨道。1998年,在她到达中山的第四个年头,朱东黎凭借她第一个具有岭南风格的舞蹈作品《龙舟鼓》,从广东50多支参赛队伍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广东省中师文艺会演第一名,一雪前耻。

《龙舟鼓》是朱东黎来中山后的第一个原创作品,它的创作过程令她毕生难忘。

此后,朱东黎成了获奖专业户,《沙田赋》、《水乡晚晴》一批散发着岭南水乡气息的舞蹈作品陆续面世,屡获大奖。

为了获得素材,她曾经坐摩托车六下坦洲,请教“硕果仅存”的“唱龙舟”老艺人陈石。老人家中简陋,连一个龙舟鼓都没有,弄一个大的竹节做鼓,找一个称盘来做龙舟锣,再找一根筷子来敲竹。让朱东黎感动的是,虽然如此,每次示范演唱时,他都必然换上一身干净的蓝色衣服。在她执著的节奏中,她渐渐找到龙舟鼓的舞蹈韵律。

岭南舞蹈比较轻盈,与北方舞蹈虽然风格不同,但具有相同的力量。我创作的每一个舞蹈动作,都有中原文化的痕迹。两种文化在我的脑海中交融碰撞,激荡出灵感的火花,这已经成了我的优势和特色。朱东黎说。她表示,她在舞蹈方面接受的启蒙教育以及综合素质的培养,都是在许昌完成的,中原文化已经融入她的血液,并伴她一路成长。

为了给《龙舟鼓》的舞蹈配曲,她曾在周末早出晚归,跑了二十多趟广州,请著名作曲家龙伟华操刀。“龙伟华是名家,我是小老师,作曲家早上起得晚,我默默地等他洗漱完毕,吃完早饭,已近中午,我才忍着饿和他开始讨论配曲的写作。”2002年,《龙舟鼓》获得中国首届舞蹈节的舞蹈精品奖。一路走来,其中付出了多少心血与汗水?朱东黎只觉得:当年“辛苦”,现在的她也恐难做到。

故乡面貌日新月异,故乡人幸福感强烈

然而,她没有停下。“舞蹈的过程就像是凤凰涅槃,要想做出真正的精品,就必须吃得了苦,受得了寂寞,不重复自己,也不模仿别人。”当《选村官》再获大奖的消息传来,她已以南下农民工子女的“流动娃”为主题,开始了新的创作。将新闻搬上舞台,似乎渐成她的一张“招牌”。朱东黎说:“搞艺术的应有社会责任感,我们有义务去记录时代。”

许昌这片土地养育了我,故乡是我的根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因为我最爱的舞蹈艺术就是我的工作,所以,我能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为之痴迷、沉醉。朱东黎说。

朱东黎从小热爱舞蹈。四五岁的时候,她在市寇家巷幼儿园上学,因为擅长扮演《沙家浜》里的沙奶奶,经常参加各类文艺演出,登上了许昌大大小小的舞台。她上中学的时候,许昌市八中成立了一个文艺班,汇集了一批文艺尖子,朱东黎就是其中之一。在那里,她接受了专业而系统的训练,为日后在艺术道路上的腾飞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中山工作的17年,忙是朱东黎日常生活的主旋律。除了上艺术理论课、专业课外,她还要夜以继日地带学生练功、排练、编舞。利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加班排练,对于朱东黎来说,是极其平常的事儿。

搞艺术就要忍受常人忍受不了的辛苦,承受常人承受不了的寂寞,克服常人克服不了的困难,心永远向着梦想,坚持坚持再坚持!朱东黎说。

朱东黎的父母都在许昌生活,而且已步入耄耋之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朱东黎觉得自己的家乡情结越来越重。她告诉记者,每次回许昌,她都会发现一些让人惊喜的变化。尤其是东城区,街道干净整洁,建筑物也很有特色。朱东黎是搞艺术的,比较感性,走在东城区的大街上,总是忍不住唱上几句。她觉得在许昌生活的人幸福感特别强烈,这种幸福感总是让她感到很温暖。

凤凰卫视的主持人采访我的时候,曾经问我感觉自己更像许昌人还是中山人,我说我魂牵梦萦着故乡许昌,只是梦醒时,才发现自己身处中山。许昌这片土地养育了我,无论走到哪里,故乡都是我的根。朱东黎说。

(文章作者: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