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撒拉舞充满了青春

“骆驼泉是一种有着800年历史的撒拉舞,是唯一完全传承下来的撒拉族传统民间舞蹈。在政府相关部门的救援下,“骆驼泉”已经走上艺术舞台,从濒临灭绝的边缘步入了一个新的起点青海省撒拉民间文学艺术研究协会的专家韩占翔说。

勤劳勇敢的撒拉人总是能唱得好、跳得好。不管他们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开会,什么时候工作,他们总是唱歌跳舞。在长期的工作生活中,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创造了美丽动人的“朱奈娜”。这些舞蹈简单,没有器乐伴奏,但具有浓郁的地方风味和鲜明的民族特色,深受撒拉族人民的喜爱。

撒拉族是我国西北五大“小民族”之一,其民族性格和民族特色十分突出。它主要生活在循化撒拉族自治县黄河河谷、华龙回族自治县和宝安东乡撒拉族自治县积石山甘肃省,被称为青海西藏高原的“小蒋楠”。他们信奉伊斯兰教,有自己的语言,人口约10万。撒拉族原生态舞蹈有骆驼舞、阿里马舞、埃塞尔舞、马修舞、连枷舞等,由于原生态环境的逐渐丧失,目前正面临自然灭绝的边缘。如何保护它不被毁灭已成为一个紧迫的问题。舞蹈文化是最接近人类生活的文化。撒拉族民间原始舞蹈濒临灭绝的原因是原始生态环境的迅速崩溃。

《骆驼泉》讲述了这样一个悲剧性的传说:公元13世纪上半叶,撒拉人和阿芒的祖先,由于受到当地统治者的迫害,愤怒地带领同一个家族的18个人牵着一头白骆驼,背着家乡的水土和一本古兰经,离开撒马尔罕,去寻找一个新的天堂东边。他们越过天山和黄河,历经千辛万苦来到循化县乌图石山。这时,天色已晚,白骆驼在茫茫人海中迷失了方向。第二天,他们在附近发现了一个清泉。丢失的骆驼变成了白石。因此,它被命名为“骆驼泉”,从此定居下来,从事宗教活动,不断拓展生活空间,安居乐业。

骆驼舞是撒拉人流传下来的一种舞蹈。它诞生于循化,一种古老的民间舞蹈。演出中,两人翻起羊皮大衣,一人在另一人前面,穿着骆驼的衣服,另两人一人穿着长袍,头上围着一条“达斯达尔”,用手牵着骆驼,放在骆驼背上的钱包里,里面装着古兰经、水、土等东西。一人化装成蒙古人,由四人表演,主要以手和步的形式进行。他们边跳舞边唱歌,向观众讲述了祖先的长途跋涉,包括蘑菇的苦味。东移至循化的历史。骆驼舞的情节和骆驼泉的传说一样。与骆驼泉相比,骆驼舞提供的史料简洁准确,更有历史价值。骆驼舞大多在男女结婚当天表演。萨拉尔人把年轻男女结婚的日子称为“duiona”。当那一天到来时,艺术家们在院子里表演,观众们围坐在一起,参与对话。随着剧情的变化,观众的情绪时而快乐,时而悲伤。表演者们回荡着观众的情绪,气氛非常热烈。据老撒拉人说,很久以前,人们就非常重视骆驼舞。结婚那天,无论是谁家,都要跳骆驼舞,邀请“阿格尼”和“孔穆珊”的人观看,形式宏大,气氛欢快。它的宗旨是寓教于乐,即通过观看舞蹈的机会,使男女老少接受民族历史教育。娱乐教育。为了达到让子孙后代不忘祖宗的目的。因此,从舞蹈的角度来看,骆驼舞是比较简单的。更重要的是,它为研究撒拉族历史保护提供了珍贵的资料和生动的形象,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

世上没有永恒的东西。你不能两次进入同一条河。许多民俗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演变的。由于撒拉族也在与时俱进,不可能指望这个民族产生的原生态舞蹈永远是“原生态”的、不变的。即使采取一些“围剿”措施,也只是在“鱼缸”里养鱼,不会有强大的生命力。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的变化将不可避免,民族的心理结构和审美情趣也随之发生变化。作为与人类相伴而生的原生态舞蹈,只有在拓展和创新中寻求新的变化和生存。否则,它只能灭绝或被封为化石。

“撒拉人自己编骆驼泉,主要是在民间婚礼上表演,以警示撒拉人不要忘记历史。因为撒拉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所以舞蹈都是民间艺人传下来的,其中很多已经消失了。”“骆驼泉”是迄今为止唯一一种完全传承下来的民间舞蹈,由于只有少数民间艺人能表演,它濒临失传韩占翔说。

《易修尔·马歇尔》(萨拉尔语言的意思是看!这是男人的舞蹈。通常有两到四个人表演,更多的人可以参加。这种舞蹈主要流行于循化县蒙达山区。表演时,艺术家们站在对方的前面,先唱一首宴会歌,然后互相跳舞,轻快地走着,优雅地跳舞。你来相见,相望,心情饱满,表演幽默,展现了撒拉族年轻人的美丽衣裳和勇敢情怀,同时又再现了他们自信、向往、真诚的民族性格。”易修尔马修尔经常在婚礼宴会上表演。因为它的快乐心情,它为婚礼增添了快乐的气氛。因此,这种舞蹈就像骆驼舞一样,是撒拉族婚礼中不可或缺的精神佳肴。

撒拉人的祖先是乌古斯的撒拉人。据说,700多年前,蒙古贵族“签”了阿甘汗的儿子伽利曼。他和他的兄弟阿利曼领导着170个孔门家族。从中亚撒马尔罕开始,他开始以一种传奇的方式向东移动。他们牵着一头白骆驼,背着一袋土和一壶水,从撒马尔罕《古兰经》出发,历经千辛万苦,进入青海循化地区。一天晚上,他们在阿尔特斯山上休息。半夜,芒芒醒来发现骆驼不见了。他急忙叫醒朋友们到处找骆驼。早晨,他们发现骆驼躺在清泉边。它变成了一只石骆驼,驮着的东西完好无损。从那时起,他们就在这个春天定居下来,“骆驼泉”就是以它命名的。骆驼也成为撒拉民族精神的象征。循化是撒拉人的出生地。

循化撒拉族自治县民族歌舞团团长韩福才说:“为了让骆驼泉保持生机和光彩,我们对它进行了抢救性的安排,谦虚地向民间艺人学习,把擅长表演骆驼泉的民间群众吸收到演员中,精心编排排练过去的一年,不仅提高了骆驼泉的艺术水平,而且保持了原汁原味的风格。”韩福才说,“骆驼泉”舞蹈反映了深厚的服饰文化和民族风情。男团舞热情奔放,气势恢宏;女团舞温婉婉转,挥之不去,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同时,为了进一步丰富和提高撒拉舞艺术,他们组织力量对其他传统民间舞蹈进行合理修复,并结合当今撒拉舞生活的变化,安排了一批富有现代生活气息的撒拉舞。

除了骆驼泉,近十种撒拉舞也诞生在舞台上,如《南方之魂》、《快乐的古邦》、《天池之梦》等。而萨拉纳的手机,以撒拉舞的风格,真实地反映了撒拉人今天的美好生活,深受群众喜爱。19岁的撒拉族演员韩佩玲是西部大开发以来中国第一个拯救撒拉族文化的人,被选派到国家舞蹈培训中心学习撒拉族舞蹈。”在充分发挥民间艺人传承、帮助、引领作用的同时,我们开始培养接班人人才,促进撒拉文化的挖掘和发展,”韩正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