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剧《红楼梦》中国的天鹅湖

老实说,当我第一次坐在剧院看舞剧《红楼梦》时,我有一种莫名的担心。一部100分钟的舞剧能把这部伟大的文学经典作品捧得像大海一样深吗?然而,随着剧情的发展,这种担心逐渐消失。

有人认为中国舞蹈不适合表现情节,如《白毛女》、《红色娘子军》都是芭蕾,而舞剧《红楼梦》则是为了改变人们对民族舞蹈的偏见,改变中国舞蹈市场被外国舞蹈公司占领的局面。”《红楼梦》是北京军区同志歌舞团和上海市舞蹈团历时三年精心打造的大型原创舞剧,被确定为第二届北京国际舞蹈表演季的重点节目,并将于明年1月7日、8日、9日在北京保利剧院隆重开幕。

图片 1

幕布缓缓升起,在灿烂的音乐声中,金碧辉煌的贾府出现在他面前。梦中各种各样的人物相继出现。没有必要比较节目中的演员列表来识别人物:优雅的薛宝柴、精明的王希峰、风观草服的Jiamu、优雅的王的妻子、高贵的贾正和欢喜的姥姥刘,Jinling的十二位美人、穿着华丽衣服的王子和孙子。他们不仅长得像出书的人,而且更有气魄。回眸回眸的眼神,举手投足的身躯,人与人之间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以及飘逸美丽的衣饰造型,都一一与我心中的红楼人物相对立。《红楼梦》原著对情节的细致描写和对人物的细致描写,使每一个人物都栩栩如生,但不像世界上的普通事物,在现实生活中也没有痕迹。人们常说,一千个人读《红楼梦》会有一千种解释。其实,我认为不同的解释是根据不同的个人经历和心情对书中人物的定位,而舞台人物造型和定位的“形象”才是舞剧最大的成功之处。

敢吃螃蟹的是北京军区歌舞团的同志。作为军队的歌舞团,他们在做了许多军事工作后,把精力放在了具有民族特色的话剧上。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要“实现从红色经典到民间经典的跨越”。

舞剧《家》剧照

这出戏的舞蹈词汇很丰富。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独特的肢体语言,风格各异,能准确生动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尤其是婚礼剧更别出心裁。红与白、喜与悲、生与死,在有限的时空里,都被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它融合了悲伤与欢乐、爱与恨、疯狂与迷恋、生与死等各种情感,将情节推向极致。就像掉进一个五香缸里,心里起起伏伏,不知不觉衣服都被泪水打湿了。

因此,他们开始在国家和公共精神层面寻找主题。最后,他们选择了融文学、民族、美学于一体的《红楼梦》。《红楼梦》所蕴含的艺术元素,为文学以外的其他表现形式提供了基础,也是电影版、电视剧版、越剧版《红楼梦》成功的前提。《红楼梦》的地位为舞剧的改编提供了一个高层次的平台。这本书在中国和世界的影响和熟悉程度是其他文学剧本所无法企及的。

由四川省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创排的舞剧《家》作为国家大剧院“泱泱中华舞动经典”开幕演出剧目,日前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该剧根据巴金小说《家》改编,将原著的情节提炼,以觉新、觉慧、梅、瑞珏、凤鸣几个主要角色间的情感关系作为表达主体,由两场婚礼和两场葬礼贯穿全剧,包括大少爷觉新的包办婚礼、丫鬟鸣凤的被逼出嫁、大家长高老爷的葬礼、少奶奶瑞珏的死亡,表达了美丽生命被封建制度摧残的主题。自去年11月首演以来,
《家》已在四川省内演出40多场。

当我偷偷擦眼泪的时候,我左顾右盼,发现坐在我右手边的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泪流满面,而坐在我左手边的一个17-8岁的女孩却被泪水蒙住了眼睛。这的确是人和心的同一种感觉!我情不自禁地向左右耳语:“但你读过《红楼梦》的原著吗?”但他们都摇头说,他们从未读过原著。我大吃一惊。的确,“古人不知道这个月,这个月过去长得像古人。”。一部三百年的奇书,一部三百年前的奇感,一部演绎三百年奇感的舞剧,依然能让今天的人们有同样的感受。

但正是因为《红楼梦》的至高地位,才决定了改编工作的难度。毕竟,写作和舞蹈的艺术是不同的。舞剧要求结构简单,但《红楼梦》中人物众多,关系复杂,难以用肢体语言来表达、选择和提炼;舞剧要求情节集中,矛盾尖锐强烈,而大量的《红楼梦》则叙述了孩子和女孩之间的爱情,浪漫和浪漫,都是关于家庭生活中的琐事。作为《红楼梦》的核心,宝黛钗的情感纷争可以用层层文字来解释,但要用舞剧来讲述这个故事是非常困难的。舞剧《红楼梦》由赵明、曹雪芹编剧。也许是困难造成了动机。改编《红楼梦》的想法让赵明“激情四射”。赵明也是中国舞蹈界的传奇人物。他几乎获得了舞蹈界的所有奖项。赵明说,从贾宝玉那里,我发现了一个叛逆的东西,这符合我现在的心理。找到这个契合点后,我会根据当代人的审美趣味来处理艺术。这是我的《红楼梦》动议。我希望能做自己的红楼梦。

四川省歌舞剧院艺术总监何川任舞剧《家》的导演。“这部剧演出后,很多人说我们啃下了一块很大的骨头。我是在做出来以后,才感到后怕的。
《家》作为一部文学名著,如果改编不成功,肯定会被别人骂得很惨的。
”何川说。作为四川人,改编四川籍作家巴金的作品,将他的小说用艺术形式呈现在舞台上,让现代观众再次回味和重温他的文学精神,何川认为这是一种责任。在读巴金的《家》时,有些语言能在他脑海中产生画面,“这特别适合舞剧的诗化表现”
。同时,小说《家》里描写了很多四川的风俗民情,都有浓郁的四川地域特点,这些也都适合用舞剧的形态去表现。

作为一部舞剧,它尤其需要人物的集中,不像电视剧那样,可以一个接一个地说。”我想把120部小说集中在90分钟的演出中。文字的集中尤为重要。贾宝玉反映了很多真情、爱情和叛国。今天的人们可以从自己身上找到这些东西。我们对生活和爱情的理解可以在贾宝玉身上找到共鸣。”

几十万字的小说讲述的故事,用舞剧的形式去表现,何川需要找到改编的方法。“按照小说的情节去推进,不是舞剧能做的事情,所以我们要从复杂的情节里,抽出它最能打动人的情感来表现,因为舞蹈是长于抒情、拙于叙事的。
”所以他找出了符合舞剧表达的情节,以及几个人物情感纠葛中最关键的那些点,来解读人物的情感。“解读舞台形象最重要的环节,就是解读情感,舞剧只能通过肢体的运动方式来讲述故事,实现情感表达。

在具体表现形式上,赵铭并没有将舞剧《红楼梦》创作成哑剧,“我不会表演电视剧和越剧的版本。舞蹈有自己的说话方式。语言可以表达很多东西,而舞蹈需要很多动作才能把事情说清楚。舞蹈能给人一种视觉冲击感的瞬间。语言的逻辑思维与舞蹈的逻辑思维大不相同。赵明掌握了一个“爱”字,而煽情是舞蹈的力量。

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 40多场的演出期间,
《家》也在不断修改。何川称,在创作前期,他凭着创作者的感性去排《家》
,演到后来,他恢复到理性的状态,“站在演员的角度,站在普通观众的角度,从不同层面来审视这部舞剧”
。“这部舞剧刚出来时,一部分没有读过原著的观众表示看不太懂,所以后来我们力求使没有读过《家》的人也能看懂,让他们明白每一个片段剧中人在做什么,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尽可能用比较准确的舞蹈语言来表达清楚。
”他说,“这样比较符合中国观众的审美习惯。因为中国观众爱看故事,所以还是要在这部作品中把故事讲好。

表现个性,尊重原著是一个很难的矛盾。赵明的做法是:最重要的是从精神层面来表达。”也许我对这件事的叙述与小说中的不同。但它们反映的是完全相同的情绪。在人物、情节、情感语境等重要方面,我们必须尊重原著,但在表达方式上必须有自己的特点。”

何川在舞剧中加入了一个原著中没有的情节,即觉新代表高老太爷,阻拦弟弟觉慧和丫鬟鸣凤之间的爱情。这源于何川对觉新这个人物的理解。“觉新这个角色特别复杂、纠结,他的人格是分裂的。他本来和梅青梅竹马,两人准备一起考大学,却突然被高老太爷叫回来做高家管事儿的人,并且要跟另外一个大家闺秀瑞珏结婚。
”他说,“所以觉新的人生在这个家里被彻底肢解。我觉得他有时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在这个封建家庭里,他是个极端的矛盾体。

黛玉葬花,通常用锄头和篮子。赵明用群舞。演员们像花瓣一样埋葬了黛玉。”其他人都把黛玉埋了。我用鲜花埋葬了黛玉,“这种想法,这种反思维,只能用舞蹈来表达。这就是赵明的舞蹈魅力。

所以何川认为,在面对觉慧和鸣凤之间的爱情时,觉新内心也是矛盾的,他要站出来反对他们在一起,但心里其实又是理解弟弟的。“在第二场的这段三人舞中,表达的矛盾很尖锐,觉新一边是阻拦,一边又是理解和心疼。
”但这段三人舞编出来后,有些观众反映看不懂。所以,在修改后的新版里,删掉了这个舞段,加入了四个太太逼鸣凤上轿的情节。“有了这么一个情节上的交待,鸣凤最后走上绝路就顺理成章,因为她别无选择。

整部舞剧的创作过程,也是何川和巴金对话的过程。“每提炼出来一个情节,创排一个舞段后,我都会想一想,这是不是巴金先生想说的话?

《家》这本小说,已经被他翻看无数遍。原著中有很多对四川风俗民情的描写,比如婚礼和葬礼上的细节,这也是何川小时候的记忆,“举办一场婚礼,要唱三天三夜的川剧,不停地唱”
。所以,在舞剧《家》中,也融入了很多川剧的元素。

觉新是封建制度的殉葬品,也是顺从者。他经历了痛苦的抉择,接受了门当户对的妻子瑞珏,放弃了深爱的梅。“后来梅回来后,觉新面临选择,但他最终没有抛弃夫人瑞珏,选择跟梅在一起,这是一个男人在那个时代的责任感和担当精神,但是他在内心深处依然深爱梅,把这种最干净纯粹的爱永远放在心里。
”何川每次排到这一段时,就很感动,因为他觉得现代人很难做到这样。“相比之下,我们现代人幸福得多,想爱就爱,想恨就恨,想散就散,没有受到太多束缚,真正释放了生命的自由,这是好事,但由此带来的,是现代人的情感变得越来越淡了。所以《家》里的这种爱情观,也值得现代年轻人去思考,我们应该怎样去对待那些最终不能在一起的爱情。
”他认为,这也是《家》这部舞剧在今天能够提供的意义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