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舞的创建历程

来源:《人民日报》作者:刘 岩

中国有着悠久和灿烂的舞蹈历史和文化,对于中国舞蹈的历史而言,不论在历史文物,文字史料到戏曲的具体表演形式中,都有大量的记载和遗存,在中国舞蹈史书中就系统地论述了从原始舞蹈舞的起源,到历代舞蹈的表演形式、舞目、功能、思想内容等。,通常是指宫廷舞蹈,宗教舞蹈和在职业化条件下发展起来的,走上商业舞台的,经过世代延传的舞蹈表演形式。

第十一届“荷花杯”中国古典舞比赛刚刚落下帷幕,两个晚上的精彩角逐,三十余个节目,既有《月下独酌》的李白,又有《齐天大圣》中的孙悟空,让观众大饱眼福,《禅定》《丽人行》《纸扇书生》《丝路天音》等节目也令人耳目一新。

根据中国舞蹈史的发展历程,中国传统历史舞蹈的古典

虽然我们仍旧会看到《月下独酌》与《问月》这样题材雷同的舞蹈作品出现,但和前几年的舞蹈比赛相比,题材的丰富性已经得到加强。可以看出,中国古典舞在努力将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好故事与人物形象进行艺术呈现。从舞蹈的题目《白头吟》《蒹葭》《雁丘词》就可看出编导对于古典精神的逼近。从所有作品中脱颖而出的,无疑还是那些在精神气质的转换上更为圆润和厚重之作。

中国近代历史是一个动荡不安、战争不断的革命时期。

比赛分两个晚上进行,每晚十多个作品。第一晚的《南音舞韵》和第二晚的《故国》令人印象深刻。

从政治环境讲,自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到1949年国民党政权覆亡,历经清王朝晚期、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时期、北洋军阀时期和国民政府时期,是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逐渐形成到瓦解、动荡的历史。

自幼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习中国古典舞的我,对于“古典舞”的理解可谓是在骨子与血液里的,英文中“古典”一词有两层意思,即“古典的”与“经典的”。第一届“荷花杯”推出了《踏歌》这样雅俗共赏的舞蹈作品,并非偶然,除了孙颖先生多年的研究思考、精心创作之外,也因为有“荷花杯”这样好的平台。当时,《踏歌》荣获金奖,在业内得到很多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在社会影响力与传播上也达到空前的状态。我们经常在公园或者某街区看到跳着《踏歌》的各位大姐,载歌载舞的她们,让我们真切感受到舞蹈给普通百姓带来的美好与快乐,实实在在掀起一阵古典舞流行化的风潮。

艺术条件讲,自宋代以后宫廷文化转变为市民娱乐文化,独立的舞蹈表演形式兼容于戏曲舞蹈中,转化为戏曲唱、念、做、打综合表演形式中的一个部分而存在。使舞蹈艺术的活力,及其表演、生存、传承等受到限制。

《南音舞韵》这样古朴纯粹的古典舞作品,虽然在创作技法与编排技巧上还有上升空间,但是舞蹈语言相当特别。南音,被誉为“音乐的活化石”,深远地影响了东南亚的音乐文化;舞韵取材自闽南地区一个古老的戏曲剧种——梨园戏,编导将这种传统戏曲的肢体动态,以舞蹈作品的方式展现在舞台上。这样有学术价值的作品,我们应该看到它的可贵。从中,我们还可以发现舞蹈创作者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对于其精髓的探索与研究,而不是一味炫耀身体的技术技巧。由此可见,创作者还是要返回到深邃的传统文化宝库中,去寻找我们未曾发现的珍贵资料,去激活我们的创作灵感。

戏曲舞蹈是中国历史舞蹈的活的遗存。

如果说《南音舞韵》是“活化石”式的舞蹈作品,那么第二个晚上引起我关注的《故国》更有借鉴意义。导演张云峰多次在全国性舞蹈大赛中推出此类比较挑战中国古典舞固有模式的作品,不断为学科发展与舞台创作输入“新鲜血液”。细数他的《秋海棠》《风吟》《胭脂扣》《推敲》《春秋行》等作品,其中一些在不同时期还引起过学界的争议,有些专家甚至质疑作品是否属于古典舞。但在我看来,一个学科或者说一个舞种的创作发展,并不只是循规蹈矩的复古,也不是简单模仿之前的经典,古典舞远没有到停止探索、放弃前沿式创作的阶段。正如大赛评委杨威导演所说的,“我们要给创作者创作的空间与语境”,我们既需要《踏歌》《南音舞韵》这样“活化石”般的舞蹈作品,也需要《故国》《风吟》《推敲》这类拓展中国古典舞创作空间的作品。本届大赛,《故国》取得很好成绩,这显示出“荷花杯”舞蹈大赛对于艺术创作的态度。只有给予编导足够空间,才会有更多令人惊喜的力作涌现。

历史有时强加给一个民族的命题是不容选择的,中国在1949年建立起一个解放、自主的新国家,形容当时是一个百废待兴的时代,舞蹈艺术的发展同样存在何去何从的选择。

大赛结束后的第二天,在北京舞蹈学院举行了“荷花杯”舞蹈大赛学术研讨会。大家认为,中国古典舞的发展正处在一个极好时代,但传统的手、眼、身、法、步和形、神、劲、律等技巧和语言构建起来的体系如何更完美,或者说在呼唤回归传统文化的大背景下古典舞如何展现出更强表现力,进而与当代观众有更多共鸣,有待探索。仅仅依靠舞蹈者本身也许无法实现突破,我们需要有更多文化功底深厚、美学修养博大、思想来源丰富的艺术家的加入。只有以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为底色,从世界多元文化中再吸收精华为我所用,中国的古典舞才能更上一层楼。

中国古典舞产生于中国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发展至今历经了半个多世纪。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欧阳予倩先生提出:建设中国古典舞

欧阳予倩:

中国杰出的戏剧剧作家、表演艺术家、文艺理论家。欧阳予倩先生曾提出:新中国成立了,要大力发展自己民族的舞蹈现在舞蹈团里有芭蕾舞、新兴舞、少数民族舞,还需要有中国古典舞

欧阳老认为:戏曲中那鲜明的节奏、幽雅的韵律、健康美丽的线条、强大的表现力,显然看得出中国古典舞特有的风格,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所没有的。

1954年在北京舞蹈学院开创和实践了中国古典舞。

最早领导中国古典舞教学的建设者叶宁提出:中国传统历史舞蹈,有过辉煌灿烂的时代但是,唐宋以后,我国的歌舞形成了歌、舞、剧综合的戏曲艺术。有些舞蹈部分融化到戏剧当中产生了新的面貌,几百年来,一直活在舞台上,活在人民心目的戏曲艺术,就成为我们今天研究古典舞蹈的最宝贵的凭借与依据。它不仅使人们具体的体会到古典舞蹈的技巧的传统特点,并且,由于长期和戏剧结合中取得的经验,给我们研究民族古典舞剧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从我国舞蹈的传统发展来看,舞蹈艺术在戏曲艺术里只是它的一个历史阶段,不仅要看到保存在戏曲艺术中的古典舞传统的重要价值,同时要和戏曲形成之前的历史阶段衔接起来,发扬代表着我国舞蹈艺术整个传统精神,因而古典舞舞蹈并不等于戏曲舞蹈,它有着自己独立发展的更远大的前程。

朝鲜舞蹈艺术家崔承喜。

从中国戏曲舞蹈中行当花旦、青衣、武旦的表演特中,整理动作特征和表演特征,把戏曲中程式化、身法性的动作,按照一定的规律进行重新组合强调步行的变化,以步带身法,以组合带表演,可以说她是第一位比较全面、系统提炼整理戏曲舞蹈的先行者。

中国古典舞在欧阳予倩先生的倡导下,党和政府的扶持下,以前人的实践,以中国戏曲舞蹈为基础,以中国历史舞蹈文化为源泉,以中国古典舞的名义,开启了对中国传统舞蹈文化重振的历史使命和重构的建设历程,在发展中体现了几代人共同的理想追求和集体的智慧。

第一、中国古典舞50多年的发展主要阶段

1、20世纪5060年代 初创期
◆主要是对中国戏曲舞蹈的模仿、移植、提炼、整理,借用戏曲动作、戏曲身段组合、戏曲行当表演片段。

◆创编以戏曲题材、文学、历史题材和动作特点的表演作品。

创建形成培养职业舞蹈者的教学训练课程与教材,主要依靠提炼中国戏曲、武术的动作技法,技巧特征,借鉴芭蕾舞的训练程序与方法。

◆依靠舞蹈教育,培养新中国第一代专业舞蹈艺术家,教育家。

2、20世纪70年代 停滞期

历时10年的中国文化大革命政治运动

3、20世纪80年代 发展期

中国社会经历了十年政治封闭和文化动荡之后,80年进入政治开放,社会变革,文化复兴的新时代。中国古典舞面临再次建设和选择的机遇。针对十年政治动乱,以及西方文化思潮对民族文化艺术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唤醒了民族主体的强烈意识,确立并完善中国古典舞独立价值与功能的责任。由于社会体制的开放,思想的自由,激发起全国舞蹈的大发展。

中国古典舞的建设以北京舞蹈学院提升为本科大学建制的契机,通过新的教育观念和措施推动中国古典舞的教育教学创新,对如何振兴古典舞,把关注点置于民族性的弘扬,民族主体审美的确立,关注被忽视和搁置的人体语言的探索与运用上。

发展的重点:

在北京舞蹈学院,由李正一教授、唐满城教授创建了《身韵》课,使中国古典舞摆脱了戏曲舞蹈的模式,形成了古典舞自身的动作审美特性和风格,身体训练功能,以致影响和带动教学体系与创作的发展。

在身韵动作审美统领下,出现了古典文化精神复兴的作品。

● 在全国出现大批古代乐舞复兴的创作

●以文学推动的历史复兴的舞剧题材

80年代中国古典舞的发展,在北京舞蹈学院中国古典舞的教育教学中得到振兴,在全国艺术院团的舞台创作上得以繁荣,呈现出迅速、活跃、开放、繁荣的发展态势,使之得到社会的认同和自身的成熟。

4、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至今再发展期

九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纪,中国以更加开放的态度和博大的胸怀面对世界,这种开放带来国际间频繁的交流和世界文化的竞争,面临探寻传统的母体文化与激活现代化发展活力的异体文化,在相互交融与促进中,如何建设新文化,如何坚守和弘扬民族精神、民族自立成为核心问题。

中国古典舞面临自身文化与学术建设的新要求,再一次需要继续深入探索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发展的主题。

中国古典舞要更好地体现中华民族悠久、灿烂、丰厚的舞蹈文化,在学术探索和实践上必然要出现不同的方法和途径。
通过对历史的多角度解读和重建,形成了身韵学派、汉唐舞派和敦煌舞派共同发展的格局。

第二、中国古典舞的重建方法

中国不同于其他国家,如印度、日本、韩国的古典舞是对历史遗存的舞目进行保护和流传。中国的历史舞蹈没有留下完整的舞台作品。中国古典舞是在历史的流变中,重在对传统舞蹈动作形态的研究、挖掘、提炼、创造和运用。从而确立具有传统性的、新语言的身体表现样式,以求获得对舞蹈作品表达和身体表演的手段。

身韵学派强调在戏曲舞蹈中,对历史舞蹈活的遗存进行提炼与发展;汉唐舞派强调对历史舞蹈形象的重现;敦煌舞派强调对敦煌壁画姿态的呈现。

三个派别重点在于把握动与静的形态特征,研究动作运动规律、动态形象特点、身体表现习惯,把握历史文化背景和文化审美心理,以今人的创造展现中国古典舞的思想精神和艺术品格。

●身韵学派

中国古典舞创始人李正一:

曾任北京舞蹈学院院长,中国古典舞创建人之一,舞蹈教育家,舞蹈学院从中等教育提升为本科教育的提议者与推动者。创建《身韵》课程,出版《中国古典舞身韵教材》《中国古典舞教学体系创建发展史》专著。获得国家级、北京市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二等奖,创作《月夜听琴》《洛神》等作品。1ZPX3}
@)Db${*f1Q0
中国古典舞创建人之一,舞蹈教育家,创建《身韵》课程,出版《中国古典舞身韵教材》《唐满城论文集》《中国古典舞身韵教学法》专著,获得国家级、北京市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二等奖,创作《风雪山神庙》《突围》等作品。2004年病逝,享年73岁。

身韵内容:徒手身韵、扇舞、袖舞、剑舞。

韵是指:情趣、韵致、风范、意味等,身韵则是身体的韵味、气质和风格,是中国古典舞身法与韵律的总称。

中国古典舞身韵用身体表达中国传统舞蹈文化的审美精神,其动作追求儒家倡导的圆润、中庸、和谐之美;道家子午阴阳辩证统一的思想,力图建立中国古典舞身体表达的文化观。

◆讲求拧、倾、圆、曲的动作特性;

◆点、线、顿、畅的动作节律;

◆周而复始的运动法则;

◆形、神、劲、律说:使动作的身与心、内与外、形与神,意、气、力达到和谐统一。

◆动作元素论:提炼提、沉、冲、靠、含、腆、移、横拧、旁提等核心要素,提取特征,探寻本质,掌握动作的动律。

◆训练系统论:形成坐、跪、立、行的训练步骤;构成了元素、短句、组合,徒手、道具、服饰的训练系统。

身韵体现的是中国古典传统的精神与样式,它不是古代历史舞蹈的蛰伏复苏,身韵渗透着现代人对历史的理解以及情感表现的指向。它是一块路碑,引领我们穿越历史的时空,进行过去与现实的身体对话,是历史传统的当代价值的体现。

● 汉唐舞派

中国古典舞汉唐舞创始人孙颖:
中国古典舞创始人之一,舞蹈教育家、理论家,开创汉唐舞教学与创作,编创舞剧《铜雀伎》《炎黄祭》《寻根述祖谱华风》等,创作舞蹈《踏歌》,获得首届荷花杯舞蹈比赛金奖,编著《中国古典舞论说集》《中国古典舞汉唐基本功训练教材》,教授《汉唐舞基本功训练课程》获得北京市精品课程
北京市教学名师。

汉唐舞派主张,古典舞应该置身于以文化体系为背景、史学研究为基础进行创建。立足于对古代乐舞资料的搜集研究、对历史舞蹈形象资料的解读,以达到现实与历史的连接,其教学训练直接为汉唐剧目表演服务。

● 敦煌舞派

敦煌舞教学创始人高金荣:

舞蹈教育家,创建敦煌舞教学,从事敦煌壁画舞姿研究创作,编创《敦煌梦幻》《莫高神女》《秒音反弹》《千手观音》等作品,编写出版《敦煌舞教学教材》《敦煌舞研究》等论文。

高金荣教授对敦煌舞的研究以敦煌壁画的姿态为依据,提炼总结了以S形为主要特征的动态,
整理、编创动作,创建了第一部敦煌舞的训练教材,以服务于教学的训练,为创作提供动态依据。敦煌舞
因80年代出现舞剧《丝路花雨》而立名,并出现教学训练。

《丝路花雨》常被立为敦煌风格舞蹈的开篇之作,但是,就敦煌壁画为题材的舞蹈作品,戴爱莲先生在50年代就创作了双人舞蹈《飞天》,中国舞台第一部展现敦煌舞蹈的作品,并成为保留至今的经典之作。

敦煌壁画是跨越数个朝代,上千年历史的艺术画卷。它记录和反映了中国不同历史时期的艺术风貌,其价值是无可估量的。当下的敦煌舞主要强调了地域的风格特色,表现敦煌舞姿的形象美,反映具有宗教色彩的作品内容。

其价值与魅力吸引很多编导创作以敦煌壁画为题材的舞蹈作品。

中国著名舞蹈艺术家、舞蹈教育家戴爱莲:

中国当代舞蹈艺术先驱者和奠基人之一、著名舞蹈艺术家、舞蹈教育家、中国舞蹈家协会名誉主席。被誉为中国舞蹈之母。2006年2月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尽管,大家一直认为她的留洋经历和受芭蕾舞的教育,以及后来对拉班舞谱的研究,实际,戴先生有深厚的中国文化修养与底蕴,对中国民间舞、古典舞的研究与创作作出了重要贡献,我们熟知她创作的双人《飞天》《荷花舞》,至今成为不衰落的舞蹈经典之作,也是中国古典舞早期的代表之作。

第三、成果价值

●创建有效的教学训练体系,积累教材与教法,以适应专业舞蹈人才培养需要。

●形成代表中国古典舞的理论与实践经验,为传承中国舞蹈文化提供知识技能系统。

●创造积累体现中国文化思想与精神追求的舞蹈作品。

1、以文学、历史故事为表现的舞剧形式

2、以刻画人物思想情感的独舞形式

3、表现情景意相融的群舞形式

中国古典舞作品的表现内容,主要取材文学、舞蹈史料等,围绕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精神、思想感情与人文品格而展开,其取向涉及崇高的英雄主义;乐观的人生追求;悲伤、哀愁的人生痛苦;文人雅士超逸清雅、孤高愤俗的品格;以及与琴棋书画、松月竹梅、山水自然意趣相融,观物取象,借物抒怀的作品表达。

中国古典舞不是古代历史舞蹈的复制,它是古典传统的现代创造,具有复兴与重构意义。

它创造和实践的五十年成果,既是当代的创新,也成为新的传统。古典舞的文化使命是长远的也是永远不会完结的。

中华民族的古老文化虽然已经过去了,但它也是中国新文化的来源,它不仅是过去的终点,也是将来的起点。新旧相继,源远流长。

当我们面对历史的时候,要不断追寻和触摸逝去的风韵,它们不会被遗忘,一定能发出历史留下的雄浑凝重的回响。

传统是一条河,它从远古而来,又将向永远的明天流去,无源之水会枯竭,无根之木会凋谢,我们要汇集百川,滋养丰富我们的民族文化,让中华舞蹈艺术之花,更璀璨,更辉煌!在这简短的话语中,使我们感受到历史源与流、继承和发展的辩证性和历史的责任。

2008年9月古典舞系师生学习日本雅乐舞蹈《兰陵王》。2008年11月,我系青年教师闫妍赴日本参加瑞穗雅乐协会30年展演活动,表演《兰陵王》,揭开了雅乐交流和中日交流重要的历史。

能够有今天中日韩对古典舞的探讨,我们非常珍惜这以重要的历史合作,它无疑对未来东亚地区文化发展,中国传统雅乐的再宏扬,中国古典舞的学术建设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愿中日韩文化交流能够揭开新的历史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